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机会

    时间倒回到昨天下午。

    吴金凤对上赵芸香吃了鳖,心里憋屈的不得了。

    周志美被送到三合镇人民医院的时候,脚裸已经肿的老高。吴金凤不想替周志美出医药费,借口上厕所,溜掉了。

    上完厕所后,吴金凤不想回去被老头子骂,一个人在医院里瞎逛,走到了一间办公室旁,恰巧听到里面两个护士在说话。

    “丽芳,听说供销社这些天卖的鱼丸可火了,吃过的人都说好,你能不能帮我去要个人情买十斤,后天我爸生日,家里要请客呢!”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护士说。

    “小桔姐,不行的,我姐说了,供销社的事,我们老徐家的人都不准去指手画脚的,万一我姐夫生气了,可不是好玩的。”被叫做丽芳的护士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正是赵国辉的小姨子。

    “丽芳,你姐夫是供销社主任,你去帮我买多几斤鱼丸又怎么了?我又不是不给钱。”戴眼镜的护士有点不高兴。要不是大家都说鱼丸好吃,供销社又天天不够卖,她也不会找徐丽芳帮忙啊!老爹的生日宴上有一道鱼丸做的菜,代表的不仅仅是口吃的,而是她吴小桔的能耐啊!

    “真的不好意思,小桔姐。”徐丽芳虽然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却还是坚定地拒绝了。

    没办法,徐家老爹太会作死,每次都要姐夫赵国辉出面帮忙摆平。时间一久,徐家人在赵国辉面前不要说面子,连里子都没有了。自己家的事还求不过来呢!为了买几斤鱼丸去求姐夫,她姐肯定会骂她的。

    “哎~!丽芳,听说供销社的鱼丸是你姐的大姑子做的?你看看能不能直接去她那里匀几斤给我,再怎么说你们是亲戚,总比我这个不认识的人去求她好啊!”小桔见丽芳不愿意去供销社走后门,急忙想了个主意。

    “这·······”徐丽芳有些犹豫。吴小桔是人民医院的老员工,听说下个月老护士长退休了,吴小桔升护士长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她这个今年卫校毕业刚来工作的小护士,迟早在人家手底下讨生活。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如果自己不肯帮忙,吴小桔不知道会不会恨上自己?

    “丽芳,求你了,只要你帮我办成这件事,我认你当一辈子的好姐妹。”吴小桔见徐丽芳的神色间有些松动,急忙再说了句好话。

    “好吧,小桔,明天我问问芸香姐,如果可以,后天上午帮你把货带过来。”徐丽芳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徐丽芳认识赵芸香,知道赵芸香的性格比较绵软也比较好说话,她去求一求,说不定这事能成。

    “喂,你是哪位病人的亲属?这里是检验室,你怎么站在这儿?”吴小桔说定事后,心情一松,抬起头就看见在办公室门口探头探脑的吴金凤。

    别看吴小桔对着徐丽芳这么好说话,对于那些乡下到镇上看病的农民,她的态度才没多好。

    “不好意思,我找人,找错地儿了。”吴金凤急忙退了出去,心底却在狂跳。

    供销社主任?芸香姐?徐家徐丽琴?鱼丸?

    从这些字眼里,吴金凤听出了一些不寻常的信息。

    供销社在卖的鱼丸是赵芸香做的?吴金凤想起天天一大早从赵芸香家厨房里传过来的鱼丸香气,想起赵芸香每天上午往外送的几大袋东西,心里模模糊糊有了一个猜测。

    徐丽琴要找赵芸香私底下买鱼丸?这个年代,私底下的买卖可是禁止的呀!赵芸香做了鱼丸往外卖,这妥妥是个“投机倒把”的典型啊!

    赵芸香这样做,是想把他们周家一大家子拖下水吗?

    不行!不能让那个女**害了他们老周家。她要先下手为强,把这个祸害给举报了。

    这些年,儿子举报父亲“革命意志不坚定”,女儿举报母亲“政治立场有问题”这样的事层出不穷,就连吴金凤都知道,如果父母犯了错,儿女去举报后和“坏分子”划清界限,就不会被追究。

    只不过那些被举报的人就惨了,妥妥的一个“坏分子”“****的帽子被扣上,三不五时被人民群众拉出去游街,批斗,谁都能往他(她)身上吐口水,谁都能在他(她)身上踩几脚。

    一想起高傲的赵芸香会被批斗,吴金凤整个人都兴奋地发抖。该!赵芸香这娘们这段时间仗着有个英雄老爹,在周家不敬老人也不听话,她吴金凤不趁这个机会整治整治她,她的吴字以后倒过来写。

    吴金凤捏紧了拳头,转身往三合镇政府走去。

    这个年代,不管什么稀奇的吃食,自家做了只能自家吃或者送给亲朋好友,绝对不允许拿到外面卖钱。除了国家允许的农产品集市,自家种的粮食鸡蛋允许“交换”,其它东西只要沾上了低买高卖的边,一个“投机倒把”的帽子扣下来,是要被挂上木牌子游街批斗的。

    乔爱国只觉得自己的脚有千斤重,面对着一脸热情的吴金凤,乔爱国恨不得在她那张老脸上甩几个大耳光。

    乔爱国去年刚专业时,就听自家老爹说起过赵芸香,说她在婆家的日子不好过。乔爱国原本以为,赵芸香是因为周志新不在家,一个女人拉扯两个孩子,日子过的艰苦了些。不过,哪个军嫂的日子不是这样过来的?就连他的妻子马红梅,他不在家的时候,都是马红梅忙里忙外地挑起整个家。

    见到吴金凤后,乔爱国才懂了乔老爹话里的意思。可不是吗?摊上吴金凤这么个恶婆婆,赵芸香的日子能好过才奇怪!

    不过,乔爱国既然已经来了,又不能什么都不做,就这么收队回去。

    无视在一旁献殷勤的吴金凤,乔爱国一脸的寒气,带着几个公安,慢吞吞地往后院走。

    厨房里,赵芸香和秋菊婶被突然出现的乔爱国一行人吓了一跳。

    秋菊婶一手抓着条鱼,另一只刮鱼鳞的手就这么定格了。

    农村里,不管有没有做坏事,见到穿着一身警服的公安都有敬畏的心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