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教训

    “奶奶,哇······”周浅浅见到秋菊婶,哭的更大声了。小孩子都是这样,受到了伤害,第一时间都会找自己的亲人庇护。秋菊婶平时对几个孙子孙女都很好,看见她,周浅浅顿时觉得有了主心骨。

    “秋菊婆婆,赶紧带浅浅姐姐去医生那里看看。”周园园见周浅浅满嘴鲜血的模样有些惨,生怕她摔跤的时候牙齿咬到了舌头,那可不是小事。

    “对,对,看医生。”秋菊婶醒悟过来,一把抱起了孙女,就往村里的赤脚医生家跑。

    跑了一段路,秋菊婶才发现园园兄妹俩没有跟上来。

    “园园,家胜,快点跟上。”秋菊婶呼唤了一声。

    “秋菊婆婆,我和妹妹在家等妈妈回来。”周家胜不愿意离开家,他的心里还牢牢记着赵芸香临走时的吩咐,让他们不要乱跑,在家乖乖等妈妈回来。

    “那好,你们先回家,不要到处跑,啊~!”秋菊婶没办法,只好回过头交代了一声。秋菊婶想着,她跑快点,到自家门口招呼媳妇送浅浅去赤脚医生那里,她再倒回来守着园园兄妹俩,也花不了几分钟时间。

    “秋菊婆婆,知道啦!”周园园摆了摆手,让秋菊婶放心。周浅浅现在这个模样,早一点去看医生就早一些放心。至于她和哥哥,要是周家那几个不长眼的真的撞上来,他们可不会客气。

    秋菊婶抱着浅浅一路狂奔,还没到自家门口,小宝柱回来了,叫道:“婆婆婆婆,你家没人。”

    啊?儿媳妇不在家?秋菊婶有点愣神。

    “奶奶,妈妈去地里了。”浅浅想起出门时,她妈说过去地里割几棵白菜回来,家里没菜了。

    秋菊婶正愣神间,看见周春平迎面走来。

    看到周春平一副回家的架势,秋菊婶这才算松了一口气。周春平是周家的大家长,有他在,总不能看着自家孙子欺负另一房的孙子孙女吧?

    秋菊婶刚走,周家勤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冲着周家胜招了招手,喝了一声:“小子,过来。”

    周家勤好不容易才把秋菊婶支开,现在,该是他教训两个小崽子的时候了。周苗苗说过,这两个小崽子这几天狂的很,不仅在奶奶面前说他大哥的坏话,还偷偷在自家厨房里吃好吃的。

    妈的,有好吃的东西不想着贡献点出来给他这个二哥吃?看来,这三房的两个小崽子就是欠教训!

    “你想干什么?”周园园拦住想迈开腿的周家胜,脆生生的问了句。

    周家第三代,这个周家勤是最狠的。上辈子,周家胜就是被周家勤故意推到破碎的瓦片上,脸上划了两道长长的伤口,鲜血淋漓。

    就因为那次脸上受伤,周家胜破了相,伤口长好后,周家胜的脸上多了两条狰狞的伤疤。

    “干什么?哥要干什么还要对你这个小丫崽子说?”周家勤把眼睛瞪的溜圆。什么时候三叔家的这两个崽子看到自己不害怕了?让他过来还敢问为什么?

    “不说就不说,哥,咱们回家。”周园园拉着周家胜的手,把哥哥往自己家里拽。周家勤这种烂人,周园园连看他一眼都觉得浪费眼力,她当然不想自己的哥哥再和周家勤有什么接触。

    “哟嗬~!什么时候开始你周家胜一个大老爷们要听一个丫头片子的话了?是不是你周家胜没种,裤裆里没长东西?”周家勤一开口,就是脏话。

    周家胜被周家勤气的脸都红了。于源县的男人,不管多小还是多老,被人指着鼻子骂没种,都是一件不能容忍的事。

    至于周家勤说周家胜听周园园的话,周家胜却丝毫不在意。他妹妹就是聪明,他愿意听她的又怎样?

    “周家勤,你早上起床没刷牙吧?”周园园飞了个眼刀子给周家勤,配合着脸上那个鄙夷的神色,让周家勤怎么看怎么碍眼。

    周春平走过秋菊婶家门口,被匆匆赶上来的周洪明叫住了。周洪明和周春平说,他爹周大柱找他有点事,让周春平去他家一趟。

    老村长有请,周春平当然不会摆架子,回转身马上跟着周洪明走了。所以,周春平也错过了自家几个孙儿之间的冲突。

    周家勤听到周园园问他有没有刷牙,不由得瞪大了眼。这小丫头片子难道发现他早上把牙膏管子里的牙膏挤到天井的臭水沟里去了?要不然怎么会拿刷牙这件事来威胁自己?

    那时候,每个村都有挑着担子的货郎上门换货,货郎担子上有针头线脑,也有糖果瓜子之类的零食。用完牙膏的空牙膏壳是可以在货郎担子上换糖吃的,算是一种最原始的以物换物的小买卖。货郎隔一段时间把各个村里收上来的牙膏空壳,破铁锅,破菜刀,鸡毛鸭毛之类的拿去收购站卖了,就是钱。

    周家勤为了吃糖,经常把周志强正在用着的牙膏偷偷挤掉一截。因为那样子做,牙膏就能很快变成空壳了。

    周志强夫妇不会给钱给自家几个孩子花,在他们看来,小孩子能吃饱饭就不错了,想吃零食?美的你!

    至于家里的破铁片和牙膏壳,周志强是允许孩子们自己去货郎那里换东西的。在他看来,那些破烂能换回几颗糖,也算是废物利用了,没想到被周家勤坑了一把。

    牙膏贵还是牙膏壳贵?会算账的人都知道,更不用说周志强这个周家村的会计了。

    周园园没想到她的一句话让周家勤心里想了这么多,她见周家勤瞪着自己,以为他没听明白自己话里讽刺的意思,特地做了个鬼脸,解释了一句:“周家勤,我说你嘴巴臭呢!”

    “什么?你这个死娘们竟敢嘲笑老子?看老子不打的你满脸开花,老子就不姓周。”周家勤怒了。被一个丫头片子,而且是不如自己的丫头片子嘲笑,对周家勤来说是一件不能容忍的事。

    “你敢动我妹试试?”周家胜见周家勤摩肩擦掌地走过来,一副凶巴巴要打人的模样,急忙把妹妹扯到身后,用自己弱小的身躯挡在了周家勤身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