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村长

    大伙儿心里这才明白,金花婆婆为什么跑到周大柱家堵门来了。毕竟,和一家人的性命相比,村长的威信就是个屁!

    金花婆婆见众人已经站到了自家这边,心里不禁松了一口气。在周家村,村长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光凭着她家一门一户的力量,是不能和周洪明父子抗衡的。

    只有让村民们的舆论偏向自家,村长才不敢做的太过分。

    金花婆婆是从苦水里泡出来的,对于这些事,心里明镜一般。

    金花婆婆一开哭的时候,周大柱家附近的村民,只要在家的都跑出门来看热闹。周洪明不知道金花婆婆是找他父子的麻烦,端着村长的架子,来迟了一步。

    等周洪明到场的时候,金花婆婆已经哭了一会儿了,周洪明没有听到前面几句有关老村长叫金花婆婆不要去镇上告状的话,只听到了后面金花婆婆哭诉让秋香家还粮食的事。

    周洪明正想钻进人堆里去呵斥金花婆婆,做为村长,他有这个权利照顾谁,也有这个权利收回村里对某一家的照顾,金花婆婆这样上门来闹,是不是不把集体不把他这个村官放在眼里?

    还没等周洪明耍一耍村长的威风,乡亲们的话让周洪明犹豫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还是不能做的太过分,金花婆婆是老一辈的,他最好不要让人觉得他不尊重村里的长辈。

    要知道这村长的职位虽然是镇里提的人选,但也需要本村村民同意,如果周家村有很多村民对他周洪明反感,他屁股底下村长的那把椅子也坐不稳当的。

    周洪明这么一犹豫,村民们已经七嘴八舌说起了秋香家债务减免的来龙去脉。人群中有不少第一小队的队员,对周洪明扯着集体的旗子说秋香家的事,个个鄙夷不已。

    听见众人的话偏向周其家,周洪明不由得心里暗暗叫苦。

    让秋香退粮食的事,根本经不起细细琢磨。周洪明只不过抓住小队长周其民没有事先和村里报告一声的错,说到底,那些粮食不是村里拿出来替周其家还债的,而是第一小队的村民们放弃了一部分属于自己的粮食。

    周其民被周洪明抓住了和周其家是堂兄弟的身份,一个“以权谋私”的大帽子被扣到了头上。

    当时,周其民的脑袋里乱哄哄的,光想着:糟了,这会儿其家兄弟该怎么办?

    周其民没意识到自己被周洪明带到沟里去了,根本没有考虑粮食到底是谁的问题。面对着周洪明的指责,周其民的脑子里根本没想到别的,除了失望还是失望,一方面对自己做事不够仔细的失望,另一方面是对自己帮不到周其家的失望。

    周洪明这会儿不敢冲进人堆里了。他怕自己一现身,就被村民们包围住问为什么。他家婆娘李翠莲又出门了,此时,该怎么解开眼前的局面?周洪明站在人圈外,有些慌乱。

    今天的事要是被金花婆婆闹成了,除了粮食,周洪明根本没有其他筹码逼迫秋香就范。要是他办不成周大牛的事,那老货不知道会在村里怎么瞎咧咧?

    想起噔亮的手铐和黑暗的监狱,一时间,周洪明的脑门上急的都是汗。

    看见自家儿子站在不远处,周洪明赶紧招了招手,让儿子去找李翠莲回家救场。农村里的规矩,老娘们上门撒泼,就要家里的娘们出来应战,男人是不能出面的。等两家的女人撕完之后,才轮到两家的男人出场讲条件。

    如果当家的男人对上了上门撒泼的女人,不管怎样,这家人都会被人诟病,说一个大老爷们没种,只会欺负女人。

    李翠莲还没赶到,周大柱老两口回家了。

    周大柱手里拎着一斤猪肉,是肥瘦相间的五花肉,光是看一眼,就让人嘴里口水直流。

    这个年代的人肚子里缺少油水,一年到头,农村里除了过年杀年猪,很少人会买肉回家吃。前几年,私人连猪都不能养了,周家村集体办了个养猪场,过年的时候除了给公家交任务的猪,还能剩几头杀了分给村民们解解馋。

    周大柱是想着年底分了钱,今天赶集的时候恰好看到有卖野猪肉的。野猪是老乡在山上打的,不要肉票。周大柱想着难得碰上,才割了一条回来解解馋。

    周大柱一路走,一路和自家老婆子说着待会儿怎么弄这条野猪肉的事,照他说,全部切成指头那么厚,淋上点酱油加上土豆焖一锅香喷喷的红烧肉,那才叫好吃。顺便让孙子孙女到自家吃午饭,那两个小的说了好多次了,想吃肉。

    回村后,周大柱心里有些奇怪,往日里,从村头到他家,一路上总会碰上几个乡亲,今天村里怎么见不到人影呢?

    远远见到自家门口那边围了一大堆的人,周大柱才明白村子里闲着的人怕是跑到这儿来了。

    发生什么事了吗?周大柱很奇怪。

    走近一看,见儿子周洪明闪闪缩缩地躲在一边,人堆里,传来众人七嘴八舌的批评声,“嗡嗡嗡”的,周大柱的耳朵有些半聋了,没听清楚大家伙儿在说些什么。

    看见儿子当了村长后还是这么一副上不得台面的样子,周大柱瞪了周洪明一眼。要不是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说什么也不会让周洪明坐上村长的位置。周家村,和周洪明同辈却比他强的后生有好几个。周春平家的大小子周志刚就是其中一个。

    “爹。”周洪明见到老爹,耷拉着脑袋叫了一声。

    周大柱更生气了,看这样子,是洪明做了什么事得罪了乡亲?人家上门来讨说法了?

    不对啊······就算是洪明做了什么事,那也该找到洪明家去,不可能跑到老头子我家来吧?

    周大柱暗自思忖。

    “老村长回来了。”不知是谁眼尖,看见了周大柱,尖着嗓子喊了一声。

    金花婆婆听到后,“唰”的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分开人群直往外扑。

    刚好,她还怕这老货到下午才回呢。让她在周大柱家哭上大半天,也很费力气的好不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