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落井

    周园园的脸上一片寒冰。早就知道吴金凤的偏心,却还是被她的偏心刺激到了。周园园算是豁出去了,对着吴金凤吼道:“你是傻子吗?我害周家勤?我怎么害他了?如果说他自己摔了一跤也要算在我头上,那我无话可说。”

    周家勤是自己摔的?不是被周园园打的?吴金凤有点懵,却也知道周园园说的应该才是真相。周家勤平时就皮,在村里惹猫逗狗的,很多人都讨厌他。

    不过,吴金凤才不管那么多,周家勤是她孙子,就算是自己摔的,她也要找个人背锅,更何况三房一家被吴金凤欺负惯了,此时的吴金凤,满脑子就是怎么才能让赵芸香出了周家勤的医药费。

    再说了,小九这个小丫头片子口口声声顶着她,让吴金凤心里特别不爽。在周家,谁敢和她作对,坚决要镇压!

    “自己摔跤会摔成那样?你摔一下给我看看。”吴金凤眼珠子一转,强词夺理地说。

    “奶奶,我来摔给你看。”周家胜怕妹妹真的会示范摔跤给吴金凤看,马上把这件事揽了过来。周家勤那一跤摔的脸上血糊糊的,万一奶奶要妹妹也要摔出血,妹妹会很疼。他是哥哥,皮粗肉厚的,那点疼,他耐的住。

    “哥哥,别捣乱。”周园园伸手拉住了蠢蠢欲动的周家胜,直想扶额。她的傻哥哥哟~!要不要这么实诚?吴金凤说摔就真摔?呸!美的她!

    周家胜被妹妹拉着,老实了。妹妹说什么都是对的,他只要听话就好。

    周园园尽量昂着头,挺直身子,让自己的气势看起来强势一点。她知道吴金凤这个人:欺软怕硬,脸皮厚。

    周园园不知道自己的动作看在某人的眼里,只觉得萌萌的,可爱的不得了。

    某偷窥狂自从那天偷偷躲在树上,看了一次自己想看的软妹纸后,这些天,每天一大早就借口锻炼脚力,一口气从赵家沟跑到周家村,然后就赖上了那棵梧桐树。

    如果梧桐树能开口说话,绝对会为文梓青的行为不齿。早上来,下午走。天天坐在它的树丫上打坐,有时候还会自己偷偷笑出声,这孩子不是傻的吧?

    周园园和周家勤兄妹起冲突的时候,文梓青正打算离开,见园园有事,文梓青就走不动了。

    周园园兄妹俩跑开,周家勤摔跤,周苗苗挑拨,吴金凤回家,这一切,文梓青全部看在眼里。

    见周园园兄妹俩没有吃亏,文梓青索性站在树上看这件事究竟会闹到什么程度?周家的这位奶奶的心到底有多偏?

    只见树下那个萌萌的小姑娘脆生生地对吴金凤说:“奶奶,我不会摔给你看,因为,我不是周家勤那个傻子,走个路都会摔跤。”

    “你······”吴金凤词穷,只好伸着个手指在风中颤抖。

    周家勤听到周园园骂自己笨,气的眼睛都瞪大了。见一向在家中无敌手的奶奶也吃了瘪,周家勤一狠心,冲着周园园一头撞了过来。

    周园园虽然和吴金凤在扯皮,眼角却盯着周围的动静。毕竟,周家大大小小都不是寻常人,猛不丁会发生什么事,谁也不清楚。

    周家勤冲过来的时候,树上的文梓青正想有所动作,只见周园园的身子一晃,快速地往旁边移动了一米左右。

    嘿!不愧是自己看中的人,学个武功也能这么快入门!文梓青的眼睛亮了起来。

    在赵家沟的一个多月,文梓青和周园园一起练功,小丫头表现的中规中矩的,一点都没有把真本事显露出来。文梓青还以为小丫头练武是练着好玩,根本没想过周园园是认真的。

    学武很辛苦也很枯燥,文梓青有着前世的经历,也有着变强的决心,才一点一点地挨了过来。周园园却不一样,小小萌萌的妹纸,有外公舅舅妈妈哥哥疼着,却能学到赵家武学的精髓,确实不容易。

    周园园这手闪避功夫,是赵家武学里有名的“电闪”,要有内力的人才能做到。周园园小小年纪就练出了内力,让文梓青既自豪又惭愧。

    自豪的是,丫头是“他的丫头”。惭愧的是,像丫头这么大的时候,文梓青还没这么厉害呢!文梓青决定,今天回赵家沟后就加量练习。要不然,几年后,他的武功还没有小丫头厉害,那可就一辈子夫纲不振了。

    此时的文梓青不知道,就算他以后厉害到百万大军都要听他的话,他家小丫头也稳稳的在他头上站了一辈子。夫纲不振这句话,算是一语成谶吗?

    闲话少说,回归正题。

    周园园一闪身躲开,周家勤失去了目标,整个人往水井方向冲了过去,眼看着就要一头栽进井里。

    吴金凤吓傻了,张大了嘴巴,却发不出声音。

    这口井最少有二十多米深,周家勤要是掉进井里,头肯定往下坠,万一运气不好撞上了井壁,不丢掉半条命才奇怪。

    她老周家是流年不利的吗?吴金凤的脑子里闪过这句话。周家勤脸上的伤还没好,又掉进井里,万一死翘翘了,那可不得了。

    周家勤也吓傻了。他是想撞周园园那个小娘皮,可不是来往井里跳的,他还没活够呢!

    眼见着黑洞洞的井水越来越近,周家勤只来的及发出“啊啊啊”的叫声,双手胡乱挥舞着,眼见着就要一头栽进水里。

    说时迟那时快,周家勤落水的瞬间,梧桐树上飘下一个黑影,像是老鹰一般直扑坠井的周家勤。

    井沿上有一条绳梯,是用婴儿手腕般粗的麻绳编的,沿着井壁直垂井底。这条绳梯是为每年清理水井准备的。

    那黑影一手抓住绳梯,顺着绳子往井下滑落,终于在周家勤落水之前,抓住了周家勤的一只脚。

    文梓青?他怎么在这儿?虽然是一瞬间,周园园还是看到了文梓青的面目,不由得愕然。

    某萝莉一点都没有自己被某大灰狼盯上的自觉。

    文梓青运转体内的真气,抓住绳梯一借力,整个人直往井口拔起,带着周家勤轻飘飘地落在了地面上。

    这几天,文梓青经常跑到周家报道,早就看好了周家的地形,就连井沿的那条绳梯,他也站上去试过承重力。这大概是文梓青前世作为一个优秀的侦查员,到一个陌生环境后下意识的行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