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三哥

    原来是乔家三小子啊!赵芸香恍然大悟。

    收购站的老乔和赵庆山的关系不错,两个老头退休后还经常会在一起喝喝小酒。两家的小孩从小认识,一起玩也一起打过架。赵芸香就记得自己的弟弟赵国辉小时候经常把乔小三打的哇哇大哭。

    赵芸香长大些后,赵庆山回了赵家沟,两家的来往才少了。

    乔爱国和小时候大不一样,小时候的乔爱国瘦瘦小小的,猛不丁变成个一米八几的魁梧大汉站在赵芸香面前,赵芸香还真没认出来。

    吴金凤站在东厢房的走廊上,掂着脚尖看着这边,等了一会儿没听到预想中的哭声和叫骂声,不由得往后院方向走了几步又走了几步,最后站在了通往后院的门边上,等着看赵芸香的笑话。

    “乔三哥到这儿来,可是有什么贵干?”赵芸香见是熟人,也没多在意,手上继续忙碌地替鱼剔骨取肉,嘴里问道。

    “芸香妹子,你婆婆举报你投机倒把,我是为这件事来的。”乔爱国很不好意思,但还是把自己的来意交代清楚了。开玩笑,一大早的带着一堆公安跑人家家里晃悠,就算他说没事也没人会相信啊!

    “什么?”

    “什么?”

    一男一女两个声音同时惊诧地响了起来。

    女的这个声音是赵芸香的,她没想到吴金凤竟然这么狠心,去镇上举报她投机倒把?吴金凤是想毁了她和她的家吗?

    赵芸香很清楚,如果她被扣上了“投机倒把”的帽子,影响的可不止她自己一个人。作为丈夫的周志新,首先就在部队里呆不下去了。老婆觉悟不高,老公怎么能继续留在部队当军官?绝对回家种田的下场。

    再接着,受影响的就是赵芸香的两个儿女,在这个年代,家里有人是“坏人”,他(她)的子女是被人歧视的,不管是读书还是工作,都没有坏人子女的份。

    乔爱国和赵芸香听到男的那个声音很耳熟,抬头一看,站在门外吴金凤身后满面风霜的男人,不是周志新又是哪个?

    “志新。”赵芸香喃喃地叫了一声,声音很轻,轻的只有她自己才听的到。

    十米开外的周志新却像是听到了一般,眼神灼灼地盯着赵芸香。他的妻子,他心爱的人,比他上次走的时候瘦了,也憔悴了些。也难怪,摊上了这么个婆家,芸香带着两个孩子,在家里的日子肯定不好过吧?

    吴金凤看院子里几个人全部盯着自己的身后,转回头一看,三儿子周志新正站在她身后,看着她的眼里满是悲伤,怎么也遮掩不住。

    “老三?你怎么回来了?”吴金凤脱口而出这句话后,才发现自己的语气中带着一些心虚。

    是的,吴金凤心虚了。

    从小到大,周志新都是个懂事又孝顺的。有什么好吃的,第一时间送给周春平夫妻俩享用,赚到钱,第一时间想到的也是周春平夫妇。

    为了周志新孝敬的钱和东西,往年周志新回家探亲,吴金凤都会摆出一副慈母的面孔,对赵芸香和周志新的两个孩子“关爱”有加。

    没想到今天刚叫了公安来抓赵芸香,就被周志新给撞上了。这么一来,倒不知道该怎么在周志新面前把这件事给圆过去?吴金凤暗自打着主意。

    周志新满腔回到家的欢喜在听到乔爱国说吴金凤举报赵芸香这句话后全部化成了悲伤。他真的不明白,这么多年来,不管他做的再好,不管他多有出息,从没有在吴金凤脸上看到一丝对自己的关爱。小时候,周志新每天吃不饱饭,却看见吴金凤偷偷塞白面馒头给大哥二哥吃。

    “妈,您是我的亲妈吗?有您这么坑儿子和儿媳妇的亲妈吗?”周志新在心里呐喊,他的脑子里一片“轰轰”声作响,也不知道自己这句话到底有没有说出口。

    “老三,你个丧良心的,为了一个女人,你还想不认亲娘不成?”吴金凤眼睛一瞪,狠狠地骂道。

    原来,这句话我真的问出口了?而不是在心里说说?周志新觉得心里一阵轻松,这句话他藏在心里好多年了,今天终于问出了口。从小到大,周志新经常怀疑自己不是吴金凤的孩子,要不然,他妈怎么这么偏心?看到他像是看到苍蝇蚊子一样厌恶,一转头对着大哥二哥却满脸的慈爱。

    周志新一个多月前接到赵芸香和赵国辉他们的信后,这个念头就一直盘旋在他脑中。没道理同一个爹妈生的孩子,得到的待遇却是天差地别。不仅是他,就连他的妻子孩子,也不被家里的老人待见?园园被二哥家孩子推进池塘,家里的父母没有一个人出来说一句公道话?

    芸香和小舅子他们的信里说一千道一万,都不及眼前这个场景给他的震撼大。他的妻子儿女,他不在家的时候,父母就是这样替他“照顾”的呀?这些年来,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芸香和孩子们受了多少的苦?受了多大的罪啊?

    他不是个好丈夫,也不是个好父亲,他没有为芸香和孩子们遮风避雨,他的亲人在肆意地伤害善良的芸香。举报?吴金凤竟然用这样的手段来打压芸香,这是一个亲妈亲奶奶亲婆婆能做出来的事吗?

    农村里,一个家族里的人讲究的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家里人做错了事,帮着遮掩还来不及,又有谁会主动往外捅?

    周志新思潮翻滚,偏偏为了孝道不能出声指责自己的母亲,一时间,他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架在了火堆上烤,又像是被浸入了冰水之中······

    看到周志新的瞬间,赵芸香的眼里流出了委屈的泪水,她张了张嘴,想说一句“你回来了?”,喉咙里却像是有一块硬块堵住一般,发不出半点声音。

    周志新看了一眼流泪的赵芸香,心里很心痛,他的芸香,一直是开朗而又坚强的,从认识她到现在,周志新还是第一次看到赵芸香在他面前流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