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摔跤

    赵芸香有些后悔,不该拒绝了弟弟上门取货的好意。供销社来报信的人说,他们主任今天上午从县城回来,下午可以到周家村来帮忙拿货。

    当时的赵芸香,是想着弟弟赵国辉的工作也忙,这一天到晚的,跑了水库跑县里,忙的没停歇过。赵芸香不想让弟弟忙完自己的工作后还要忙她的事,毕竟,她做生意总不能老是靠弟弟帮忙。

    再说了,镇上离周家村有一段路,骑着自行车都要二十来分钟,赵芸香心疼赵国辉,不想他每天跑来跑去这么累。

    “芸香,怎么了?”秋菊婶帮忙收拾好厨房,见赵芸香面有愁容,不由得问了一句。

    “婶子,我要去镇上一趟,园园和家胜在家里,我······”赵芸香的话没说完,秋菊婶就明白了过来。

    周家其它两房的姑娘和几个小子都是蔫坏蔫坏的,芸香这是不放心两个孩子呢!

    “芸香,你去吧!婶子家没什么事,婶子还想在你家多呆一会儿呢!”秋菊婶主动提出要留下来帮忙。芸香这孩子不错,有什么好事都想着自己哩!就这么帮忙做点东西,中午还在她家吃了顿饭,芸香还给了五毛钱的工钱。

    五毛钱一天,生产队里出一天工,才一毛多,芸香的工钱比生产队的多了几倍呢!再说了,留下来看顾一下孩子,又不累。

    “妈妈,您有事去忙吧!我和哥哥会乖乖呆在家里,哪儿都不去。”周园园看见赵芸香脸上的挣扎,急忙安慰了一句。

    周园园知道,赵芸香是被她上次落水的事吓坏了。

    回到周家村的这一段时间,赵芸香去哪儿都要把两个孩子带在身边,就连在厨房做饭,都是娘儿三个一起完成。

    赵芸香如果手头有事走不开,只要周园园和周家胜不在赵芸香的视线里,赵芸香就会高声呼唤一声,听到孩子们的回答后才放心。

    “妈妈,我是小男子汉,我会保护妹妹的。”周家胜挺起小胸脯拍了拍,语气里满是骄傲。跟着外公学了武功后,周家胜觉得自己的武力值上升了好多,现在的他,肯定能打的过周家勤他们。

    “芸香,你放心,我家里没事,我肯定呆到你回来。”秋菊婶也再次强调了一声。让她做这么少的事拿这么高的工钱,秋菊婶的心里还是很不得劲的,她巴不得能为赵芸香做多点事,这人和人之间,不久讲究个有来有往,你好我好嘛!

    “那······好吧!秋菊婶,让您受累了。”赵芸香见两个孩子都是自信满满的样子,加上她也不能真的放这么多鱼丸在家里不管。弟弟说过,这鱼丸一弄好,供销社那边就要上架了。

    昨天县里的几个领导都尝过鱼丸的味道,巴不得赵国辉这边快点供货。反正天色还早,她动作快一点,不用一个小时应该就能回来了。

    不过,赵芸香也没有傻的说不用秋菊婶帮忙。毕竟,有个大人在家里看顾着,其它两房的孩子应该不敢动手打人才是。

    赵芸香刚出门不久,大房的周家勤就晃荡着过来了。看见秋菊婶正陪着周园园和周家胜在后院晒太阳,周家勤的眼珠转了转,一转身走了。

    周园园看见周家勤的身影,没有理会。要不是妈妈不愿意离开周家,周家的这些“极品”,周园园一个都不想看见。现在,不管看见周家的哪个人,周园园都会选择自动忽视。

    没过一会儿,隔壁李大婶家的大孙子宝柱跑进了周园园家,嘴里嚷嚷着:“不好了不好了,浅浅姐姐摔了个大马趴,满嘴都是血。”

    周浅浅是秋菊婶的小孙女,今年和周家胜同年。

    “宝柱,你说什么?”秋菊婶听了,“唰”的一声从凳子上站起了身。

    “秋菊婆婆,浅浅姐姐摔跤了,正在大马路边上哭呢!”小宝柱虽然才五岁,说话还带点奶声奶气的,好歹说的很清楚。

    “这······这······”秋菊婶着急了。浅浅摔跤了?摔的重不重?女孩子家家的,要是摔破相了就麻烦了。不知道儿媳妇在不在家?满嘴的血,该赶紧送赤脚医生那儿看一下。

    可是······芸香还没回来呢!既然答应了芸香会等她回来,怎么可以半途离开?

    “秋菊婆婆,您快点去看看浅浅姐姐吧!我妈出门有一会了,也差不多该回来了。”周园园看见秋菊婶子面上的愁容,大概猜到了她的为难。秋菊婶子这个人,很有责任心,答应了别人的事就会做到,不会打一丝折扣。

    “这······这······”秋菊婶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头,说:“我还是等芸香回来再说。小宝柱,你帮婆婆跑一趟腿,让浅浅妈妈过来看看,行不行?”

    “哦,好。”小宝柱答应了一声,一溜烟跑远了。

    “秋菊婆婆,我们一起去看看吧!”周园园见秋菊婶的脑袋没有转过弯来,只好提醒了一声。

    对啊!自己答应芸香照看两个孩子,没说一定要带着孩子呆在家里啊!现在浅浅有事,带着园园和家胜出门去看一看浅浅,应该没关系的吧?

    秋菊婶子想到这里,一手牵起周园园,一手牵起了周家胜,往门外走去。

    离周春平家不远的马路边上,周浅浅哭得声嘶力竭。

    她奶奶中午没回家吃饭,妈妈让她到芸香姨家看看奶奶饿了没有,没想到流年不利,在这里碰上了周家勤。

    太可恶了!周家勤这个烂人,居然暗地里下黑手阴她,让她摔了一跤不说,还把门牙磕飞了一个。

    其实周浅浅哭的厉害,并不是因为痛。周浅浅被磕掉的牙齿也是正在换牙的那个。只不过,满嘴的鲜血让小姑娘吓到了,加上没有亲人在身边,心中的委屈如滔滔的江水,这才哭的一发不可收拾。

    “浅浅,浅浅······”秋菊婶一出门,看见孙女满嘴的鲜血,魂都快吓飞了,急忙扑了上去。连自己松开园园兄妹俩的手,也没发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