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误会

    赵芸香给周志新的印象一直是乐观而又坚强的。从认识到现在,不管多苦,不管多累,赵芸香都不会抱怨一声。如果今天不是委屈到了极点,想必芸香不会哭。

    周志新想到这里,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一只大手攥住了一般,一抽一抽地疼。他很想上前去,把妻子搂在怀里安慰安慰。但是,很显然,此时并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

    一时间,现场一片寂静。

    周志新站了半分钟,又像是站了很久很久,他没有理会吴金凤那句指责他丧了良心的谩骂,擦过吴金凤的肩膀走进了后院,一步一步,坚定地走到乔爱国身前,认真地说:“爱国,你知道你嫂子的为人,我想这其中应该有什么误会,我相信我的妻子不会做坏事,她不是那样的人。”

    赵芸香听到周志新的话,眼泪扑簌簌流的更急了。她的心里却不像刚才那样委屈,而是充满了欢喜。志新他,相信自己呢!

    “误会?误会什么?没见到赵芸香厨房里满满几袋子的鱼吗?这么多东西她不拿出去卖自己吃的完?白眼狼,做了这么些天好吃的也不知道孝敬老人。”吴金凤不干了,好不容易叫来了公安,眼见着赵芸香就要被抓走了,志新来这么一出,不是让她前功尽弃?

    “老太太,事情没有调查清楚前请不要随意插话。我们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乔爱国还没有开口,一个叫小张的公安听不下去了,赶紧出来说了几句公道话。

    在这里站了十来分钟,小张已经基本理清楚了在场几个人之间的关系。小张活了二十来岁,还没见过哪一家的婆婆为了拿捏儿媳妇,把屎盆子往儿媳妇头上扣的。这个老太太,是个狠人啊!

    吴金凤看见小张一身威风凛凛的公安制服,想反驳的话只好吞进了肚子里。对于官面上的人,吴金凤还是存在着一定的敬畏。

    秋菊婶子懵了一会,此时才回过神来,指着吴金凤问:“春平家的,你真的去镇上告芸香的状了?你的良心呢?被狗吃了?”

    “孙秋菊,我老周家的事,要你一个外姓人多什么嘴?识相的赶紧回你家,要不然,我让公安把你一起抓走。”吴金凤斜着眼白了秋菊婶一眼。反正今天已经撕破脸了,吴金凤不管怎么都要让赵芸香倒霉。

    真是的,要不是怕孙秋菊家儿子找她拼命,她昨天就把孙秋菊一起捎带了,让孙秋菊这个泼妇尝尝坐牢的滋味。

    “春平家的,你好狠的心啊!前些天生产队分粮食,你腆着脸要搬光芸香一年到头辛辛苦苦赚回来的口粮。芸香自己点吃食,你又往她头上扣屎盆子,你······你可真是让秋菊我大开了眼界,这世上还有你这样的婆婆?”秋菊婶气的扬起了大嗓门。她算是看出来了,今天这些公安是吴金凤招来的,为的就是抓走芸香呢!

    当着周志新的面,秋菊婶决定不给吴金凤留面子,把她想强抢赵芸香口粮的事说出来,这些事,凭着芸香的人品,肯定不会和老公说自家婆婆的不是,白白便宜了吴金凤这个做了恶人还要装好人的狗东西。

    志新娃子知道自家老娘这么狠,也会对芸香多心疼一些。秋菊婶肚子里的算盘也是打的啪啦响。不过,她可不是为自己谋利益,她为的是可怜的赵芸香。

    “哼!我是大义灭亲,思想品德高尚哩!谁让这个女人一天到晚不干正事,光想着歪门邪道。”吴金凤狠狠地斜了赵芸香一眼。就算老三回来了又怎么样?就算老三看到了又怎样?她是当妈的,老三难道还敢为了赵芸香的事恨上自己不成?

    “歪门邪道?为人民服务是歪门邪道?公安叔叔,我奶奶诋毁我妈妈为人民服务的事实,你们该把她抓走。”一个脆生生的声音打断了吴金凤的自吹自擂,不是周园园又是哪个?

    “园园,到妈妈身边来。”赵芸香有些着急。她怕自家婆婆恼羞成怒,把园园给打了。至于周志新,赵芸香不敢保证他会拦着吴金凤打女儿。

    果然,周园园的话声刚落,吴金凤就抬起胳膊,想甩周园园一个耳光。

    吴金凤嘴里骂骂咧咧:“小九你个死丫头,人没桌角高,你知道什么是为人民服务?还说你奶我诋······诋毁?找死啊!”

    吴金凤也是气急了,没想起周园园只是个孩子,就算站出来说几句不利于她的话,众人也不一定当真。

    吴金凤的这一巴掌含恨而挥,带起一阵风声。周志新眼睛一缩,赶紧横过身子挡在了周园园身前,吴金凤原本要拍在周园园脸上的巴掌结结实实地拍上了周志新的腰侧。

    “啪”的一声脆响,可以想象到吴金凤用了多大的力气。在场的几个人都愣住了。

    挨了一巴掌的周志新,愣是他的肌肉坚硬如铁,也感觉到被吴金凤巴掌拍上的那个地方,一阵火辣辣的痛。嘶~!如果妈这一巴掌打上了园园的脸,园园的小脸蛋还能见人吗?

    想起周园园顶着半边小脸红肿或者青紫的模样,周志新禁不住打了个寒战。

    “园园!”赵芸香还没等吴金凤的巴掌落下,整个人就冲了过来,不过被周志新抢先了一步,只来得及伸手扯过周园园小小的胳膊。

    赵芸香扯过周园园的身子,一转身护在了自己的怀里,看她这保护女儿的架势,像是做了好多遍一般,熟练的一点都不用思索。

    周志新看在眼里,鼻子一酸,差点落下泪来。

    乔爱国带着几个公安一直静悄悄地呆在一边,见吴金凤出手打周园园,乔爱国赶紧喝斥了一声:“不准动手打人。”

    “我······我就是教训一下自家孙女。”对于乔爱国的喝斥,吴金凤还是有点怕的,急忙为自己辩解了一句。

    在农村里,长辈管教小辈,是一件天公地道的事。要不是看在乔爱国的身份自己惹不起的份上,吴金凤很想骂一句“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