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护住

    都是赵芸香这个死贱~人!巴掌还没拍上小九,她做这副模样给谁看?做奶奶的教训一下自家的小辈,有什么错?

    吴金凤越想越气,狠狠地冲着赵芸香飞了几把眼刀子。一转眼,吴金凤又想起赵芸香马上就要去尝尝监狱的滋味了,心情才舒畅一些。

    “小朋友,你刚才说什么?能不能给叔叔再说一遍?”乔爱国蹲下身子,看着周园园,和颜悦色地问道。

    “叔叔,我奶奶说错了,我妈妈是为人民服务,不是走歪门邪道。”周园园看着乔爱国的脸认真地说。

    其实,周园园的心里有些可惜,刚才她说的那些话,是故意挤兑吴金凤的,目的就是让吴金凤暴怒伸手打她。连位置周园园都算好了,吴金凤打她的时候,妈妈赵芸香肯定来不及帮忙。要不然,凭着周园园的身手,躲开吴金凤的巴掌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只要吴金凤当着众人的面打了周园园,周园园就有办法让爸爸周志新相信,在周家,她和妈妈哥哥们每天生活在吴金凤的虐待之下,到时候,就算吴金凤怎么反对,周志新都会让赵芸香去随军。

    不过,周志新能出手护着周园园,周园园表示很高兴。就冲着周志新这次毫不犹豫的护着她,周园园决定,她就给周志新一个机会,只要周志新以后不犯傻,周园园不会劝妈妈离开他了。

    “哟!小姑娘懂的挺多,还知道为人民服务啊?”乔爱国乐了。说实话,看着一个六岁的小女孩一本正经地说出为人民服务的话,还真有点稀奇,这个年纪的小姑娘,不是都在为一颗糖一朵头花较劲吗?还能懂得为人民服务的意思?

    “叔叔,我外公说的,我们是新华夏的好儿童,要时时刻刻准备为人民服务。”周园园没办法,只好扯出外公赵庆山这面大旗为自己的早慧做辩护。

    嗯,确实,庆山叔是革命英雄,对自家孩子早早**国教育也很正常。乔爱国释然了。

    “那你说说你妈妈是怎么为人民服务的?”乔爱国想,芸香妹子的女儿这么聪明,肯定会为芸香妹子找个合理的理由。借着小孩子的话让一起来到几个公安同志们知道芸香妹子并没有犯罪,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叔叔,我妈妈做鱼丸送去食品公司,为于源县人民的菜篮子做贡献。”周园园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地对乔爱国说:“叔叔,我妈妈本来不想这么辛苦的,是县里的经理说咱们于源县一到冬天,人民菜篮子里面的菜太单调了,我妈才出手帮忙。叔叔,具体的事您去镇上问问我小舅就知道了,我小舅是三合镇供销社的主任。”

    “送去食品公司?”乔爱国聪明地抓住了这一点,眼前一亮。

    “芸香妹子,这些天三合镇供销社食品柜台新上架的鱼丸是你做的?”乔爱国站起身,问赵芸香。

    “乔三哥,是的,这些鱼丸是青山市食品厂委托我替于源县食品公司加工的,做好的成品我全部交给三合镇供销社处理了。”赵芸香把自己做鱼丸的来龙去脉和乔爱国说了一遍,最后说了句:“如果不是王经理相求,我还真不想做这玩意儿,累死累活不说,还容易被人误会。”

    赵芸香把“误会”两个字的发音咬的特别重,说完后还故意看了吴金凤一眼。

    “既然情况查明了,小张,我们今天收队。”乔爱国吩咐了一声身后的几个公安,回过头对赵芸香说:“芸香妹子,这件事我会找王经理和赵主任再核实一下,你继续忙你的,为咱们于源县人民的菜篮子供应菜品是正事,你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值得大家敬佩。”

    乔爱国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赵芸香做鱼丸的事定义成了“为人民服务”,这下子,吴金凤傻眼了。

    “怎么?就这么算了?老三媳妇做鱼丸怎么变成为人民服务了?我昨天还在医院里听到赵国辉的小姨子说要找芸香买鱼丸哩!私人买卖,不是犯罪又是什么?”吴金凤不死心,把昨天偷听到两个护士说话的事当着众人的面说了出来。

    “妈~!”周志新像是看一个陌生人一般看着吴金凤,他真的不明白他妈是怎么了?乔爱国都说事情已经过去了,她怎么一门心思不想芸香好呢?

    “老太太,你也说了,赵国辉的小姨子只是想找赵芸香买鱼丸,结果呢?买成了没有?买了多少?”乔爱国本来想看在周志新的面上放过吴金凤一马,可架不住吴金凤继续跳出来做死啊!

    “没,可是······她说了要买哩!”吴金凤张口结舌,只能重复着这一句话。是啊!犯罪的人要抓到犯罪的证据才能定罪,总不能因为人家要买赵芸香的鱼丸,不管赵芸香有没有卖给人家,都要被当成已经卖了吧?

    “老太太,你跟我们去一趟派出所,把你报假案的经过老老实实交代一遍。”乔爱国满脸严肃地对吴金凤说。

    “去······去派出所?”吴金凤懵了。这个年代,特别是农村里,好多人认为进派出所是一件丢脸的事。进过一次派出所,就算是什么事都没有,出来后会被满村的人指指点点。吴金凤没想到自己这么大年纪了,还要去派出所转一圈。

    “对,因为你的疏忽,没有经过了解就胡乱举报赵芸香,造成了我们工作上极大的困扰,差点冤枉了好人。因此,你必须跟我们回派出所一趟,对你的错误思想老老实实交代交代。”乔爱国板着脸,不耐烦地说。

    确实,一大早的,他们几个人从三合镇到周家村,浪费了时间不说,还差点抓错了人。乔爱国可以断定,如果不是他认识赵芸香,今天把人抓了回去,这玩笑可就开大了。赵庆山和赵国辉两个可不是好惹的,不把镇政府和派出所掀翻了才怪。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是吴金凤。

    乔爱国打定主意,今天要好好给吴金凤一个教训,让她以后也不敢再胡乱针对人,特别是芸香妹妹。

    “三儿,老三。”吴金凤见乔爱国这边说不通,只好把求救的眼光投向了周志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