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笑柄

    晒谷场上,不到一点就聚集了村里大部分的村民。

    听到村长赵有田通知开会,王碧云本来不想来,却被“一个人不出席扣十分公分”这句话吓到了。

    这些天,王碧云成了赵家沟村里最大的笑柄。不管是小媳妇还是大老爷们,只要一说起王碧云那天在老书记家院墙外对着个城里男人诉衷情,个个都是一脸的促狭。

    为了这件事,王碧云的男人古铁柱气的狠狠揍了她几顿。昨天晚上,两夫妻做那事的时候,古铁柱还一边做一边让王碧云说:是他厉害还是那城里人厉害?是他好还是那个城里人好?

    王碧云支支吾吾的说不上来。在王碧云心中,文玉伦就像那天上的明月一般,古铁柱这样的地底泥又怎么能和他相提并论?更何况王碧云和文玉龙之间纯属她自作多情,两人什么事都没有,拿什么来比较?

    古铁柱见自家婆娘那羞答答的模样,往日里有多喜欢,那天就有多愤恨。完事后,古铁柱从王碧云身上翻下来,顺手甩了女人几个耳光,一脚就把她踹下了床。

    同一张床上睡了这么些年的的女人心中想着另一个男人,这是他古铁柱的耻辱。

    王碧云缩在地上哭了一夜,古铁柱顾自呼呼大睡,根本不理王碧云的死活。到天亮的时候,王碧云的两个孩子看到了,才告诉了铁柱娘。

    铁柱娘把铁柱狠狠地骂了一顿,这夫妻俩过日子,讲究的就是各退一步。铁柱媳妇和那个城里人又没有奸~情,铁柱心中对媳妇有气,打过了骂过了也就算了,又怎能一直揪住不放?

    当着铁柱娘的面,古铁柱答应以后好好和王碧云过日子。那件事就算过去了。

    王碧云来到晒谷场的时候,头上包了块长围巾。今天的天气很好,太阳明晃晃的挂在天空,王碧云这副打扮,又让赵家沟的女人们添了不少谈资。

    王碧云放空了自己的脑子,尽量不让自己听到女人们的谈话。“风骚”“贱货”“倒贴也看不上眼”之类的字眼却一直往王碧云的耳朵里钻。

    王碧云脸上盯着两个大大的巴掌印,坐在凳子上,脊背挺的笔直。不管怎样,她都不后悔那天做的一切,玉伦哥终于知道了自己对他的情意,不是吗?

    临时用两张桌子拼凑成的主席台上,赵庆山和村民们说了一遍偷盗集体财产的严重性,末尾,赵庆山号召村民们提高警惕,不要放过一个坏人。

    这个年代,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思想也很高尚,一听到有人上大青山去偷砍树木,村民们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

    “老书记,放心吧!就算是没米下锅,这样的事,咱们村里都不会有人做的。”古大娘的大儿子何春生第一个站起来表决心。

    “是哩是哩!这种砍脑壳的事,咱们村里没人会去做。”老石头的婆娘也跟着说。

    “老书记,咱们赵家沟的人,质朴着呢!没有人会做这样的事!”玉兰嫂子用手捅了捅身旁的自家男人赵宝平,赵宝平也赶紧站起来表态。

    看见村民大会的效果不错,赵庆山满意地点了点头,让赵有田宣布散会。赵庆山开这个会的目的,是为了让大家警醒一点,不要行差踏错以至于后悔莫及。

    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了,赵庆山也不多说。

    散会后,古铁柱眉头紧锁地往家里走,就连身后的古大娘叫了他几声都没有听到。

    “铁柱,铁柱!”古大娘又叫了几声。前些天,铁柱娘病倒在了床上,古大娘去看过几次。这几天古大娘家里有事,没顾的上去铁柱家看一眼,不知道铁柱娘的病好一点没有?

    趁着开村民大会的机会,古大娘想问一问铁柱。这段日子里,苦了铁柱这孩子了,老娘病倒在床上,媳妇王碧云整天魂不守舍的,铁柱这孩子又是个犟的,只知道冲着老婆抡拳头。古大娘看着,心焦啊!

    “大姑。”古大娘喊的很大声,这下子,古铁柱听到了,急忙停住了脚步,转回身等着古大娘。

    “铁柱啊!你娘好一点没?你的火气不要太大,家和万事兴哪!”古大娘拉着古铁柱的手,劝说着。

    自从铁柱媳妇王碧云那天在赵庆山家院子门外高声嚷嚷着喜欢文玉伦,古铁柱的面子算是在赵家沟里丢了个一干二净。这些天古铁柱只要出门,收获的就是村民们满满的同情目光。

    赵家沟民风淳朴,几十年都没有出过王碧云这样的人。没有结婚前就追着男人跑,结了婚生了孩子还念念不忘,把女人的脸面都扒拉下来当鞋底踩了。

    王碧云事件,影响的不仅仅是王碧云一个人,就连王碧云娘家侄女,出门也被人取笑,有些过分的婆娘,甚至会说“侄女会不会像姑姑?”之类的恶意猜测。王碧云的嫂子恨死王碧云了,跑到古铁柱家大骂,让王碧云以后不要再回娘家,他们王家没有这么不要脸的姑奶奶。

    为了这件事,古铁柱狠狠揍了王碧云几顿。有一次王碧云被打的差点起不来床。家里母亲病倒在床,媳妇又是个不着调的,古大娘这是劝说古铁柱把王碧云的事情放一放,夫妻俩齐心协力把古大娘的病治好再说。

    “大姑,我知道,我······我只是咽不下这口气啊!”古铁柱对着古大娘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王碧云嫁到古家七年了,古铁柱自认从来没有对不起她,家里穷,就算有一碗饭,古铁柱都会分给王碧云半碗,自己和老娘吃半碗。

    可是,王碧云那个人的心可真硬哪~!嫁给他这么些年,心里想着另外一个男人。如果那个男人是真心喜欢王碧云的,古铁柱也没话可说。可是,那个男人根本不认识她王碧云,王碧云却腆着脸凑上去,这不是把他古铁柱当成活王八了?

    一想起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古铁柱心里的怒火就收也收不住。这样的婆娘,不揍几顿就太让他憋气了。

    “铁柱啊~!听大姑的劝,好好过日子,要不然,星星和小芳怎么办?”古大娘拿古铁柱的一对儿女出来劝说他,孩子还小,要是古铁柱铁了心和王碧云离婚,没妈的孩子太可怜了。

    “嗯。”古铁柱想起自家两个可爱的孩子,总算是点了点头。确实,日子还要过下去,老是揪着王碧云的错处不放,他的心里不舒坦,他妈的心里更不舒坦。古铁柱明白,他妈的病一大半是被王碧云气的,只有让他妈宽宽心,多吃点好的补补身子,这病才能好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