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留下

    今天的周园园,一头娇俏的短发梳了个三七分,刘海前别了一支苹果型的发夹,让她圆乎乎的脸蛋显得更可爱了。

    “等妈妈回来就跟哥哥走?”文梓青见周园园瞪他,不由得乐了。小丫头这是当他自己人呢!什么情绪都不瞒着。文梓青的脸上虽然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心底却乐开了花。

    “不走。”周园园摇了摇头。妈妈的鱼丸生意刚开张,要是去了赵家沟,不就白白浪费了舅舅的心意?于源水库离周家村近,只有二十几里,离赵家沟却足足有上百里呢。

    既然已经开始做,周园园希望赵芸香能靠着鱼丸迅速地挣到人生中的第一桶金。等赵芸香手里有钱了,周园园会找机会撺脱她妈离开周家。这周家的老老小小,没一个是好人,就连和他们在同一个屋檐下一起呼吸的空气,周园园都觉得浑浊不堪。

    再说了,她和哥哥可不是前世那样的“包子”,周家勤想欺负他们,也要看看她和哥哥的拳头答不答应。

    经过和周家勤两个回合的较量,周园园对自己和哥哥的武力值有了一定的认识。貌似现在的周家,他们两兄妹可以碾压几个堂兄弟了哦!

    “真不走?外公可想你们了。”文梓青的手又放上了周园园的头顶,一下一下的抚摸着周园园的头发,像是帮一只炸毛的小猫顺毛一般。

    文梓青嘴里的外公就是赵庆山,自从拜了师后,文梓青就跟着周园园叫赵庆山外公,这是把自己当成周家的一份子了。

    赵庆山也乐呵呵的接受了文梓青的称呼,在他看来,文梓青是他赵庆山未来的外孙女婿,叫他外公很正常。

    赵庆山对文梓青倾囊相授,把赵氏武学的不传之秘一股脑儿全部传授给了文梓青。就算时日方短,文梓青的功力已经超过了自己前世二十来岁的时候。

    周园园眼里的菜刀一把把地朝文梓青身上飞,她好讨厌有人动她的头发啊啊啊!文梓青的手老是在她头上揉来揉去,太可恶了!

    “梓青哥,别弄乱妹妹的头发。”周家胜在一旁看不过去了,妹妹柔顺的头发都要被梓青哥哥揉成鸡窝头了,没看到妹妹气的脸都红了吗?

    听了周家胜的话,文梓青讪讪地放下了手,心里却有点依依不舍。手底下毛绒绒的感觉,像极了他小时候养过的一只小奶猫。可惜,那只奶猫后来被······

    “梓青哥哥,今天留下来陪我们玩好不好?”周家胜见文梓青的样子,像是要带妹妹离开。可是,妈妈在这里,他们怎么能抛下妈妈不管呢?

    虽然周家胜也喜欢呆在外公家,可惜,外公家不是自己的家,妈妈曾经说过,他和妹妹都姓周,周家村才是他们的家。

    周家胜是个孝顺的孩子。周志新部队里忙,周家胜出生到现在八岁,也不过是见过周志新四次面。还有一次是在襁褓中,周家胜根本没有印象。

    周家胜从妈妈赵芸香的口中知道,他们的爸爸周志新正直,善良,热爱工作,而且很爱他和妹妹。

    父母的言传身教对孩子的影响无疑是最大的,赵芸香的话语在周家胜的心中,成功地树立了爸爸周志新伟大的形象。

    一身的军装,笔挺的身姿,是周志新留给儿子最深的印象。每次周志新回家,周家胜都会高兴地蹦蹦跳跳的。爸爸回家,代表的不仅仅是爸爸带回来的糖果和新衣服,还有的,是周家老老小小那段时间对他们一家人的和颜悦色。

    小小的周家胜开始不明白,为什么爸爸在家,爷爷奶奶和堂哥们都对他和妹妹很好,爸爸一走,那些人又恢复了以前的刻薄?奶奶时不时的找茬和找茬后无休止的谩骂,爷爷对他们一家三口漠不关心的面容,还有堂哥们一言不合伸手就打的行为,让周家胜的心中对周家的这些“亲人们”心生厌恶。

    如果他们什么关系都没有,该多好啊!小小的周家胜甚至出现过这样的念头。

    周家胜开始怀疑妈妈赵芸香说的话,妈妈不是说爸爸最爱他们吗?为什么他和妹妹受欺负的时候,爸爸从来都不在身边?还有,妈妈在家里这么辛苦,为什么爸爸不能回家,帮妈妈分担多一点生活的艰辛?

    除了妈妈和妹妹,周家胜不喜欢周家的任何人。就连爸爸周志新,周家胜也对他有了一丝怨恨。别人家的爸爸能保护妈妈和孩子们,他家的爸爸永远只有信和汇款单。

    更何况,爸爸汇的钱全部被奶奶拿走了。他和妹妹,是妈妈辛辛苦苦养大的。

    在周家这个没有人情味的家庭里,周家胜和妈妈妹妹三人相依为命,已经习惯了做什么事都先考虑到妈妈和妹妹,最后才是他自己。

    “梓青哥哥,你要不要留下来?”周园园想起文梓青的武力值,也开口邀请文梓青留在周家。

    有文梓青这么个大冰山镇着,吴金凤那老妖婆肯定不敢出什么幺蛾子。周园园想。

    周家勤摔跤摔了个满脸血,吴金凤虽然暂时熄火了,可是周园园知道,只要文梓青一走,吴金凤肯定会旧话重提。在吴金凤的心目中,不从三房手里为周家勤找点便宜,她就不会甘心。就算是赵芸香回到家,也未必能顶住吴金凤的胡搅蛮缠。

    所以,为了自己的耳根子和钱袋子着想,文梓青这尊冰山大神,还是留在周家吧!

    嘻嘻~!想起吴金凤被文梓青满身的冷气吓的灰溜溜地走了,周园园心中就想得意地笑。

    “好。”文梓青看着笑的一脸狡猾的小丫头,答应了一声。

    呃?不用撒娇不用卖萌,冰山就答应了?周园园眨巴眨巴着眼,还有点不相信。

    “嗯。真的。”文梓青强调了一声,忍住蠢蠢欲动想去揉周园园头发的手。小丫头眨巴着眼睛的模样,让他的心都软软的。

    放着两个孩子在这样的周家,文梓青的心里还真不放心。周家这老的小的一个个都这么坏,万一有个什么疏忽,伤到了园园和家胜,杀了他们都不解恨。

    赵芸香是多粗心,才看不出两个孩子的处境啊?文梓青这些天都到周家报到,周家这些人是什么性格,又怎能逃过文梓青这双眼?

    不行!他还是该让小丫头回赵家沟去,只有在自己身边,小丫头的安全才能有保障。文梓青心底盘算着一会儿该怎么说动赵芸香。

    不过,这个周家还真有点秘密呢!他该趁着今天把这个秘密彻底的探一探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