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工资

    周园园今年虽说是六岁,但这是于源县的算法。按实际来算,周园园还要两个月才满五周岁。让赵芸香对着一个不到五周岁的孩子说周家的家长里短,赵芸香开不了口。

    赵芸香不知道周园园的‘芯子’已经换了,赵芸香不好开口说的那些破事,周园园其实早就知道了。

    在周家,周老太婆吴金凤就是个说一不二的存在。周春平自诩是吃商品粮的国家工人,家里的小事都是不管的。照周春平的原话说:“一个大老爷们,家长里短的事都要管,那不成碎嘴婆娘了?”

    所以,周家的大事小事都是吴金凤说了算,包括娶媳妇嫁女儿,都由周老太吴金凤做主。

    周家的大儿媳李春娇和二儿媳谷大花,都是吴金凤让媒人访回来的。李春娇和谷大花做姑娘时,都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利落人,种地干活都是一把好手。

    至于小姑爷王小强,一则王小强是县城人,二则王小强全家都是吃商品粮的,周志美嫁过去,算是“高攀”了。

    只有三儿媳赵芸香,是周志新自己看中了,才让吴金凤遣媒人去说的媒。

    因为这一点,吴金凤对赵芸香就有些不满意。

    周志新在家呆的时间短,加上周家人个个都是天生的好演员,这么些年来,周志新一直以为妻子和孩子们在周家生活的很好,他的父母亲人们也对赵芸香母子三人关爱有加。

    周志新不知道,赵芸香刚嫁到周家,就因为“动”了吴金凤的利益,被吴金凤记恨上了。

    在农村,婆婆要整治儿媳妇,多的是方法。更不用说吴金凤这样的刁钻婆婆,对付赵芸香这样怕丢脸的小媳妇,更是小菜一碟。

    赵芸香和周志新新婚后,周志新一离开家,赵芸香就被吴金凤借机整治过几回。而事情的起因,是因为周志新每个月寄回家的工资。

    周家有个老传统,这也是于源县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老规矩。儿子女儿没结婚之前赚的钱,全都交给家里的父母统一管理。有什么要花的,才向父母伸手拿。

    周家三兄妹没成家前,赚的钱都交给了吴金凤。当然,大儿子周志刚二儿子周志强一直在周家村务农,一年到头除了生产队里的公分,赚的钱也没几个。小女儿周志美初中毕业后在家帮着吴金凤料理料理家务,吴金凤连地里的活计都舍不得让她,更不用说能赚几个钱了。

    只有三儿子周志新,十六岁去部队里当了兵,头四年,一个月八块钱的津贴一分不落地寄了回来。提了干后,一个月十几二十块钱的工资,也大部分交给了吴金凤。

    赵芸香嫁过来后,周志新和周春平说好了,他一个月工资二十五块钱,自己留五块钱开销,剩下的二十块就寄给赵芸香,让赵芸香从中拿五块钱给吴金凤,做为三房两夫妻孝敬给二老的养老钱。剩下的让赵芸香自己留着开销,毕竟他们刚结婚,以后有了孩子,很多东西都要添置。

    周春平是个爱面子的,见周志新都已经打算好了,心里虽然有点不痛快,但还是一口答应了。吴金凤却拉长着脸,脸色阴沉沉地,不高兴了好些天。

    赵芸香没嫁过来之前,周志新寄回家的二十块钱都落进了吴金凤的口袋。在当时猪肉三毛五一斤,大米一毛八一斤,面粉一毛四一斤的物价,靠着周春平一个月十八块钱的工资和周志新寄回的钱,周家的日子过的甭提多滋润了。

    赵芸香一嫁过来,周志新的二十块钱一下子缩水变成了五块,这让一直掐尖好胜的吴金凤情何以堪?少了周志新的十五块钱,吴金凤拿什么去贴补嫁到县城的小女儿?又拿什么来勾住几个儿子儿媳的心?

    吴金凤看着刚嫁过来的赵芸香,觉得这个三儿媳哪哪都和她犯冲。不仅勾走了儿子的心,现在还要拿走儿子的钱。

    赵芸香不知道吴金凤对她的憎恨,周志新走后,赵芸香在周家每天抢着做事,倒让一直想找茬的吴金凤无处下手。

    机会终于来了!

    周志新回部队后,第一个月寄钱回来,赵芸香去镇上的邮局拿了钱后,一回到家,就马上拿了一张五块钱给吴金凤。

    吴金凤看着那张薄薄的纸币,脸色黑的像是能滴出墨汁来。

    赵芸香不知所措,只见吴金凤一把夺过赵芸香手里的钱,当场就摔到地上去了。

    吴金凤自己也一骨碌地坐到了地上,拍着大腿嚎哭了起来。

    吴金凤连哭带嚎的,也难为她口齿清晰,一句句数落着。先是数落周志新娶了媳妇忘了娘,再接着数落赵芸香一个小媳妇挑拨自己男人和婆婆离了心,再接着数落自己老了讨人嫌,不该活在这个世上

    赵芸香一个刚嫁人的小媳妇哪里见过吴金凤这样的阵仗,当场就傻了眼。

    两个妯娌在旁边劝说了几句,赵芸香才明白吴金凤是嫌钱少了。

    无奈之下,赵芸香只好把周志新寄回的二十块钱分文不差地交到了吴金凤手上。

    吴金凤才停止了嚎哭,在另外两个媳妇的劝说下起了身。

    从那以后,赵芸香算是被吴金凤给拿捏住了。每个月周志新寄回来的钱,赵芸香一分也不敢留,全部交给了吴金凤。就这样,吴金凤还是对赵芸香没有个好脸色。

    照理说,周志新前两年就可以申请周芸香娘儿三个去随军,一家四口也可以团聚。

    奈何吴金凤一直不肯。

    吴金凤才不傻,三儿子带着媳妇孩子去了部队里,以后肯定不会寄二十块钱回家。她养大的儿子,凭什么让赵芸香跟着去城里吃香喝辣的?

    周志新只要一提起赵芸香去随军的事,吴金凤都要嚎哭一场。说三儿子三媳妇看不上她这个老太婆,所以才想着离的远远的。

    吴金凤的哭嚎杀伤力十足,其中有一次吴金凤还寻死觅活的。周志新不敢和她对着来,只好和她讲道理。

    吴金凤一共三子一女,三个儿子已成家,就算赵芸香去了部队,家里不是还有两个媳妇?

    奈何吴金凤油盐不进,只要周志新提个话头,吴金凤马上哭天抢地,说自己老了讨人嫌了。如果周志新不顾家中的老人,硬要把赵芸香几个接到部队去,吴金凤就去找部队领导,让周志新转业回家。

    周志新试图让父亲周春平去劝劝。周春平低着头‘嗤啦’‘嗤啦’抽了一大袋烟后,才说起吴金凤的顾虑。

    周春平说吴金凤觉得自己老胳膊老腿的,离不开媳妇们的服侍。如果赵芸香躲懒去了,其它两个媳妇也会有样学样,不理会她了怎么办?

    对于这件事,周春平摇了摇头,他也爱莫能助啊!

    为了安抚吴金凤,周志新只好让赵芸香母子三人留在周家村,代替他在父母面前尽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