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重生

    周苗苗嘴巴甜,在周家很讨周家老太太吴金凤的欢心。从小到大,吴金凤有什么好吃的,总是会让周苗苗先挑,剩下的才给其他几个孙子孙女分。

    当然啦!这种好事基本上没周园园和周家胜兄妹俩的事。赵芸香是个有心气的,一直教导自家两个孩子不要在吴金凤分东西的时候往前凑。

    话虽这么说,可哪个当妈的不希望老人稀罕自家孩子呢?吴金凤明显的偏心,让赵芸香的心里满不是滋味。可是,吴金凤是长辈,赵芸香再不满还不是要忍着?

    老人的不待见,连带的结果就是几个堂兄弟姐妹们,谁都不把周园园兄妹俩放在眼里。特别是老二周志强的两个孩子,经常会欺负园园兄妹俩。

    只有在周志新回家探亲的日子里,几个堂兄妹们才会收敛一些。周苗苗也会看在小叔周志新会带礼物给她的份上,对园园和颜悦色几天。

    吴金凤的偏爱,养成了周苗苗掐尖好胜的性格。在周家,周苗苗不允许其它堂姐妹比她强。

    周苗苗过年的时候看见周园园脚上那双漂亮的红皮鞋,眼睛都绿了,一个接一个的眼刀直往园园身上丢。

    因为红皮鞋的事,周苗苗足足有半年没和周园园讲话。平日里,就算是面对面遇见,周苗苗也是抬高下巴不理不睬。

    难得今天周苗苗开了口,约周园园一起出去玩。

    赵芸香想着园园和苗苗是堂姐妹,关系处好点总好过整天不理不睬的。再说了,今天是周苗苗主动开口的,园园要是不去,吴金凤肯定会说是她这个做三婶的小气巴拉的,记一个孩子的仇,才拦着不让女儿和苗苗一起玩。

    思来想去,才有赵芸香劝园园出去玩的事。

    周家村不算大,孩子们玩的地方也不多,除了村子的晒谷场,就是靠近村尾的一片野地。只要不跑到池塘边和马路上,孩子们的安全还是不用大人担心的。

    赵芸香没想到,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想起自己中午时劝园园要和周苗苗几个团结友爱的话,赵芸香恨不得甩自己几个大耳刮子。

    赵芸香自己心地善良,从来没想过一个人可以恶毒成什么样子。

    为了自己的小心思,吴金凤可以让前途一片光明的周志新转业回家务农,为了一双不是自己的红皮鞋,八岁的周苗苗竟然把园园给推进池塘里去了。

    老人们不是说“家和万事兴”“退一步海阔天空”吗?自己的忍耐和谦让,却把自家孩子推到了死亡的边缘!想起往事,赵芸香泣不成声。

    赵芸香想着心事,没有注意到黑暗中,躺在身边的小人儿眉头皱了皱。

    好累!好累!!!

    周园园闭着双眼,只觉得浑身上下软绵绵的,没有一处不酸,没有一处不痛。

    嘶~!自己从十八层楼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都没有摔死?还会有感觉?周园园后知后觉。

    不!不!不可能!

    她亲眼看见自己摔的血肉模糊的模样,亲眼看见“周园园”被火化后放进了一个小小的骨灰坛子里,也亲眼看见周家的这些“亲人”们和那个男人争夺商场给“周园园”赔偿款的可恶嘴脸。她已经死了,从十八楼跳下,死的不能再死了!

    鼻尖传来一阵馨香,是妈妈身上的体香,也是周园园儿时最美好的记忆。

    妈妈,我们一家,终于在地底团聚了吗?

    周园园一激动,猛力张开双眼,入目的是一张大红色的木制床顶,朴实中带着一丝喜气。

    大红色的木质床顶?好熟悉的场景。

    看到早就消失的物件重新出现在眼前,周园园觉得脑子里面乱成了一锅粥。消失了十几年的拔步床重新出现了,是不是代表着时光倒流了?

    周园园转动脖子,眼神快速地在四周转了一圈。

    一间十来平方米的房间里,全部是周园园怀念了几十年的零零碎碎:糊了一层白灰的泥墙,墙上的玻璃照片框,照片框里一位穿着军装的俊秀小伙子,正是周园园的爸爸周志新。

    房门边,伫立着一个木制的红漆脸盆架,上面搭着一大两小三块毛巾。靠床的墙角边,摆着一只矮木柜,上面放了两只大大的红漆木头箱子。

    靠窗边的写字台边,一只写着‘为人民服务’五个大字的铁壳保温壶正静静地放在地上

    这一切,园园在前世经常梦见,这里,是周园园十岁前那个温暖的小家!

    周园园此时睡在身下的这张红漆木床,是周园园娘家妈妈赵芸香的陪嫁,选用的是上好的杉木。

    周园园前世的时候,曾经听二婶谷大花酸溜溜地说过一次,说赵芸香陪嫁的那张床,是整个三合镇里独一无二的陪嫁。

    确实,这张精工拔步床,是周园园的外公赵庆山特地为赵芸香准备的,用了几颗大杉木不说,赵庆山还专门请了个外地著名的雕工师傅,和本地一个木工师傅联手,两人花了一个月的时间精工细刻做成的。

    “也只有赵庆山那个楞脑壳子,才舍得为闺女拿那么多陪嫁!”谷大花的原话里还有这么一句话。

    赵庆山出了名的疼女儿,当然啦!赵庆山有那么本事疼女儿。那个年代的乡下,女人是没有什么地位的。农村里,家家户户连肚子都还填不饱,家中的吃食什么的,肯定优先给家里的男丁。至于女儿,能填饱肚子就算不错的人家了。

    赵庆山家不一样,赵庆山有一手祖传医术,整个于源县,找赵庆山看病的人可不少。所以,赵家虽然在偏僻的赵家沟,但是家境却很殷实。

    赵芸香十岁的时候,母亲因病去世,赵庆山没有再娶,带着赵芸香和儿子赵国辉一起生活。

    赵庆山对一对儿女很好,儿子赵国辉和女儿赵芸香也很给他长脸,一个是远近闻名的三合镇供销社主任,另一个是手艺高超的裁缝。

    赵芸香嫁到周家,赵庆山花费了很多心思为女儿准备嫁妆。光是那张床,就给赵芸香长了不少脸。

    于源县的风俗中,结婚的陪嫁一般都不包括床。只有极疼女儿的人家,才会为女儿准备。

    赵芸香的这张床,用料考究不说,就连做工也是上上等的。当时在整个于源县,还真找不出另外一张做工这么考究的木床。

    只可惜这么好的一张拔步床,愣是在周园园出嫁之前,被赵芸香亲手拿着斧头给劈烂了。那时的赵芸香,已经成了个疯子,力气大的惊人,周家人虽然可惜那张床,没有人敢去拦住赵芸香。

    那张做工精美的床,最终的下场,就是成了柴火塞进灶膛烧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