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委屈

    周园园眯着双眼,举起双手,果然,入目的是一双白白嫩嫩的小手,并不是她跳楼前那双像是枯树皮似的手。

    伸出左手使劲拧了一把右手背,“嘶~!”太疼了!

    真好!不是梦!我真的重生了!

    周园园咧着嘴,望着瞬间红肿起来的右手背,眨了眨眼睛,无声地落下一串串的泪。

    她的上辈子,过的太苦了!苦的她一点都不想回忆。

    从被“卖”的那天起,从十八岁到三十七岁,周园园一直重复着挨打,逃跑,被抓,再挨打,再逃跑,再被抓,再挨打的套路,直到她死的那一天。

    被打得躺在床上爬不起身时,周园园也曾想过,为什么她的命就这么苦?为什么没有人能救救她?

    一天一天,一年一年的,周园园终于想明白了。正是因为她没有娘家,所以才没有人会为她出头。自从爸爸妈妈相继去世,唯一的哥哥又被关进了大牢里,她周园园,就没有了做人的权利。

    在死的前两年,周园园终于成功逃离了魔爪,跑到h省的一个中等城市。举目无亲又身无分文的情况下,周园园好运地在一家商场找了份清洁工的活干。

    当时的周园园,满头斑白的银丝,满脸的皱纹,不到四十岁的人看起来像是五十多岁的老妇人一般。

    历尽沧桑的周园园很会做人,她不多话,做事又肯下力气,不是自己的工作也会抢着帮忙。没多久,周园园就和同一个楼层的小姑娘们混熟了。

    商场里的收银员和理货员大都是十**岁的小姑娘,空闲的时候会唧唧喳喳地讨论火爆的网文或电视剧。从那些小姑娘的嘴里,让周园园对‘重生’这个词并不陌生。

    上辈子,周园园是个心地善良的人,连一只蚂蚁都舍不得踩,一辈子却尝够了白眼,受尽了欺凌。

    上辈子的教训让周园园知道,整个周家,就没有一个好人。就连表面上看起来公正慈祥的爷爷周春平,实际上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坏蛋!

    她所有的悲剧,都是这些周家的“亲人”们造成的。这辈子,她肯定会好好“问候问候”这些狼心狗肺的。

    这辈子,周园园不想再做好人了。她只想要一个家,一个有父母有兄长有外公有舅舅的家。

    “园园,你醒了?饿了不?妈给你去打个鸡蛋花。”

    赵芸香天刚亮就起来了,去厨房做好公公婆婆的早餐,才有时间回房看看女儿。见到女儿醒了,赵芸香很高兴,急忙转身去为女儿张罗吃的。

    “妈妈,别走。”周园园看着年轻俏丽的赵芸香,委屈地唤了一声,就觉得喉咙里梗的厉害,说不出话来。

    没有开灯,天刚蒙蒙亮,房间里的光线有点暗。

    就算是借着昏暗的光线,周园园还是把赵芸香看了个一清二楚。贪婪地望着年轻时美丽而又不失利落的赵芸香,周园园的心总算落在了实地。

    不是做梦,她真的重生了,她的妈妈,不是疯婆子,而是一位俏丽的小妇人。

    照时间来算,她的爸爸周志新,此时也还好好地呆在部队里,是一名光荣的军官,而不是前世那位英年早逝还被泼了满身脏水的‘臭流氓’。

    “园园,好孩子,不怕,不怕,没事了,啊~!”赵芸香见女儿不愿意她离开,忙走上前,用手在周园园胸前的被子上轻轻地拍抚着。

    刚才帮婆婆煮早餐的时候,赵芸香就在担心着还没醒过来的园园,要不是她做惯了那些活,说不定会把婆婆的稀粥熬成了干饭。

    “妈妈。”周园园一眨不眨地盯着赵芸香,像是怕眼前的人突然消失了一般。

    “哎!”赵芸香清脆地答应着。不知怎的,赵芸香觉得今天的女儿有些粘人。不过,孩子刚受了一场惊吓,有些粘她也是应该的。

    “妈妈。”周园园又轻轻地呼唤了一声。听着赵芸香温柔回应的嗓音,周园园觉得自己怎么也听不够。

    上辈子的赵芸香,在周志新死后就疯了。之后的几年里,赵芸香时而清醒时而发疯。清醒的时候,赵芸香会抱着园园叫乖女儿,发疯的时候,赵芸香会卡着园园的脖子骂狐狸精。

    周园园出嫁的前夕,赵芸香的疯病又犯了。周园园一时没注意,赵芸香就跑出了家门。等周园园在外面寻找了一夜后回到周家,才听说赵芸香半夜里栽进了屋后的水渠里,没了气。

    “哎!”赵芸香又应了声。虽然觉得今天的园园有点奇怪,但是,小孩子嘛~不都是喜欢粘人的吗?

    “妈妈,我想爸爸了,爸爸什么时候回家呀?”周园园从赵芸香的怀里抬起头,问。

    上辈子,周园园被周苗苗推落水后,没过多久周家就会发生一大堆的破事。如果可以,这一辈子,周园园想让赵芸香带着她和哥哥去部队里找周志新,避开周家的这些蛇虫鼠蚁和那些恶心事。

    “园园,爸爸工作忙,不能经常回家的。”想起快一年未见面的丈夫,赵芸香的心中满是苦涩。她也想周志新,可是,周志新的职业注定了他们夫妻只能聚少离多。

    周志新部队里工作忙,一年都回不到一次家。这八年来,赵芸香和周志新一起呆过最长的日子,就是两人结婚的时候,前前后后一共二十来天。

    “妈妈,爸爸工作忙,我们不忙呀!爸爸不能回来,我们去找他,好不好?”周园园故作天真地说。。

    赵芸香眼前一亮,是啊!志新前些天写信回来,还说让他们娘儿几个去部队过年呢!可是,去部队过年?这件事婆婆肯定不会答应的吧?

    周园园见赵芸香眸子里的神采渐渐暗淡下去,知道赵芸香心里的顾忌,不由得怒火蓬勃。

    不知道吴金凤那个老婆子发的什么癫,自己的亲生儿子,待遇却大不相同。

    在周园园的记忆里,吴金凤对大伯周志刚和二伯周志强那个好呀~四十多岁的人了,吴金凤叫他们俩还是‘大宝’‘二宝’挂在嘴边。

    就连大儿媳和二儿媳,吴金凤也没怎么使唤她们,说话也是和颜悦色的。不像对赵芸香,‘嗖嗖’的眼刀子一天到晚不停地放。

    那个老不死的,怎么就这么不待见我们一家呢?周园园很疑惑。

    “妈妈,我们去吧!好不好?”周园园再接再厉。她知道,就算是赵芸香在周家累死累活,吴金凤他们都不会说她半句好话。凭什么两个伯娘有空闲嗑着瓜子闲嗑牙,她妈妈却一天到晚忙东忙西还得不到一句好听的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