第七十六章 难听

    “其家兄弟,队里有人去村长那里告状了,说我以权谋私,帮亲戚减免债务。”

    果然,周其民说出来的话和周其家想象的差不离。

    “啊?那该怎么办?从队里借来的粮食要还回去吗?”秋香一听,着急了。如果他们家的债务不能免,就没有向队里借粮食的资格。这几百斤粮食要是还给队里,她一大家子人难道要活活饿死?

    “村长今天找我谈话了,说要我放下小队长的职务,在家反省一段时间。”周其民耷拉着脑袋,显得很失落。

    周洪明的话说的很难听,周其民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周其家说。

    村长周洪明一早就让人把周其民叫到了大队部,说是有事。

    周其民一进门,周洪明就板起了脸。

    周洪明问周其民,免除秋香家的债务,为什么不先打个报告给村里?作为小队长,考虑的应该是大家的利益,而不是哪一家哪一户的利益。

    周其民刚想为秋香辩解几句,周洪明拦住了他的话头,接着说,因为秋香家的事,他们第一小队带头破坏了规矩,现在,第三小队和第四小队有几家人闹起来了。那几家都欠了队里的粮食和钱,年底分粮的时候要还债,东拼西凑找亲戚借了,才还清。

    这个年头,大家都精穷,越穷的人家越光荣。可是,再穷的人家,嘴里都要吃粮食不是?想起自家历尽艰难才借钱还了队里的债,秋香家的债却可以免去,那几户村民顿时不乐意了。

    几个婆娘跑到村长家里,闹着要把自家还给队里的粮食和钱拿回去。没道理大家都是周家村人,秋香家不用还债,她们要还?

    五户人家,每家的欠债都和秋香家差不多。村里要是都给免了,以后,还有谁会还队里的粮食和钱?光借不还,村里就算有再多的储备粮也不够啊?

    被周洪明一批评,周其民蔫了。

    细想起来,这件事是周其民自己操之过急。分粮的时候,周其民拿着秋香家的难处去打动队员们,根本没想起让村长做主这回事。

    是他没有做好工作,他是第一小队的队长,和周其家是堂兄弟,做什么决策之前,都应该要想到避嫌。分粮食前,他这个小队长应该把秋香家的难处上报给村长,只要村长批准了,其他村民就说不出什么怪话。

    末了,周洪明还批评了周其民一句,问他是不是看上了秋香,才这么下死力的帮他们家?

    周其民顿时怒了。前面的批评,周其民都能接受,周洪明最后的那句话,却把他当成了觑觎秋香姿色的“色胚”,他周其民做事虽说没有顶天立地,但是,他无愧于心。

    要不是看在老村长的面上,周其民当时很想一拳打在周洪明脸上。周洪明这家伙,没当村长前自己眼睛不老实,老是盯着村里的美貌小媳妇看,要不是家里有头“母老虎”镇着,还不定会发生什么呢?

    帮秋香家免去债务这件事,周其民是有私心在里面。他只是不忍心看着曾经健康壮硕的堂弟,有一天为家里没粮而走上绝路。

    前年周其家刚受伤,苏醒后,知道自己瘫了,当时就恨不得马上死去,免得拖累了一家大小。是周其民劝了他:人活着要有希望,说不定哪一天,周其家的病能治好呢?希望在,日子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这才两年时间,本来家境不错的周其家已经被拖累的家徒四壁。村里好多人以为秋香会另嫁,毕竟,秋香还年轻,一辈子守着个不能下地的瘫子,脑子聪明的女人都不愿意。

    秋香是一根筋的性子,两年来,不管娘家人怎么逼怎么求,秋香一直守着周其家身边不离不弃。要不是秋香因为逼嫁的事和娘家闹翻了,也不会没有地方去借钱还债。

    秋香的仁义,让周其民高看了几眼。照理说,周其家这个样子,秋香就算再嫁,别人也不能说她什么。毕竟,秋香为周家生了几个孩子,替周其家传了代。

    就是因为内心的怜悯,周其民才会和周志刚商量减去了秋香家的债务。当时的周其民自己也不知道,他的内心深处对周洪明是防备的。

    周洪明这个人当了村长后才算大变样,前些年,周洪明仗着自己是村长的儿子,没少偷看漂亮姑娘。周其民怕周洪明会用欠债的事为难秋香。毕竟,周洪明可不是什么善心人。

    他周其民自认不是什么行侠仗义的英雄人物,但是,他对于秋香的同情都是真的,确实没有参杂其他乱七八糟的念头。这一点,他周其民可以对天发誓。

    “其民兄弟,不好意思了,因为我家的事,让你受累。”周其家强撑起半个身子,勉强对周其民行了个礼。确实,这两年来,周其民帮了很多。他周其家不是个不知好歹的人。

    因为他家的事,连累了其家兄弟。是他对不住了。

    “其家,不要说这些,我们俩从小一块长大,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周其民觉得很不好意思。前些年,周其家境况好的时候,也没少帮他的忙。周其民的小队长职务,还是周其家联系一些队员推举上去的。

    老村长开始的时候想让周其家当小队长,周其家说他年纪轻,比不上堂哥周其民踏实稳重。

    正因为周其家的力荐,周其民才成了第一小队的队长。这些情,周其民时时刻刻记在心中。

    “其民哥,如果村里真的不同意,我明天就让秋香把粮食还回去。”周其家的话说的很艰难,但还是说出了口。因为他家的事让其民哥受处分,周其家做不出视而不见。

    “孩子他爹!”秋香惊呼了一声。把粮食还回去?那他们一家子该怎么过?

    “秋香。”周其家用着愧疚的眼神看着妻子。这两年来,秋香憔悴了很多,他娶秋香的时候,是打算让秋香过上好日子的。可惜造化弄人,他变成了这般模样,都是他不好,拖累了一大家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