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有贼

    看到吴金凤,周家兴很心虚。他不知道刚才拿那个大娘钱的事,奶奶有没有看在眼里?

    前两天,周苗苗告诉周家兴,奶奶知道了周家兴拿家里鸡蛋的事,让他自己小心点。

    周家兴知道家里的鸡蛋是奶奶吴金凤的命根子,这两天,他都没敢在周家露面。不过比起拿人家大娘的钱,拿鸡蛋那样的事,简直是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

    不知道奶奶会不会抓自己回家打一顿?想起自家老爸那条结实的皮带,周家兴有些发愁。

    吴金凤见周家兴一副心虚的样子,以为大孙子是因为鸡蛋的事,怕被责怪。想起好些天没看见大孙子的面,吴金凤张了张口,还是把埋怨的话吞回了肚子里。

    还没等吴金凤对周家兴说些什么,人群中的闵大娘发现自己口袋里的手绢包不见了。也难怪,闵大娘隔上两分钟就去摸一下,就算是被人围着说话,也很快就发现了。

    “天哪,我的钱不见了。”闵大娘惊呼了一声。衣服袋子里,原本鼓鼓囊囊的一块已经变得平整,任是闵大娘再没心没肺,也发觉了不对劲。

    想起这三十几块钱接下来的用途,闵大娘顾不上手里抱着的两块布,把它们一股脑子塞进了女儿荷花的手里,自己在身上到处查找起来。

    没有,这里没有,那里也没有,到处都没有。

    “天杀的啊!那是我小闺女结婚的钱啊!”闵大娘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哭叫了起来。三十多块钱,买嫁妆办酒席全在里面了。这下子,她该怎么办才好?

    听到闵大娘的哭叫声,周家兴说了声:“奶,我今晚回家。”

    还没等吴金凤反应过来,周家兴已经钻进街上走动的人群里,一会儿就看不见人影了。

    “哎~!”吴金凤还想说几句话,却被自家大孙子这般忽视,觉得满肚子的不如意。这臭小子,一点都没有小时候可爱,小时候的周家兴,经常围着吴金凤转,一张小嘴“奶奶”“奶奶”叫的可甜了。

    小儿子,大孙子,老一辈的命根子。在周春平家,老儿子周志新没有命根子的待遇,大孙子周家兴却一直是吴金凤和周春平心中的宝。

    “天杀的小偷啊!那么多有钱人不偷,怎么偷起我这个穷老婆子来了啊~”闵大娘哭的一脸的眼泪鼻涕。前些天,闵大娘是听说过镇上有小偷,今天出门的时候,她家老头子还劝了一句,让她分几个集市采买女儿的结婚用品,是她嫌麻烦,打算今天一次买齐,才把所有的钱都带在了身上。早知道,她就该听老头子的话,就算被偷也不会这么多。天杀的小偷,明明······她已经很小心了呀!

    供销社里有人被偷了钱,做为负责人的赵国辉,刚从车站回到办公室,就听到了这个消息。

    赵国辉急慌慌地喝了口水,就跟着工作人员来到了供销社的卖布柜台前。

    国人喜欢看热闹的劣根性古往今来都一样强大,听说有人不见了钱,刚才没有进供销社的人也呼啦啦直往这边跑,为的就是能得到第一手的消息,回村好吹吹牛。

    赵国辉见势不妙,急忙派了几个工作人员守住大门口,不让人进也不让人出。

    “为什么不给进?”人群里,一个看起来很油滑的后生不满地说。

    “是啊是啊,供销社不是卖东西的地方吗?我们进去买东西还不行啊?”有几个好事的人也起哄。

    “各位父老乡亲,里面现在出了点事,一会儿等公安过来解决问题后,供销社才对外营业,希望大家能理解一下。”赵国辉站在大门前,狠狠地瞪了那个油滑青年一眼。要不是看在媳妇徐丽琴的面上,他今天非得给这小子一个好看。

    油滑青年是赵国辉的小舅子徐二旺,天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哪里有热闹哪里就有他。

    徐二旺在赵国辉锐利的眼光下缩了缩脖子,灰溜溜地离开了。徐二旺有点怕赵国辉这个姐夫,不讲情面的时候,赵国辉连镇长的小舅子都敢打。

    人群中的闵大娘哭得直背过气去。闵大娘的小女儿荷花一只手抱着两块布,蹲着身子用另一只手为闵大娘顺气。说实话,钱不见了,荷花也很心疼,但是,她妈这个哭法,回家非得生一场大病不可。为了她的婚事,她妈才带她到镇上置办东西,要不然,也不会丢了这么多钱。

    三十几块四十块啊!镇上的工人两个月的工资了。

    赵国辉转过身,看见一大群人围着闵大娘,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不由得吼了一声:“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站在外围的一个大婶子见赵国辉的架势,猜到应该是位领导,就把刚才发生的事对赵国辉说了一遍。

    赵国辉皱起了眉头。每逢集市,供销社卖布卖食品的柜台是最忙碌的,一大堆人挤着的地方,确实最容易被小偷盯上。

    赵国辉脑子里转了一圈,开口说:“婶子,你还记不记得,刚才谁站在大娘身边?”

    “好像······好像是两个半大小子。”方大婶回忆了一下,肯定地说。方大婶和闵大娘是一个村子的,见到闵大娘不见了钱,她也替她揪心。

    半大小子?半大小子会有这个耐心来买布?

    赵国辉心里有了一点猜测,大声叫着:“让一让,大家让一让,

    站的离大娘近的人都有嫌疑。”

    刚才还围在闵大娘身边的一帮大婶子小媳妇们,“呼啦”一声都离了闵大娘三尺远,却一个也不敢走开。

    赵国辉叫了几个工作人员守着门口,叫了另一个工作人员去三合镇派出所报了案。不管怎样,三十多块钱不算少,已经算是大案子了。

    吴金凤站在供销社门口见到了这一幕,心里不由得暗自嘀咕。

    刚才站在闵大娘身边的半大小子,其中一个就是她老周家的长孙哩!

    如果在三天前,有人说怀疑周家兴偷东西,吴金凤非冲上去挠的人家满脸花不可。可是,自从周苗苗和她说了周家兴偷家里鸡蛋的事后,吴金凤对周家兴没有了以前的信任。

    老人言:小时偷针,大时偷金。周家兴连家里的鸡蛋都偷,到外面来偷别人的钱,似乎也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