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商量(1)

    “走开,要不然老子连你一块揍!”周家勤伸出一只胳膊,想把周家胜划拉到一边。没想到周家胜站的稳稳的,身子连晃都没有晃。

    周家勤比周家胜大三岁,之前,周家勤找周家胜的麻烦,只要用一只胳膊,就能把周家胜甩到一边。

    奇了怪了?是这小子长胖了还是自己中午没吃饱?

    周家勤不信邪,手上使出了十分的力,想找回一点面子。

    周园园见周家勤脸涨的通红,脖子上的青筋都露出来了,不由得好笑。

    看来,外公的武功果然厉害,哥哥只用了个“千斤坠”的功夫,就让周家勤吃了个瘪。周家勤的出手,让周园园知道,现在的周家勤,已经不是哥哥的对手,更何况,哥哥身边还有她这个妹妹在呢!

    武学之道,说起来也是玄而又玄的。不要问周园园为什么通过周家勤的出手就能评估出他的武力值,她说不出原因,心底就浮现出了这个结论。

    妈的!小崽子回了一趟赵家沟,吃了什么好东西才长得这么结实?周家勤又气又恨。

    周家胜去镇上上学前班,到现在还不到半年时间。半年前的周家胜,明明见到自己还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这才半年哪~!赵家沟的水米,难道比周家村的养人?

    周家胜见周家勤面红耳赤的样子,脸上没有表情,心里却乐得直打滚。外公可真厉害,这下子,他和妹妹在家里不用担心周家勤他们了。

    周家勤用上了两只手,还是未能推动周家胜分毫。周家胜肩膀一晃,使了个暗劲。

    周家勤只觉得手上一空,整个身子不由得往旁边歪去。

    此时,周园园趁着空隙,拉住哥哥的手,一溜烟地往家里跑了。周家勤那人就是个疯子,一打起架来不管打不打得过,一个劲的往你身上扑,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强。正因为周家勤打起架来不要命的德性,在周家村,还是有很多孩子怕他的。

    周园园很想狠狠的教训周家勤一顿,周家勤这个人,你要不是打的他怕,只要被他盯上了,他会不停地找你麻烦,膈应死个人。可是,这里并不是个好地方:大路边,人多眼杂的。就算周园园想收拾周家勤,也不会选在这个地方。

    周家勤只觉得身边一空,歪倒的身子没有了支撑,“哐”的一声,半边身子落地,摔倒在马路边结实的黄泥地上,飞起了一阵尘土。

    马路上布满了尖锐的小石子,那是为了防止汽车的轮胎打滑特地撒上的。周家村一天到晚虽然很少汽车经过,但是好歹也算是条省道,基本的配置是不会少的。

    马路边的地上,也有一些细碎的石子。周家勤一摔之下,只觉得左边脸颊火辣辣的做痛,伸手一摸,满脸的血。

    “二哥,你怎么了?”周苗苗躲在门后,目睹了事情的全部经过。见到周家勤落败,周园园兄妹俩跑开,才从门后走了出来。

    “妈的,周苗苗,快点扶老子起来。”周家勤半边身子都摔麻了,想自己爬起身,使了几下没使上劲,不由得冲着周苗苗吼道。

    是他大意了,没想到三叔家的两个小崽子现在这么厉害。不过没关系,还有大哥呢!大哥长的那么高大,小崽子们肯定不是对手。

    周家勤痛的呲牙裂嘴的,心里却还打着坏主意。

    周苗苗被周家勤吼了一声,有些后悔自己不该冲出来。她只是想着,周家勤是听了她的话才去找周园园的麻烦,万一把失败的过错怪到自己身上,就麻烦了。

    她现在出来,是趁着周家勤受伤的当口挑拨几句,让周家勤和自己一样恨上周园园兄妹俩,并不是来给周家勤当出气筒的。

    “二哥,小心一点,周家胜可真无耻,竟然暗算你。”周苗苗一边小心翼翼地扶起周家勤,一边碎碎念,把周家勤落败的责任推到了周家胜的身上。

    对啊!要不是周家胜暗算自己,自己怎么会手滑摔跤?听了周苗苗的话,周家勤觉得自己找到了落败的原因。

    他决定了,等身上不那么痛了,他就去把场子找回来,给那两个小崽子来顿狠的。妈的,痛死他了,嘶~!

    周苗苗小心翼翼地扶着周家勤一瘸一拐地进了家门。

    要不是周春平昨天去了县城,吴金凤一早出门去镇上赶集去了,周苗苗肯定要在他们俩老的面前说周园园兄妹的不是。瞧!周家勤的脸上血糊糊的,就是周园园兄妹俩的罪证。

    周春平跟着周洪明来到了周大柱家。

    周大柱正在堂屋里抽着烟,见到周春平,周大柱忙把手里的烟枪在地上磕了磕,站起身走到门口迎了迎周春平。

    这是······有大事?周春平见周大柱这副做派,心里不由得暗自嘀咕。这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周大柱这老货平时可不是这么讲礼貌的人,难道今天这件事很难办?

    周大柱招呼着周春平坐在了八仙桌前,吩咐周洪明冲了两杯茶上来后,摆了摆手让周洪明离开。

    “春平啊~!”茶过一旬后,周大柱才摆出一副和周春平长谈的架势,说:“你到周家村落户也有这么多年了,这些年来,老哥哥可曾亏待过你?”

    “老哥哥,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咱们俩谁跟谁啊?”周春平不接周大柱的话茬。想当年,他周春平拖家带口的到周家村来落户,要不是他自己机灵,塞了两百块钱给周大柱这老货,哪儿有他到周家村落户的便宜事?要知道那时候的他,可是真的是穷途末路了,一家子带着所有的家当还不到六百块钱,其中的五百块钱还是那个“贵人”给孩子的奶粉钱。

    后来,周春平看上了现在住的房子。那房子是周家村的地主周富贵家的,周富贵一家前些年被斗死了,那房子空了三四年,周大柱还紧咬着要了三百块钱。

    三百块钱啊!在那个一块钱能买一担谷子的年代,三百块钱的房价差点让周春平心痛死。如果周大柱不是那么贪心要了两百块钱的入户费,周春平心里还没那么怨恨。照理说,两百块钱,入户带买房子,都是够够的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