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调查

    这个年代,偷盗国家财产是大罪,如果碰上严打,判个枪毙也不是不可能的是。就连赵庆山和赵有田,作为赵家沟的书记和村长,如果村里出了个偷盗国家财产的贼,他们也会被这件事牵连。

    “举报信?不知······”赵庆山眼巴巴地望着乔爱国,正想问问自己能不能看一下那封举报信。

    还没说完,乔爱国就从随身携带的一个公文包里拿出一封揉的皱巴巴的信。

    信封上“镇政府领导亲启”几个大字虽然歪歪扭扭,难得的是没有一个错字,一看就知道举报人是个读过几年书的。

    乔爱国拿出信封就是让赵庆山看一下笔迹,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至于里面的举报信,在这件事没结束之前属于重要材料放在镇政府的档案室,乔爱国也不能随随便便地带在身上。

    仔细地辨认了一下信封上的笔迹,赵庆山的眉头皱了起来。在赵庆山的印象里,这几个字有点眼熟。可惜,赵庆山在记忆中把自己认识的人扒拉个遍,也没想起到底从哪儿见过这样的字迹。

    农村里,识字的人不多,赵家沟更加,因为地处山沟交通不便,赵家沟村民的日子比外面几个交通方便的村子过的艰难许多。

    赵家沟村子小,村里没有学校。赵家沟的孩子,上学要去离赵家沟二十多里地的大王庄。

    村民们肚子都刚刚填饱,巴不得自家大孩子带着小孩子,让自己可以松快一点,很多村民都不会送孩子上学,久而久之,赵家沟有文化的村民更少了。

    赵有田就是因为上过三年小学,才被村民们选出来当了村长。没办法,村长每年都要去镇上开会,传达一下领导指示什么的,大字不识一个的人还真不能干的下来。

    乔爱国没打算给赵庆山看信里面的内容,赵庆山也不会没眼色地去讨要。毕竟,乔爱国如果不是看在大家有交情的份上,说不定连信封都不会拿出来的。

    “庆山叔,镇委镇政府都很重视这件事,派我们几个下来了解情况。这封信没署名也没有地址,甚至不是通过邮局寄到镇里的,而是有人趁着天黑塞在了镇政府的门卫室。”乔爱国既然想想赵庆山卖个好,也不隐瞒信件的来路。因为这封出现的莫名其妙的举报信,镇委书记和镇长都大发雷霆,差点把看门的老铁头给开除了。

    如果塞进来的不是一封信而是一个炸弹,我们整个镇政府不是被人一锅端了?这是镇委书记骂老铁头时的原话。

    这个年代,都讲究提高警惕,老铁头这样一到晚上就打瞌睡的人,还真不适合当镇政府的门卫。不过谁让老铁头是镇长的岳父呢?镇委书记就算再生气,这点面子还是要给镇长留着。

    乔爱国还有些话没有说。举报信上,没有写明偷树的人是谁,却明晃晃地写着赵家沟书记赵庆山是包庇盗窃犯的“保护伞”,昨天和镇长一起研究了半天,乔爱国才把调查的第一站放在了赵家沟。

    说实话,赵庆山是老革命,又是战斗英雄,他的人品乔爱国和镇政府的领导们都信的过。但是,那封举报信上既然提到了赵庆山的名字,镇政府就要去了解情况,把泼在英雄头顶上的这盆污水给清理干净。

    在谈话的时候,乔爱国的视线一直放在了赵庆山身上,观察着赵庆山的一举一动。从听到有人偷树时的惊讶,到乔爱国拿举报信的信封出来的时候,乔爱国都特别注意了赵庆山的眼神。

    听到这些事,赵庆山的神色虽然不好,但是眼神却是一片清明,丝毫没有被举报人的慌乱和心虚。

    就凭这一点,乔爱国就可以断定,赵庆山对于有人偷树的事,一点都不知情。

    赵庆山不知道自己是乔爱国的重点怀疑对象,思忖了一会后,向乔爱国建议:“爱国啊!这件事要好好调查调查,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

    前些年再苦,赵家沟的村民们都没有上山砍过一棵树,这两年,大家的日子已经好了很多,更没可能会有人脑子不灵清。偷树的罪名不小,要冒着掉脑袋的风险。

    这个年代,批斗,贴大字报,都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有些人眼红别人,胡乱写封举报信,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乔爱国呵呵一笑,说:“庆山叔,既然你们在村里没有收到半点风声,这件事,看来是有人瞎胡闹,故意写举报信来让我们头疼。”

    “爱国,你放心吧!待会儿,我和有田就召开村民大会,把这件事给大家伙儿说一遍。偷盗国家财产是大罪,希望村民们能认识到错误,做到互相监督,共同进步。”赵庆山脑子一转,就想了个解决的办法。

    不管偷树的事是真是假,村民们都该好好地教育教育。万一真有哪个不开眼的小子犯浑,也好赶紧悬崖勒马。毕竟,人的命只有一条,真被抓了个现行的话,可不是闹着玩的。

    乔爱国点了点头,认同了赵庆山的做法。这件事,他们镇政府也很被动,如果是有人开玩笑报的虚假举报还好,如果真有偷树的事,整个镇领导班子都要担责任。

    乔爱国带着几个镇里来的干部走远了,赵有田才开口说话:“叔,怎么办?真通知村民们开大会吗?”

    赵庆山点了点头,说:“有田啊,通知下去,下午一点钟在晒谷场上开会,全村村民除了重病躺在床上动不了的,其他不管男女老少,除了十岁以下的娃娃,全部要到会,一个不到就扣十分公分。”

    偷树的事不管是真是假,赵庆山都会借着这个机会告诫一下村民们。有些事,一失足就是千古恨。赵庆山不想眼睁睁地看到自己本村的人被打靶子(枪毙)。

    赵有田忙乎着通知村民去了。赵庆山锁好大队部,打算回家。梓青那臭小子昨天跑出去一天也不见回,不知道是不是又去小未婚妻家蹲点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