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赔礼

    “周大柱,你这老货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老娘就一头撞死在你门口。”金花婆婆身手出乎意料的敏捷,跌跌撞撞地冲出人群后,金花婆婆一伸手抓住了周大柱的衣襟。

    “金花,放手,有什么事咱姐妹俩撕巴撕巴,别在这里抓住老爷们卖泼。”周大柱的婆娘胡玉兰怒了。

    她家老头子当了几十年的村长,还是第一次有人打上门来。奶奶的,打量着他家老头子不当村长了好欺负不是?她胡玉莲要是不压住这股邪风,她就不姓胡。

    “老村长媳妇,这回你可冤枉金花了,这次的事,金花没有错。”一个年纪和金花差不多的老太太站了出来,说了句公道话:“玉莲,你也别怪金花,金花也是没有办法才找上门来,这事啊~!是你家两个爷们做的不地道。”

    呃?两个爷们?还关洪明的事?胡玉兰不明所以,愣住了。

    “你这小兔崽子,过来,给老子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周大柱看见人群后掂着脚尖正想溜走的周洪明,气的大吼了一声。

    看着周洪明一脸心虚的样子,周大柱就知道肯定是周洪明惹了祸。这小子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一惹事就想溜。

    噗~!围观的人有些笑出了声。没办法,老村长说的话太搞笑了,叫儿子做小兔崽子,那他这个老子是什么?老兔崽子?

    “爹。”周洪明见老爹指明让他说,只好钻进了人群里,走到了周大柱身边。

    “爹什么爹?让你说话呢!”周大柱没好气的骂了一声。他这个儿子,真的让他很失望,当了村长却没有一点做村长的自觉。看见有人骂街,连露面都不敢。

    “周大柱,你儿子要断我儿其家的粮,我家其家当年可是为了生产队的老牛才受到伤,你自己两年前当着我的面答应过,村里会看顾其家一辈子。现在呢?才两年啊~!连条活路也不给人留,有你们爷俩这样当官的吗?”金花婆婆说着说着,一屁股坐到地上,拍着大腿嚎哭了起来:“天哪~!我儿一家饿死了,我也不活了!当官的丧了天良哪~!老天爷,您劈个雷,把周大柱一家给收了吧~!”

    周大柱被金花婆婆一顿噼里啪啦的话惊呆了。

    断粮?断什么粮?他怎么一点都听不懂呢?其家是个好后生,当年要不是他拉住发狂的老牛不放手,那牛说不定要撞伤多少人呢!

    “婆婆,婆婆,别哭了,身体要紧。”秋香从人群里钻了出来,去搀扶地上的金花婆婆。要不是真的活不下去了,秋香也不能任由婆婆在周大柱家门口哭。婆婆今年七十多了,平时身体也不算硬朗,要是为了她家的事,气病了,该怎么办?

    “其家媳妇,你说说是怎么回事?”老村长见到秋香,才算松了一口气。金花婆婆要是在他家门口哭的厥过去,那可不是好玩的。光是村里人的唾沫,就能把他和洪明爷儿俩给淹了。有自家儿媳妇看顾着,金花婆婆就算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的,好歹也有人在跟前照顾。

    见儿媳妇来劝,金花婆婆哭嚎的声音小了些。毕竟,她今天来是解决儿子家的问题来的,不是要和周大柱结仇。

    “老村长,我知道您是个公正的,这次的事,小村长真的太过分了,这是不想留条活路给我们一家啊!”秋香抬起衣袖擦了擦眼角的泪花,接着说:“今年分粮,队里的队员们可怜我们一家子,每家都少要了几斤粮食和几分钱,替我家还了队里的债。秋香心里很感激乡亲们的大义,咱们周家村,多好人哪!”秋香趁机对那些伸出援手的乡亲们表示感谢。毕竟,受了大家的恩,虽说目前没有能力报答,说几句好话还是应当的。

    围观的村民们有好多个是帮了秋香家的,见秋香知道感恩,都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笑容。这其家媳妇,还真明白事理,自家就算少了几斤粮食,心里也舒坦。

    “老村长,分粮的事都过去几天了,今天早上,我们队的小队长其民大兄弟来我家,说是小村长不同意乡亲们替我家还债,让我家把粮食还回去哩!其家躺在床上动不了,家里孩子还小,我只有一双手,挣得公分确实不够,可是······我也是没办法了呀!其家的事,村里人都知道的······”想起自家的困境,秋香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不过就算秋香只说了这些,已经把来龙去脉都交代的清清楚楚了。

    乡亲们替其家还债,洪明还去参合?

    周大柱听了,气的身子都抖了起来。他怎么生了洪明这么蠢的儿子哟!这得罪人的事做得太顺溜了吧?秋香家还债的粮食是队员们自个儿凑的,关村里屁事?洪明这样做,是想让他一家子在周家村被人戳脊梁骨吗?

    周大柱只生了一儿二女,两个女儿都嫁到了镇上。在周家村,周洪明没有个兄弟能帮衬他,只能够靠周大柱几十年积累的人脉和周家村的父老乡亲们支持。

    秋香家的这件事不解决,周洪明在周家村的威信肯定下降不少,毕竟,村民的心都是善良的,眼睁睁看着周洪明难为秋香一家,肯定不满意。

    再说了,谁又能保证自己没有个三灾六难?万一自家遭难了,也被村长如此对待,那不是逼人去死吗?

    周大柱想到这里,觉得满身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大妹子,不好意思了,洪明这事做得欠思量,这条野猪肉,算我这个做爹的替他赔礼了。”周大柱走到金花婆婆跟前,把手里的那条野猪肉塞进了金花婆婆手里,愧疚地说。

    “不行,我不能要你的野猪肉,这可是金贵东西。”金花婆婆这时不用秋香搀扶,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拿着手上的那条野猪肉就往周大柱怀里塞。她来周大柱家闹,是来为儿子求条活路的,难得老村长明理,可不能要人家的野猪肉。这年头,谁家都不容易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