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水井

    周园园家后院那口水井,说起来还真是神奇。

    一到夏天,水井的水冷冰冰的,沁心的凉。

    一到冬天,外面温度零度左右,井口却飘着白雾,打上来的水冒着热气,偏又不烫手,温温的,大概在十度左右。

    正因为这口水井,靠着水井边的墙角处,那棵梧桐树才能长的格外粗壮。就连它一年四季没有光秃秃过,也没有引起大家的奇怪。照大家看来,有这么个冬暖夏凉的水滋润着,梧桐树要是长的不好,才叫奇怪呢!

    水井上方,用石子砌了一个四四方方的井沿,表面抹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泥。井沿四周,也是一圈弧形的青石板砌的井台,大概有一米多宽。

    周家勤对着周园园兄妹耍威风不成,还摔了一跤,气哼哼地在周苗苗的搀扶下站起了身。

    前一刻,周园园没有理会眼看着就要摔跤的周家勤,拉着哥哥周家胜直接跑回了家。

    正想回房,周家胜拉住了妹妹。

    “哥哥,怎么了?”周园园问。这个时候,他们兄妹俩不是该跑回房里插上门闩吗?周家勤这个小疯子,等会追上来,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妹妹,跟我来。”周家胜牵着周园园的手,来到了后院。周家胜打算带着妹妹到自家柴火垛里躲一会儿,那里,有周家胜弄的一个秘密藏身洞,之前周家胜和周园园被周家勤他们欺负的狠了,总会躲到柴垛里,等妈妈回家。

    周园园重生回来,还是第一次遇上周家勤找茬,几十年过去了,早就把自家柴垛的那个“避难所”忘了个一干二净。被周家胜一提醒,也想了起来。

    虽然躲在柴垛子的行为太跌份,周园园也不会介意,毕竟,那是哥哥周家胜当年能为妹妹做的最好的抉择。周园园兄妹那时候没有一点反抗的武力值,不躲?难道等着被揍成猪头?

    周家几个堂兄堂姐们,最会装样了。没有看见赵芸香和周志新,那几个人欺负起周园园兄妹,丝毫不手软。但是,只要周志新和赵芸香在,那几个都会装的和园园兄妹关系很好的样子。周园园和周家胜前世被那周家勤和周苗苗他们几个打怕了,就算是被欺负,也不敢告状。

    不过,只要他们机灵一点,在周家勤他们动手之前躲了,等到赵芸香露面,这件事就算过去了。毕竟,周家勤他们都喜欢赵芸香娘家时不时送来的吃食和周志新时不时从n市寄回来的小玩意儿。

    小孩子的身上都有恶劣因子,天生就崇拜强者,欺负弱小。就像周园园后世在电视里看过的校园暴力一样,不会反抗的一方会被施暴的一方变本加厉的欺负。

    周园园用一世的辛酸才明白了这个道理,所以,回来后,面对着周家这些恶劣的堂兄堂姐们,周园园不会再忍让。

    “哥哥,不怕,等会周家勤追上来,我们打他。”周园园不愿意去躲起来,她打算,一会儿周家勤如果不依不饶的,就让他见识见识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好。”见妹妹不害怕,周家胜挺了挺胸膛,决定勇敢面对。刚才在门外的较量,周家胜觉得自己对上周家勤,赢面还是很大的。

    “哎哟~!哪个天杀的把我家孙儿打成这样?”

    还没等周家勤进门,吴金凤的大嗓门就响了起来。

    遭遇了周家兴“疑是小偷”一事,吴金凤在集市上匆匆买好了一篮子东西,就回了周家村。

    刚走到家门口,吴金凤就看见周家勤满脸血糊糊的样子,把她吓了一大跳。

    从小到大,周家勤在周家村不说打遍全村无敌手,也算的上是个狠角色,向来,只有周家勤打的别家的孩子头破血流,周家勤自己见血,还是头一回。

    周家勤呲牙裂嘴,疼的说不出话。周苗苗低着头没有出声。自从上次因为两个鱼丸被吴金凤甩了一个大巴掌后,周苗苗学精了。现在的周园园兄妹俩······貌似不好惹。

    “快点进来。”吴金凤吃力的拎着一篮子东西,走进了自家的厨房。

    见周家勤脸上血糊糊的样子,吴金凤的心直疼的抽抽。不是心疼周家勤的伤,而是心疼自己口袋里的钱,看样子又要往外飞了。

    不对,生产队不是刚分红吗?大儿媳手上应该有钱吧?

    吴金凤想到这里,心情平复了一些。

    吴金凤把篮子放在饭桌上,自己身子一猫钻进了灶间。

    周苗苗扶着周家勤,看了几眼桌子上的篮子。篮子里,板油的味道直冲周苗苗的鼻尖。周苗苗可以肯定,她奶肯定从集市上买了好多好吃的。

    除了肉,还有些什么呢?周苗苗真暗自思忖,待会儿该怎么在奶奶家蹭饭?

    吴金凤从灶间直起身走了出来,顺手把手上一把黑乎乎的锅灰糊在了周家勤的脸上。

    “奶奶,你给我弄什么东西在脸上了?”锅灰扬起的灰迷住了周家勤的眼,也让周家勤回了神。

    从爬起身到现在,周家勤的心里一直想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他那么凶猛的一推怎么被三房弱鸡似的堂弟躲过去了?反而让自己摔了一大跤?

    周家胜兄妹没有像以往一样看到他就发抖,已经让周家勤觉得不可思议了。这么狠的一跤,更让周家勤觉得像是做梦一样。就连

    吴金凤的那声惊呼,也被周家勤的耳朵自动屏蔽掉了。

    原因无它,是吴金凤在家里太会咋呼了,吴金凤只要有点小事就大呼小叫,周家的所有人,包括周家勤,已经听惯了吴金凤咋咋呼呼的嗓门。

    “奶奶,二哥哥不会破相了吧?”周苗苗也被吴金凤的动作吓了一大跳。这脸上受了伤,不是该去镇上医院好好看看吗?要不,村里的赤脚医生那里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吴金凤就那么随随便便抓一把锅灰,能行吗?

    “去去去,小孩子家家的,说话都不会说,快点呸一口。”吴金凤赶忙逼着周苗苗吐出了个“呸”字,才双手合十对着天上拜了拜,嘴里喃喃地说着:“各位过路的神仙,小孩子说话胡说八道,不要见怪不要见怪。”

    还别说,锅灰止血的能力还真的杠杠的,周家勤的脸上糊上锅灰后,不到半分钟,血就止住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