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不给

    文梓青转过身子,在墙上的几个地方按了按,又是一声轻轻的“咔嚓”声后,墙上的裂缝已经不见了踪影。

    “梓青哥哥,我去睡觉了。”周园园张大嘴巴打了个哈欠。虽然她觉得自己精神很好,但是这个小身子已经发出了睡觉的警报。

    文梓青坐在凳子上,听着卧室里赵芸香母子三人睡梦中绵长的呼吸声,心底却掀了惊涛骇浪。

    这里的暗室,开启的手法和文梓青前世见过的一模一样。要不然,他今天也不可能一找就找了个准。

    家中有密室的那个人也姓周,是京都周将军家的养子。前世的时候,文梓青曾听说那人是周家旁支的孩子,周将军夫妇没有孩子,才从旁支里过继了周念新做养子。

    一模一样的密室,一模一样的姓氏,让文梓青的面色凝重了几分。这个周家村,难道和周将军有什么关联吗?

    第二天一大早的,吴金凤就起床了。

    一晚上,吴金凤都没有睡踏实,准备听听周春平说些什么。没想到周春平喝了酒后睡的像死猪一样,光是打呼噜,有用的话一句都没说。

    死老头!嘴巴那么严实。吴金凤暗恨。

    周春平比较大男子主义,家里的事不会和吴金凤商量,自己估摸着就决定了。等吴金凤知道的时候,往往已经太晚,就像二十多年前他们一家从大兴市搬到周家村,吴金凤知道的时候,周春平已经把户口都迁移好了。

    吴金凤很不甘心,还没当几年城里人就变回了乡下人,是吴金凤心中永远的痛。从那以后,吴金凤总会千方百计打探周春平的动静。她不想像个傻子一样,只听周春平的安排。

    冬天的早晨,气温有些低,吴金凤穿了一件厚实的大棉袄,准备去厨房做早餐。

    吴金凤一走出房门,看见自家的院门大开,一辆兰色的铃木小货车停在门口,一个司机模样的中年男人正从车上往下卸货。

    “哟~!这是干啥呢?”吴金凤凑到门口,奇怪地问。

    “送货。”司机老田看了吴金凤一眼,嘴里崩出了两个字。

    “送货?送啥货?你没有送错吧?”吴金凤更好奇了。这周家的大大小小事,有哪一件她不知道?这人不会是把别人的东西拉到了她家了吧?

    “鱼,没错,赵芸香家。”老田把手上的两个蛇皮袋往肩上一扛,绕过了吴金凤,直往后院走。

    老田是个嘴巴严实的,如果不是见吴金凤从门里出来,看起来是赵芸香的家人,老田根本不会搭理她。

    老田昨天送货,水库的领导就交代了,赵芸香不是普通人,是水库的大客户,让老田送货的时候有眼色一点。

    那个年代的司机,特别是单位里的司机,都是牛掰哄哄的存在。到哪里去送货,司机都是把货拉到地头就不管了。像老田这么积极帮忙搬货的司机,还真少见。

    老田虽然话不多,心里却像是明镜一般。这年头,员工升职提工资都是领导一句话,连领导都高看一眼的关系户,老田才不会端着架子讨人嫌。

    鱼?哎哟喂!这么多都是鱼?怕是有百来斤吧?三儿媳家的?吴金凤兴奋地两眼发光,跟着老田的屁股后面走。

    前两天赵国辉拎过来的两条大草鱼,到今天还在吴金凤脑子里晃。今天赵国辉不在,从赵芸香手里拿条鱼吃,应该是没问题的。

    想起好久没吃的香喷喷的红烧鱼,吴金凤的嘴里的唾沫直往外冒。

    赵芸香一早就起来了,昨天和秋菊婶一起做鱼丸,足足忙活了五六个小时。赵芸香和送货的老田说好了,今天的鱼送早一点,五点半就到,她好早点完工早点交货,省得赵国辉伸长脖子等着鱼丸发货。

    等老田扛着两袋鱼进厨房的时候,赵芸香已经把自家的早餐煮上了,做鱼丸的配料也准备好了。

    看见老田扛着两袋鱼,赵芸香赶紧过来接,帮着老田把两袋鱼放到了厨房的地上。

    “老三家的,这么多鱼,你买的?”吴金凤伸长脖子想看看袋子里的鱼大不大,没想到赵芸香一点都不了解她的心意,顾自和老田说着客套话,没有去解开袋子口上扎的紧紧的系带。

    赵芸香是真心感激老田。这一大早的送鱼过来不说,还帮着把鱼拿进来了,让赵芸香省了不少力。一百来斤鱼,从门口到后院,赵芸香自己搬着有点吃力。

    “不是我的,是小辉他们单位的。”赵芸香见吴金凤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势头,只好推搪了一句。

    赵芸香知道,如果承认鱼是她的,吴金凤肯定不管不顾的拿走几条。水库的鱼都是大鱼,最小的一条都超过四五斤,这鱼丸的数量每天只能增多不能减少,这是赵国辉答应过王经理的。

    吴金凤这个人太贪心,她把鱼拿走了,做出的鱼丸不够数怎么办?赵芸香不傻,只管把鱼的事往自己弟弟身上推。

    “哼!骗鬼呢!想吃口鱼都那么难。”吴金凤气的脸都青了。

    还没等吴金凤撒泼,秋菊婶来了。

    “家勤他奶奶,这么早起了,准备捡鸡蛋去看浅浅?你可真客气,昨天浅浅妈回家说了,我还不敢相信呢!”秋菊婶一出场,就直往吴金凤的伤口上撒盐。

    鸡蛋?对了,昨天答应秋菊家儿媳妇,会上门赔礼。昨晚等到天黑了,老大和老大媳妇也没见着踪影,吴金凤自己被周春平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搅和的全忘光了。

    当着秋菊婶的面,吴金凤不能撒泼也不能拿捏赵芸香,只好狠狠地甩了赵芸香几个菜刀眼,一扭身子走了。

    趁着老大两口子还在家,她要把家勤的事先给解决了。不管怎么样,这赔礼道歉的鸡蛋钱,吴金凤一定要从大儿媳李春娇手里拿。

    在农村里,孩子闯了祸要长辈担责任,吴金凤既然在家门口说了要去浅浅家赔礼道歉,如果没做到,会被全村的人吐口水。吴金凤自己不愿意出血,只好让周家勤的父母负责了。

    老田看着吴金凤的背影摇了摇头,看吴金凤这副架势,就知道赵芸香这个小媳妇受了婆婆多少气。老田的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今天早上那老太婆问他话,他不该搭理的。不知道会不会给赵芸香带来麻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