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失禁

    吴金凤没看清楚周家勤是怎么获救的,只觉得眼前一花,落井的周家勤就回到了地面,身旁还站着个冷冰冰的少年。

    这······是个少年吧?脸上看起来虽然稚嫩,年纪应该比周家兴还小,整个人却气势十足,像是一把出鞘的剑:锐利而又势不可挡。

    还没等吴金凤开口,周园园不高兴地问道:“喂!冰块!你怎么来我家了?”要不是这家伙多管闲事,周家勤肯定要泡井里了。说不定头上还能撞个大窟窿。周家勤这么狂,就该让他泡在水里清醒清醒。

    呃?小丫头不喜欢看到自己?文梓青眨了眨眼,才得出了这么个令自己心碎的结果。

    “小九乖孙女,怎么说话呢?还不快点谢谢人家。”吴金凤脸上笑的满脸的褶子都堆在了一起。在外人面前,吴金凤毫不吝啬她的“慈爱”,连称呼也从“小丫崽子”变成了“小九乖孙女”。

    吴金凤见到周园园和文梓青打招呼,心里已经盘算开了:这个少年是小九的熟人啊?熟人好啊!二孙子被他救了,也用不着给重礼答谢。

    农村里,讲究个人情往来,救命之恩大过天。上次周园园落水,帮忙救人的李婶子一家,赵芸香是谢了又谢。这次轮到周家勤被救,没有一篮子鸡蛋做谢礼,别人准会骂他老周家小气。

    不得不说吴金凤的脑回路有时候很奇葩,在孙子得救后,想到的不是感激,而是为了要不要给谢礼。

    “梓青哥!”周家胜和周园园不一样,看见文梓青后,周家胜高兴的很。自从周家胜在赵家沟外公家认识了文梓青,不久就被文梓青的魅力征服了。在周家胜的眼里,文梓青是个非常非常厉害的大哥哥。而且最重要的是,文梓青是他和妹妹一伙的。

    周家胜想着,有梓青哥在,谁也欺负不了自己和妹妹了。周家勤想打他没打到,自己摔了一跤,奶奶非得给周家勤出头,正找自己和妹妹的晦气呢!妈妈不在家,就算在家也不是奶奶的对手,现在好了,来了个梓青哥,他和妹妹总算有靠山了。

    不得不说,周家胜对文梓青的信任带着点盲目性,以至于好多年之后,周家胜只要想起自己儿时的“天真”,都会羞愧的捂脸。文梓青出现在周家,根本是冲着他妹妹来的。他妹妹这么小,某男怎么就看上眼了呢?而他这个做哥哥的,却一点都没有发现。

    吴金凤找周园园的麻烦,周苗苗乐的在旁边看热闹。眼见着周家勤坠入井里,周苗苗还没来得及惊呼,这一切就结束了。

    这个大哥哥······好厉害!而且长的比家里的这些哥哥们都好看。周苗苗星星眼地望着文梓青。

    文梓青没留意到周苗苗,在他的眼里,除了周园园就是周家胜,周家的其他人,都没放在他的眼里。

    “我怕他弄脏你家的水井。”文梓青心念一转间,已经猜到了周园园为什么不高兴,赶紧凑到小丫头耳边轻轻嘀咕了一句。

    呃?好像是哦!如果周家勤掉进了水井里,这水还能不能吃了?周园园想起自家厨房平日食用的水都是从水井里打的,不由得点了点头,脸色也好看了很多。

    “好臭!”吴金凤缓过神来,闻到了一股臭气。

    文梓青皱起了眉头。他跳上地面时,顺手把抓在手里的周家勤放了下来,周家勤两只脚都是软的,就那么软趴趴地跪坐在地上。

    此时,周家勤的身上正传出一股尿骚味。大难不死的后知后觉让周家勤不由自主地失禁了。

    周苗苗的身子往旁边挪了挪,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周家勤吓的尿了?等周家勤回过神,如果知道自己看见了他的丑态,不知道会不会揍人?

    真没用!文梓青鄙视了周家勤一把。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看着周家勤欺负周园园兄妹的时候,一副神气活现的样子,文梓青还以为这小子虽然坏,但还算有点血性。谁知竟然是个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就这么一点惊吓,尿了。

    “哎哟~!年轻人,我这有事忙着,你······自便,你自便。”吴金凤本来想开口说让文梓青离开,毕竟,她这还有事没处理完呢!周家的事,一个外人杵着听,不像话不是?更何况这小子是三房两个小崽子一伙的,有他在,她怎么教训他们?

    还没等吴金凤说出“你离开”这三个字,就被文梓青锐利的眼神逼的改了口。妈呀~!这少年人可真冷,看人一眼,让人觉得冷飕飕的冷到了骨子里。

    吴金凤是个欺软怕硬的,面对着气场十足的文梓青,吴金凤只好闭上嘴,提溜起地上的周家勤,回房替他换衣服去了。吴金凤可没忘记,在周家勤落水的一瞬间,这少年像是从天而降一般出现在她家,如果说吴金凤不明白文梓青的厉害,那真的是说笑了。

    此时的吴金凤,只能祈祷文梓青这个“煞星”快点离开自己家,光看多一眼,她就觉得自己的心跳的慌。

    至于周苗苗,虽然不想离开,却也怕文梓青身上的冷气。艳羡地看了几眼看起来说说笑笑显得很和谐的三人,周苗苗静悄悄地回了房,耳朵却竖的高高的,想听周园园他们在说什么。

    “园园,跟哥哥回家不?”文梓青没有理会吴金凤和周苗苗,顾自走到周园园身边,伸出一只手掌放在周园园的头顶,摸了两下。

    小丫头的头发又软又滑,就是不够黑,带着点黄。看来是营养没跟上,以后要多吃点好的。文梓青暗自思忖。

    在文梓青的心里,已经不知不觉的把赵家沟当成了自己的家,一开口就问周园园跟不跟他回家。

    “不要,我要等妈妈。”周园园摇了摇头,把脑袋从文梓青的手掌下挣扎了出来。讨厌的文梓青,把她的头发都弄乱了。周园园最讨厌顶着一头乱发,那会让她想起前世疯疯癫癫的赵芸香。

    赵芸香前世发疯后,把一头乌黑油亮的长发剪成狗啃一样的短发,整天乱蓬蓬的,看着就让人心底生厌。

    周园园只要想起前世悲苦的妈妈,心里就难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