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破相

    吴金凤心里憋了一肚子的火,照往常,不用她开口,赵芸香就把好吃的好喝的给他们二老送过来了,今天,三房有那么多的鱼,她都明晃晃开口要了,赵芸香都不答腔,看来,赵芸香是觉得有娘家爹和弟弟撑腰,翅膀硬了?

    赵芸香没有理会吴金凤,顾自和秋菊婶一起忙开了。想起昨天一天就赚了几十块钱,赵芸香觉得浑身上下充满了干劲。园园说的对,女人不能光靠老公养,自己会赚钱,比什么都重要。

    至于婆婆喜不喜欢,赵芸香已经没有那么在乎了。园园说过,一个人不喜欢你,你做的再好也是不喜欢。从结婚到现在,婆婆摆明了就是要拿捏自己,人心都是肉长的,怎么会不痛?这么多年了,她赵芸香在周家做牛做马,也没得到婆婆说半个“好”字,那又何苦勉强自己去讨好她呢?

    等她赚多点钱,她就带着园园和家胜去找志新,就算不能随军,他们娘儿三个也可以在部队附近的城市租间房子住。她有手有脚,还怕不能养活自己母子三个?至于周志新,他愿意寄钱给他妈就寄,愿意拿钱给他们娘儿三个花她就敢花。

    要说婆婆离不开人照顾,她赵芸香也照顾了八年了,再怎么着也该轮到两个妯娌接手了吧?

    赵芸香暗自打算着。

    秋菊婶也是干劲十足。赵芸香人好不说,就冲着赵芸香给她开的工钱,秋菊婶也觉得要卯足劲头干,才对的起人家。昨天秋菊婶走后的事,吴金凤嫌丢人,并没有对人说。秋菊婶到现在还不知道,在她走后,周家勤不仅受了伤,还受了惊吓,连晚饭都没有吃,一直恹恹地躺在床上。

    被秋菊婶一提醒,吴金凤才想起被她忘在了脑后的孙子周家勤。吴金凤昨天被浅浅妈落了脸,心里生气,连晚饭都没叫周家勤吃,顾自忙活完就回了房。

    李春娇这几天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一天到晚不见人影,周美美也是,整天跟着李春娇同进同出,在家里鲜少看到她的身影。还有大儿子周志刚,也是忙乎的不得了。对了,还有周家兴那个臭小子,昨天被她在集市上撞见,口口声声说了下午会回家,结果呢?到现在不见人影。

    这一个两个的,怎么都不省心?想起大儿子一家,吴金凤觉得脑门子一抽一抽的直发痛。

    憋着满肚子的火,吴金凤三步两步窜回了东厢房,才发现今天的东厢房特别寂静。

    此时,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刚刚从山头上照射下来。往日的东厢房,站在大厨房门口,可以听到周春平父子三人此起彼伏的打鼾声。有时候还会夹杂着孩子们的磨牙声。

    今天的鼾声还是有,但是特别的冷清,吴金凤听来听去,都觉得少了一个。是大宝还是二宝起床了,还是哪一个没在家?

    农村里没有旅馆,男人们农闲的时候都喜欢出门溜达溜达,只要没出事,再晚都会回家。周家的几个男人也一样,自从搬到周家村周家渡几个男人还没有夜不归宿的记录。

    吴金凤顾不上做早饭,去推了推离她最近的老大周志刚家房门。门是虚掩着的,吴金凤一推就开。

    吴金凤走进门后,觉得一室的清冷,到处看了看,不要说周志刚夫妻俩,就连昨天下午睡在床上的周家勤也不见了踪影。

    这一大早的不睡觉,一家子跑哪儿去了?吴金凤愕然。

    在周家,媳妇要回娘家都要向吴金凤报告,更不用说一夜不归这样的大事了。吴金凤昨晚临睡时听到清清楚楚,儿子周志刚和媳妇李春娇的声音,没错!

    “呜呜呜,我滴格天哪~!这可怎么办哟?”吴金凤正疑惑时,李春娇的声音从院子外传了进来。

    吴金凤跨出房门,见周志刚背着个孩子,正从外面进来。后面跟着个哭哭啼啼的李春娇,还有一个瑟瑟缩缩的身影,不是周美美又是哪个?

    “大宝啊!这是咋啦?”吴金凤迎上前,看见周志刚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背上的周家勤紧闭着双眼,不知道是昏迷过去了还是在睡觉。

    “家勤昨天半夜发烧了。”周志刚回答了一声,背着周家勤往自家房里走。

    “妈~!不知道哪个缺了大德的,往家勤脸上糊了一脸的锅灰,孩子那半边脸,医生说要破相了。孩子变成个丑八怪,长大后娶不到媳妇可怎么办哟~!”李春娇看见吴金凤,马上拉着她的手诉起苦来。

    锅灰?破相?吴金凤瞪大了眼睛。

    “我的儿呀~!哪个丧了良心的害了你啊?这可怎么办哪~?”李春娇已经六神无主了,来来去去就是那几句话。

    “好了,别嚎了!赶紧做点吃的。”周志刚从房里出来,嫌恶地瞪了李春娇一眼。这老娘们,出了事除了哭还是哭,没见他忙乎了一晚上,现在饿的前胸贴后背的?

    “呃?嗝~呃!”李春娇被周志刚一吼,一口气卡在了嗓子眼里,打起了嗝。

    “还不快点?”周志刚又瞪了李春娇一眼。要不是前晚刚出去和刘茉莉鬼混过,周志刚还有点心虚,冲着周家勤的事,周志刚非得上手揍李春娇一顿不可。

    想起几天前糊在李春娇脸上的那两个大巴掌,周志刚的手又有些蠢蠢欲动。这老娘们,他看她不顺眼已经很久了。

    李春娇见周志刚发火,不敢再拉着吴金凤说话,只好怏怏地去了厨房。周美美见周志刚的脸色不好,也很有眼色地跟进厨房帮李春娇去了。

    原地留下的吴金凤,小心翼翼地问:“大宝啊!家勤他真的破相了?医生怎么说的?”

    “医生说家勤受了点惊吓才会发烧,打了一针,这点烧不碍事。只是脸上的伤口有点麻烦,没有清理干净就糊上了锅灰,以后可能会破相。”周志刚耐心地和老娘解释了一遍。

    在周志刚的心里,不是没有怀疑过周家勤脸上的锅灰是吴金凤弄的,毕竟,小孩子顽皮摔一跤,摔破头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至于吴金凤,抠搜惯了,舍不得带孩子去医院,糊把锅灰也不是不可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