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家事

    “去找你爸爸吗?”赵芸香开始考虑这件事的可能性。

    “妈妈,去吧去吧!带上哥哥一起。上次听小舅说,哥哥在学前班学习可厉害啦!次次考第一。爸爸要是知道,肯定也会高兴的。”周园园添了一把火。

    听园园说起周家胜上学前班的事,赵芸香的嘴角不由得往上翘了翘。

    今年九月份,三合镇上的雏鹰幼儿园,招收一批六到八岁的学龄前儿童,办一个学前班。

    雏鹰幼儿园是三合镇唯一的一家幼儿园,里面的孩子大都是父母在镇上有单位有工作的。雏鹰幼儿园在三合镇周边村子里,就是后世的“贵族学校“的存在。

    在那个年代,家家户户孩子都多,从大到小一大串的,一家有三五个亲兄妹是很常见的事。孩子虽然多,却没有哪一家农户会把自家孩子送到幼儿园去的。很多人认为,孩子到了八岁直接去上小学就好了,上什么幼儿园?浪费!

    孩子多了,父母身上的负担也重了,在农村里,一家大小能填饱肚子都是一件奢侈的事。哪有闲钱去上幼儿园?

    但是,看见雏鹰幼儿园出来的小朋友们一个个穿的干净整洁而又有礼貌,村民们还是很羡慕的。

    雏鹰幼儿园这次的学前班招收二十人,最重要的是,这次的学前班,不用自己掏钱,学费和生活费都由镇上出,算是给三合镇给下属单位的福利。

    赵芸香的弟弟赵国辉是三合镇供销社的主任,刚好在上半年被评为工作先进模范,所以获得了一个免费上幼儿园的名额。

    赵国辉刚结婚不久,自己还没有孩子。赵国辉和老婆徐丽琴商量了一下,干脆把这个名额给了赵芸香的儿子周家胜。一来,赵国辉只有赵芸香这么一个亲姐姐,外甥周家胜今年刚好满六周岁,符合学前班的招生条件。二来,镇上的领导说了,自家没有符合年龄的孩子,亲戚家的也可以。

    周家胜能去镇上上学,赵芸香当然高兴。这个年纪的孩子,正是精力充沛而又爱淘气的时候。周家胜除了每天帮妈妈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剩下的大把时间就是和一大堆孩子在一起,满村子地疯玩。

    周家胜聪明伶俐的,从小就喜欢学习。周志新在家的时候,为孩子们买了一堆小人书。周家胜看到津津有味的,经常缠着赵芸香教他认书上的字,不知不觉的,周家胜认识的字不算少了。

    要不是赵芸香在周家过的艰难,早就想让园园兄妹俩去镇上上幼儿园了。在赵芸香看来,学多点知识是好事,保不准什么时候就用上了。

    赵芸香自己初中毕业,在农村里算是有点文化的。正因为她看的懂服装书上的款式和裁剪比例,才学会了一手裁缝的好手艺。

    赵芸香缝制的衣服,有时会在在收腰处多打一个褶子,有时会在裤脚处收小两分,做出来愣是比别的裁缝做的看起来好看。所以周家村很多大姑娘小媳妇,都喜欢找赵芸香做衣服。

    周家胜上学后,每个星期一,赵国辉都会起个大早从三合镇赶到周家村,接周家胜去镇上。赵国辉有自行车,从三合镇到周家村,二十多分钟就够了。要是让赵芸香自己走路送孩子上学,差不多要花一个多小时。

    到星期六下午学校放假,赵国辉才会把外甥送回周家。

    周家胜喜欢学习,性格也很不错,在学前班经常受到老师的表扬。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没有什么比的上看着自家孩子出息来的高兴。

    园园说的话,算是说进赵芸香心坎里去了。这半年来,周家胜的变化很大,从一个淘小子变成了一个斯斯文文的小男孩,赵芸香真的很想让丈夫周志新看看,他们的儿子,长大了。

    可是,从周家村去周志新的部队,要坐汽车还要坐火车。周志新每个月寄回家工资,赵芸香都一分不落地交给吴金凤了。赵芸香自己空闲时帮人做衣服,一件也就收三几毛的加工费,平时家里油盐什么的都要开支,可以说,赵芸香的口袋里根本没剩下几块钱。

    “园园,我们还是在家等你爸爸回来吧!说不定,你爸爸已经动身了呢?再说了,妈妈身上没有钱。”后面的三个字赵芸香说的很轻,要不是周园园的听力很好,两人又靠的近,周园园根本听不到她在说什么。

    周园园一想,明白了赵芸香的难处。

    都是吴金凤那个老不死的从中做梗,要不然,他们几一家人也不会过得这么艰辛。

    周园园心中暗恨,脸上不自觉地带了一丝厉色。

    “园园,园园,你怎么了?”

    赵芸香见周园园脸色不好,以为她又有些不舒服,忙把手伸进自己的衣襟里暖和了一会儿,才覆盖到园园的额头上。

    还好,没发烧。

    赵芸香松了一口气。

    看着小心翼翼的周芸香,周园园觉得鼻子一酸,眼眶里瞬间蓄满了泪。

    她的妈妈,这么温柔这么善良的妈妈,为什么就没有好下场呢?

    上辈子,赵芸香死后,周家的人说起她,都是一副嫌弃的口吻。根本不会称呼赵芸香的名字,而是用“疯婆子”三个字直接代替了。

    妈妈,这辈子,我周园园就算是拼了自己的命,也不允许别人伤害您一丝一毫!

    看见女儿含泪欲滴的模样,赵芸香很心痛。

    都怪她这个当妈的没本事,顾忌着一家人的脸面,要不然,也不会到现在还没为孩子讨个公道。

    这样的寒天,就算是大人掉进了水里,也要病上一场。赵芸香娘家赵家沟就有个女的,小时候落水受了寒,到了三十几岁还怀不上孩子。、

    她家园园还这么小,要是因为落水受寒伤了身子骨,影响到以后的生活,该怎么办啊?

    赵芸香快被浓浓的愧疚淹没了。

    “妈妈,我想去找爸爸,好不好嘛?”周园园见赵芸香的脸色不好看,知道她又在自责了,急忙说些话来转移赵芸香的注意。

    赵芸香回过神,看着满脸期待的周园园,想对女儿笑一笑,却发现自己的嘴角怎么也扯不开。

    不要说园园想她爸爸,赵芸香自己也很想念周志新。这么些年来,为了让周志新在部队好好干,不要分心记挂家里,赵芸香对自己娘儿三个在周家的处境,基本上都是‘报喜不报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