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脱臼

    周志刚对吴金凤的性格了解的很透彻,周家几个孩子,吴金凤最疼周志美,接着是周志强,再接着才轮到他周志刚。当初周志美出嫁,吴金凤为了给周志美弄多点嫁妆,可没少去几个儿子家里搜刮。

    王小强手里一空,就见王喜转到了大嫂李春娇手里。李春娇是个会哄孩子的,抱着王喜一边哄着,一边离开了吵闹的后院。王喜离开了嘈杂的环境,被李春娇哄着,抽抽噎噎地哭了几声,也就停止了嚎叫。

    王小强算是放下了心,赶紧走上前几步,伸手去拽周志美被钢丝弦夹住的脚。周志强和周志强有眼色地帮忙扶住周志美的身子,让她保持平衡,不会摔跤。

    一番人仰马翻之后,周志美的脚终于从钢丝弦里弄了出来。这时,周志美的脚裸已经肿了起来。

    “哎哟,哎哟。”周志美痛的直哼哼。

    隔着老远,周园园瞄了一眼周志美的脚,可以断定是脚裸关节脱臼了。

    不过这也是周志美自找的不是?要不是她心黑去踢赵芸香的自行车,也不会变成这样的下场了。

    周园园心里暗笑,脸上却半点不显。唔,文梓青的冰块脸原来还可以这样用。

    不期然的,周园园想起了昨天回了青山市的文梓青。文梓青接到青山市的电话,说家里有事,让他赶紧回去一趟。临走时,文梓青特地跑到周家村和周园园交代了自己的去向。

    周园园还被文梓青弄的莫名其妙,论亲疏远近,文梓青都应该和哥哥周家胜交代去向才是,怎么和她这个“朋友的妹妹”表现的这么亲近啊?

    周园园只是小小纠结了一下就把这个问题放在了一边。周家密室里的东西,前些天文梓青已经运到赵家沟去了。整个过程中,周园园都有帮忙。谁让外公说了,暂时不能给妈妈赵芸香知道呢!不告诉赵芸香,也就不能告诉周家胜,毕竟,周家胜是个孩子,知道的事情多了,说漏嘴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周园园没有想过,她自己也是个孩子,为什么文梓青一点都不避忌她呢?

    文梓青这段时间里,经常会有园园是个大姑娘的错觉。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精神出了问题,打算回青山市找个医生看看。要不然,文梓青也不会被青山市的一个电话给叫走了。

    周园园和文梓青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把那些箱子搬上了停在周家门外的小货车上。从那天开始,周园园才知道文梓青竟然还会开车。

    和文梓青比起来,她这个重生人士显得一无是处。周园园怨念很深。

    前世周园园听过一句话,叫什么四铁: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分过赃,一起嫖过那啥。她和文梓青,不就是一起做了“贼”了吗?或许文梓青是因为这件事,才和自己显得特别亲厚。

    心大的周园园这样想。

    “你这两个丧了天良的丧门星,志美都这样了,你们俩还吃的下饭?”周园园一边吃饭,脑子里正想着文梓青觉得乐呵,吴金凤赤红着双眼闯进了赵芸香家厨房。

    吴金凤他们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周志美弄到了东厢房,周志美一直喊痛,吴金凤一看周志美的脚腕已经肿的老高,正准备送周志美去医院看看,才想起赵芸香这个“罪魁祸首”。

    周家胜上午跟着赵芸香去了三合镇,被赵国辉留住了,今天中午只有赵芸香母女俩在家。

    吴金凤冲进来的时候,赵芸香和周园园正吞下嘴里的最后一口饭,见吴金凤这么急吼吼的样子,两母女都没搭腔。周园园是懒的理疯狗一样的吴金凤,赵芸香则是不满吴金凤骂她连园园也一块儿骂了。

    谁不知道吴金凤是个不讲理的主?这个时候和她讲道理能讲的通才怪。无视才是最好的方法。

    吴金凤见赵芸香没有理会她,冲上前两步,想把赵芸香家的饭桌给掀了。

    饭桌上,一个装菜的大海碗里已经成了空空的,碗底却油汪汪的,仿佛向吴金凤宣告着着赵芸香母女俩今天中午的伙食很不错。油汪汪的碗底刺痛了吴金凤的眼,也刺痛了她的心。她和老大老二他们在院子里忙乎志美的事,老三家的竟然在厨房里吃好东西?

    趁着吴金凤愣神的空档,赵芸香收拾好自己和园园的饭碗,顺手把那只空的菜碗也给摞在一起,站起身走到灶台边,就着锅里炒完菜后温着的热水,洗起碗来。

    吴金凤见饭桌上空空如也,就算她掀了桌子也没什么可以打烂的,反而白费力气。

    吴金凤气的鼻孔里直往外喷气,一个健步冲到赵芸香身边,拉着赵芸香的一只胳膊,骂道:“赵芸香,老娘跟你说话呢!你这个没教养的,眼里还有长辈吗?”

    “咦?婆婆刚才和我说话吗?我怎么没听到叫我名字?”赵芸香甩了甩手,顺手甩开了吴金凤的那只“鹰爪”。有些人,你当她亲人的时候,一句寒心的话或者一个突兀的举动,都能被伤到心,不当她是亲人的时候,不管她怎么作,心里都能做到平静无波。

    赵芸香就是这样,以前一直看在周志新的份上对吴金凤诸多容忍,自从上次写信和周志新挑明他们娘儿三个在周家这些年的处境后,赵芸香心中放下了以前的条条框框。

    写信之前,赵芸香就想好了,以后在周家,对她好的人她才会对人家好,再有什么过分的要求或者打骂,她不会忍气吞声。如果周志新认为她做的不对,那么,她赵芸香就带着孩子自己过算了。反正这些年来,靠着她赵芸香自己的双手,也没把自己和孩子们饿死。

    “老娘跑到你家来,不和你说话难道和鬼说?”吴金凤气怒交加,反了天了,赵芸香竟然对她这样的态度?不是应该慌慌张张地去看看志美怎么样了吗?

    “奶奶,我还以为您找丧门星说话呢!妈妈。丧门星是什么?是奶奶说的那个鬼吗?”周园园清脆的声音让吴金凤愣住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