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往事

    “老大,你可不要犯浑啊!作风有问题,什么都完了。”周春平见周志刚脸色阴郁,急忙劝说着:“你是咱老周家的长子,你好了,咱老周家才能好啊!”

    这些天来,周春平一直暗中注意周志刚,见周志刚晚上乖乖的呆在家里,不像是和那个女知青打的火热的样子,才下定决心和儿子摊牌。

    周春平自己也是从年轻时代过来的,男女之间的感情如果太热烈,旁边的人越劝越听不进去。当年他看上吴金凤的时候就是这样,爷爷越劝,他越要拧着性子娶吴金凤进门。

    这个年代,作风有问题的人会被大家唾弃。周志刚和刘茉莉的事如果暴露了,连村会计也当不成。

    “爹,我错了。”周志刚看周春平这架势,知道刘茉莉的事瞒不过去了,忙认错宽一下周春平的心。

    刘茉莉再怎么像芸香,也不是她。周志刚想。

    周春平见周志刚满脸的黯淡,心里满不是滋味。照周春平说,当年的事也不能单单怪周志刚,如果赵芸香没有跑到供销社门口晃悠,志刚怎么会认错人?如果赵芸香不是非要嫁到周家来,志刚又怎会对她念念不忘?这个女人,毁了他老周家的长子啊!

    如果周园园知道周春平心底这么奇葩的想法,肯定会撸起袖子先揍周春平个满脸开花。赵芸香什么都没做,就招了周春平的恨,周春平不去怪周志刚不争气单相思,反倒把这一切怪到了赵芸香头上。赵芸香不是天大的冤枉吗?

    周春平“滋啦滋啦”地又抽了一会儿烟,终于打定了主意。那天贵人可是说了,叫他快点解决当年那个孩子。周春平虽然不明白怎么一回事,当年把孩子托付给他的人可是说了,让他好好把孩子养大,到时候会有人找上门,给天大的富贵他们家。

    这些年来,想要富贵的信念一直支撑着周春平,才会对孩子那么好。可如今,贵人说不要孩子就不要了?周春平有些茫然。

    要不是有“花格子围巾,屁股上的黑痣”这两句千真万确的暗语,周春平还真怀疑来人是假冒的。不过,不管怎么样,贵人临走前给他的这叠钱可是真的呢!

    贵人说了,让周春平尽快解决掉当年那个孩子,早一天解决,贵人就给多一百块钱。如果在明年内把这件事办成,他周春平不是平白多了上万块钱?嘶~!周春平倒吸了一口凉气,被自己脑子里描述的美好“钱景”给惊呆了。

    “爸?爸~?”周志刚见周春平楞了神,赶忙叫了几句。这三更半夜的,他困了,老爹早点说完事,他好睡觉呢!

    “老大啊~!爹和你说件事。”周春平心一狠,决定把周志刚拉到自己的阵线。当年那孩子已经长大了,长的高大英俊又有出息,他周春平老了,脑子没人家好使,力气也没人家大,凭什么解决掉人家?

    老大就不同了。老大脑子聪明,又正当壮年,心中对那人有怨,有老大帮手,这件事就没这么棘手。

    此时,夜已经静了。周春平今晚要和周志刚商量事,把吴金凤打发到周志刚家和儿媳李春娇睡。周家的东西厢房,除了周春平的房间亮着,其它都漆黑一片。

    周园园躺在床上,身体里的气缓缓地自动运行着。风刮过梧桐树叶的沙沙声,后院老母鸡的呼噜声,墙洞里老鼠磨牙的咯吱声······妈妈赵芸香恬静的睡姿,东厢房奶奶吴金凤睡着后咬牙切齿的狰狞······这一切,又渐渐地浮现在了周园园的脑海里。

    这么晚了爷爷和大伯还没睡?

    “看”到周春平和周志刚一副促膝长谈的架势,周园园觉得很奇怪。

    周春平退休后,最讲究的就是养身之道。每天晚上九点前睡觉,对周春平来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老大,爸跟你说个秘密。”周春平一脸严肃地盯着周志刚,让周志刚的神色也不由得凝重万分。

    “你三弟不是我和你妈的孩子。”周春平一句话,像是一个闷雷般敲在周志刚和周园园的头上。不同的是,周志刚晕乎乎地想:三弟怎么不是爸和妈的孩子?难道三弟是爸和外面的女人生的?

    而周园园则是恍然大悟。怪不得两辈子加起来他们一家人都不受周春平夫妻俩待见,原来她爸是外面捡来的?不是亲骨肉和亲骨肉之间,果然是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吗?

    “老大啊!爸告诉你这件事,你要放在肚子里,谁也不要说。”周春平怕周志刚不知道轻重说漏了嘴,赶紧加了一句:“就连春娇也不能说。”

    “嗯,我知道。”周志刚点了点头,思绪还沉浸在周春平在外面有女人的误解中。他爸有这个癖好,怪不得他也会到外面找女人,原来根源是在他爸这儿呢!

    “当年在大兴市,我在路上遇见个人,抱着志新,让我和你妈收养一段时间。刚好那时你三弟没了,我和你妈就当作为你三弟积福,收养了志新。”周春平语速很慢,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着。当着周志刚的面,周春平没好意思说实话。当年的他,埋完死去的三儿子后,在路上遇见了一个抱着婴儿的中年人。

    中年人有些狼狈,一只胳膊耷拉着,衣服上血迹斑斑。另一只手却紧紧地护住怀里的孩子,满脸的紧张和悲愤。

    周春平那时还年轻,还有着一腔的热血,见中年人如此狼狈,就问他需不需要帮忙。

    中年人和周春平聊了几句话,犹豫了几秒钟,果断地把怀里的孩子塞进了周春平的怀抱。

    周春平三儿子刚死,看见小小的婴儿心都是软的,被那中年人拿话激着,又被他手上一大叠的钱晃昏了头,把周志新抱回了家。

    周春平脸皮虽然厚,也没好意思当着儿子的面承认他抱回周志新的大部分原因是贪财,挖空心思才想了个替儿子“积福”这个好借口。

    中年人走前,留下了当暗语的两句话。告诉周春平,不管谁来打探孩子的下落,没有说出暗语的人一律不可信。

    周春平把孩子抱回家后,和吴金凤说了这件离奇的事,并且向吴金凤显摆了那中年人给的几百块钱。吴金凤气的大哭,骂周春平昏了头,一个身上溅满了血迹的人也敢去招惹,是不是嫌弃周家一家子人的命太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