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下乡

    周园园一觉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厨房里传出浓郁的鱼丸香味,飘荡在空气中。

    咦?怎么还有鸡蛋羹的香味?一阵阵地在周园园鼻尖飘。

    “咕噜咕噜。”周园园的肚子唱起了空城计。

    睁开迷蒙的双眼,周园园看见了文梓青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鸡蛋羹,在她的鼻尖前晃来晃去。

    周园园清醒了过来,直接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没想到冰山也有这么幼稚的时候,拿鸡蛋羹引诱自己起床?偏不!

    周园园自以为是的白眼,在文梓青的眼里怎么看怎么像卖萌,怎么看怎么可爱。奇特的是,文梓青从周园园的眼神里看出了一丝小女人的妩媚。

    妩媚?一个六岁的小女孩,怎么会给自己这样的感觉?文梓青愣了愣。难道是自己的思想有问题?

    “咳咳咳。”两世都是恋爱小白的文梓青放下手里的碗,用拳头抵住嘴唇,不好意思地清了清喉咙。

    “梓青哥哥,我要吃鸡蛋羹。”周园园毫不客气地伸出小手,指着被文梓青放在矮凳上的那碗鸡蛋羹。

    “哦,好。”文梓青急忙端过碗,拿着勺子喂园园吃鸡蛋羹。

    香喷喷的鸡蛋羹到了嘴边,周园园觉得更饿了,下意识中张大嘴,把勺子里的鸡蛋羹吃进了嘴里。

    唔~!好香,好滑,真好吃!周园园幸福地眯起了双眼。

    周园园的皮肤很好,白嫩嫩的,看不到一丝毛孔。文梓青觉得周园园的皮肤就像手里的鸡蛋羹一样,应该又滑又嫩,好像伸手摸一摸,是不是真的这样?

    看着周园园眯着双眼魇足的神态,文梓青的眼中掠过一丝笑意。这样的周园园,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慵懒的小猫,娇娇的。

    周园园大口大口地吃着鸡蛋羹,心中被幸福塞到满满的。有妈的孩子像个宝,睁开眼睛就有热气腾腾的鸡蛋羹吃,这样的日子,真好!

    文梓青看着周园园红艳艳的小嘴一动一动的,心里闪过一个荒唐的念头:小丫头的嘴唇和脸庞,哪个地方更滑一些?

    这个念头一起,“咕咚”一声,文梓青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响亮的口水声让周园园笑眯了眼,周园园以为文梓青是被手里的鸡蛋羹给馋到了,一把夺过过文梓青手里的勺子,喂了一勺子的鸡蛋羹到文梓青的嘴里。

    周园园的笑声惊醒了文梓青,嘴里鸡蛋羹香滑的味道让文梓青的耳朵迅速变得通红。这个勺子是小丫头刚吃过的,他······他吃了小丫头的口水?

    还没等周园园吃完剩下的两口鸡蛋羹,文梓青像是屁股着火了一般,拿着碗就往房门外蹿。

    “哎~!哎~!”周园园扬着手里的空勺子,叫了几声,也没见文梓青回头。

    臭小子!莫名其妙!周园园嘟起了小嘴,无可奈何地把手里的勺子放在了凳子上,慢吞吞地穿起了衣服。

    嘶~!今天可真冷啊!周园园有点不想起床了。

    文梓青和厨房里的赵芸香打了声招呼,准备回赵家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昨晚到现在,他已经在周园园面前出过两次糗了。

    那个密室文梓青今天一早去看了一下,里面堆放了几十箱的金条和银锭,还有几大箱的珠宝和古画。愣是文梓青有着前世的经历和眼光,也不禁被这么大一笔财富晃花了眼。

    那些东西很明显是地主周富贵留下的,文梓青打算和赵庆山商量一下该怎么处理。毕竟,这么大一笔财富,如果就这么白白扔在那里有些浪费了。

    等文梓青满身热汗地出现在赵家沟时,赵庆山刚好关上院门,准备去大队部去一趟。

    昨天镇里来电话,说今天有工作组下乡到赵家沟调查情况,让赵家沟的村长和书记要呆在大队部,等待工作组的到来。

    赵庆山从供销社退休后,一直担任赵家沟的村书记,赵家沟大大小小的事,他都熟记在心。

    前些年,因为旱灾,村民们的日子苦啊!粮食不够吃,只好吃草根,吃树叶,大青山上的树木可算是遭了大难。

    这几年,村民日子比前些年过的好些,粮食虽然不多,好歹不会饿死人。在政府的提倡下,大青山实施了封山护林的措施。

    在赵庆山的带领下,大青山也村民们的觉悟也很高,守着大青山这么个“聚宝盆”,除了上山斩些枯枝和灌木回家烧火,愣是没有人去山上砍过一棵树。

    赵庆山到大队部不久,工作组就来了。带头的是三合镇武装部的干事乔爱国。

    说来也巧,这个乔爱国正是周志新的战友,去年刚从部队里退伍。乔爱国在部队的级别是连长,退伍后被安排在三合镇政府上班。“赵叔,麻烦你们了。”一见到赵庆山,乔爱国的脸上堆满了笑容,伸出双手和赵庆山握手。

    赵庆山和乔爱国的爸爸很熟,当年乔爱国去当兵,赵庆山还在中间出了力。再加上乔爱国又是周志新的战友,有着这几层关系在,乔爱国到了赵家沟,一点都没有摆领导的架子。

    赵家沟的村长赵有田对前几年的运动印象特别深,见到镇里来了四个干部,赵有田的心里慌的直打鼓,生怕是自己的工作没做好,受到领导的批评。

    这样一来,就算是乔爱国主动和赵有田握了手,赵有田脸上的笑容也是僵的。赵有田还是去镇上开村长大会的时候才见过这么多的干部,这些干部在开会时都是坐在主席台做报告的,赵有田不要说和他们握手,就连话也说不上半句。

    这一下子猛不丁面对面地近距离接触,让赵有田激动地腿肚子都直打哆嗦。

    “爱国啊!到底出了什么事啊?在电话里,我怎么听起来有重大情况呢?”赵庆山知道赵有田有些上不了大场面,见大家落了座后,就势开口问了起来。

    “庆山叔,是这样的。镇里前天接到一封群众的举报信,说赵家沟村里有人偷盗国家树木。”谈起正事,乔爱国的神色变得很严肃,说:“镇长让我们几个下乡来了解一下情况。庆山叔,我知道这几年赵家沟在您的带领下,村民们的觉悟都很高。但是,既然有人举报,我们都要核实清楚的。”

    乔爱国很会说话,既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又捧了一下赵庆山。

    有村民偷盗树木?嘶~!赵庆山和赵有田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