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集市

    周志美嫁到县城,王小强对她不错,只是王小强那个妈不是好脾气的,就因为周志美生完儿子后多请了两个月的假,周志美的婆婆一天到晚在家摔摔打打的。就连周家人上门送礼,周志美的婆婆都没有好脸色。

    不就是家在城里吗?论起条件,还不一定有我老周家好呢!

    吴金凤虽然不高兴,还是憋着气装出个笑脸,在周志美家吃完中饭才回周家村。

    吴金凤知道,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女儿在婆家过的好不好,要看她能不能讨婆家人的欢喜。志美那孩子可不是个熊包,她吴金凤只管擦亮眼睛看着王家老婆子自己做死。

    据吴金凤所知,周志美把女婿王小强管的服服帖帖,王家有什么事,都是王小强在帮志美说话。王家只有王小强一根独苗苗,志美又帮他们家生了个大胖孙子,这以后的日子啊~!还不一定谁给谁气受呢!

    吴金凤知道,周志美回娘家肯定不会一个人回,每一次都把女婿王小强给喊上了,还有她的小外孙王喜,才六个月大呢,这次肯定也会跟着志美一起回。

    王小强是城里人,周家村的条件比起城里肯定差的远,每次王小强到周家,吃完饭后就窝在房里不动,说是不想出门,闻到空气里飘荡着的猪粪牛粪味,他难受。

    如果周园园知道王小强是这样一个人,就不会奇怪为什么前世的时候,王小强在周家村老是皱着眉头了。感情,在王小强眼里,乡下的一切都不好,包括种地肥田的各种牲畜粪便,在王小强眼里都是不可思议的存在。

    每次王小强上门,吴金凤宁愿接下来的十天半个月天天吃咸菜,也要把女婿给招呼好。在吴金凤看来,一来,可以向女婿展示一下她老周家的实力,可不是一般的农村家庭能比的。二来,吴金凤想着,她对女婿好十分,女婿总会对女儿好八分。

    三合镇的集市上,人挤人的,十分热闹。

    几个十四五岁的半大小子在人堆里穿梭着,一忽儿出现在卖野猪肉的摊位上,一忽儿出现在卖糍粑的摊位前,一忽儿出现在供销社卖布的柜台前。

    毫无例外,这些摊位都是人最多的地方。

    闵大娘的小女儿下个月订亲,男方是赵家沟的,对闵大娘的女儿荷花很满意。这不?男方提前拿了五十块钱的彩礼钱,让闵大娘家帮荷花置办两身衣裳。

    闵大娘带着荷花站在卖布的柜台前,挑了许久,才挑中了一块红色的灯芯绒布和一块淡青色的卡其布。闵大娘掀起衣角,准备从里面穿的那件衣服的口袋里拿钱。

    集市上人多,闵大娘想着小心无大错,特地把五十块钱用一块手绢细细地包好,放进了衣服口袋了。临出门时,闵大娘想想不放心,又在衣服外面加多了一件罩衫。

    就算这样,闵大娘还用一只手紧紧地捂住放钱的地方,生怕运气不好,碰上传说中的“三只手”。

    这段时间,到三合镇赶集的人都听说过丢钱的事。大家在怀疑是不是有小偷出没?毕竟,这十几年来,三合镇上的治安好的很。

    “妈的,这老太婆够精的。”不远处,一个面色黝黑的小子和一个瘦高个的白净后生看见闵大娘的动作,心里不由得暗骂了一声。

    从早上跟到现在,他们哥几个硬是没找到下手的机会。明知道那个老太婆身上肯定有钱,还是被她躲过去了。

    闵大娘花了十几块钱,总算为女儿荷花扯够了两身的布料。听着周围熟悉的乡邻恭喜的声音,闵大娘乐的合不拢嘴。

    这个年代,除了新娘子结婚时会穿一身红,平时大家的衣服不是蓝色就是灰色。

    闵大娘买红色的灯芯绒布,周围的乡亲们还不知道她家里要有喜事了?一时间,贺喜声和道谢声交织在了一起。

    那大娘身上还有几张大团结呢!不远处的两个小子互相使了个眼色。

    趁着人多,那两个小子渐渐挤近了闵大娘身边。

    “家兴,你怎么在这儿?”吴金凤远远看见供销社卖布的柜台边那个人,像是她的大孙子周家兴,挤过来一看,还真是。

    周家兴被突如其来的呼喊声吓了一跳,手上一哆嗦,攥到指尖的手绢包差点落回了闵大娘的口袋里。

    旁边的瘦高个眼疾手快,马上把周家兴手里的手绢包攥进了自己的手心。

    “奶。”周家兴心里怒气满满,却不得不挤出个笑容对吴金凤打了个招呼。眼看着到手的钱能还了马哥的债,被他奶这么一搅和,吴大海不知道能分给自己多少?

    和周家兴一起的那个瘦高个的小子,就是吴大海。吴大海手里攥着闵大娘的手绢包,心里差点乐开了花。看到吴金凤是周家兴的熟人后,吴大海对着周家兴做了个手势,自己“哧溜”一声钻进人群里不见了。

    “你这孩子,都几天没回家了,跑哪儿去了?”吴金凤拉着周家兴的手挤出了人群,来到人少一点的地方,才腾出功夫,没好气的冲着周家兴的后背拍了一巴掌。

    这几天,周家兴基本没怎么回家。自从认识了镇上的这帮哥们之后,周家兴才发现,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比起周家村,三合镇确实很繁华。每天大鱼大肉吃着,老酒喝着,周家兴真的一点都不想念自己的家。每次回家,都是周家兴口袋空空的时候。

    口袋里没钱,那帮哥们也不愿意周家兴在一起白吃白喝。周家对钱管的严,就算是回家,周家兴也没从家里翻出钱来。

    上次为了请几个哥们吃早餐,周家兴只好打起吴金凤鸡窝的主意。半个多月下来,才算完成了自己的承诺,带着一帮哥们跑到国营饭店吃了顿油水十足的早餐。

    吃完早餐后,几个哥们才算正式接纳了周家兴,这段时间,周家兴和那帮人一起,苦练“偷钱”的绝技。每个月的集市,就是周家兴一帮人捞钱的好时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