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鸡蛋花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已经照进了周家村。

    吴金凤起床后,看着在床上睡的死猪一般的周春平,脸上闪过一丝嫌恶。

    这个老家伙!昨晚足足咳了半夜,让她也跟着一晚上没睡好。现在倒好,天亮了,她的睡意没了,他自己却睡的香。

    自从小女儿周志美顶了周春平的班后,周春平退休在家。天天上班的人一下子空闲了下来,除了睡多点觉也没其它事做的。更不用说现在是冬季,地里没有什么活,生产队也不用出工,家家户户的都会起晚点。

    周春平的慢性支气管炎,到了天亮后反而咳嗽的没那么厉害,这也是他早上不愿意早起的原因之一。

    吴金凤和周春平过了大半辈子,夫妻俩平时看着是吴金凤说了算,实际上在私底下,吴金凤还是要听周春平的。

    吴金凤对周春平的性格很了解。周春这人很爱面子,只要别人说多几句好话,不管他自己有没有能力帮忙,都会揽事上身。

    因为周春平的这个尿性,让吴金凤的心里也积了一肚子的火。要不是多年前周春平的头脑发热,他们一家还好好地呆在大兴市做城里人。

    最让吴金凤不满的是周春平的抠门。周春平每个月发了工资,都是揣在自己的兜里慢慢花,如果不是吴金凤问他讨要,他巴不得一分钱都不拿出来。

    吴金凤甩了个眼刀子给床上睡的烂熟的周春平,对着镜子抿了抿鬓角散乱的头发。这么些年来,要不是他们是绑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光凭周春平那抠抠索索的性子,吴金凤早就和他闹翻了。

    唉!一眨眼就是大半辈子啰!吴金凤轻轻叹了口气,走出房门。厨房里的饭桌上,整齐地摆放着两个白瓷的空碗和两双筷子,还有一碟炒的油汪汪的咸菜。灶台上,锅里的白粥还在冒着热气。

    吴金凤满意地点了点头。

    吴金凤虽然讨厌赵芸香,但心里却不得不承认赵芸香是干活的一把好手。上山下地,赵芸香在生产队里赚的公分不算少,就连家里的伙计,也是做的利利索索的。

    更别说赵芸香还有一手裁缝的好手艺,自从赵芸香嫁到周家后,周家一家老老小小十几口人的衣服,都是赵芸香帮忙免费缝制的的。要是拿去镇上的裁缝做,一件衣服最少收五毛钱的加工费,做的还不如赵芸香服帖。

    吴金凤老两口的一日三餐,基本上也是赵芸香煮的。自从赵芸香嫁到周家,让吴金凤最满意的就是大冬天的不用起早了。周春平在家是个大老爷们,家里的事一点都不会沾手。赵芸香没来周家之前,每天早上天刚蒙蒙亮,吴金凤就要起床做好早餐,周春平工作的粮管所在镇上,走路去要差不多一个小时。

    赵芸香进门后,不管刮风下雨还是寒气彻骨,吴金凤都不用惦记着早起,赵芸香每天早上都会到大厨房先把她老两口的早餐给做好,才回自家小厨房做自己小家的早餐。吴金凤只管等着睡饱了起来就有的吃,总算享了一把婆婆福。

    今天早上,吴金凤还以为会看到一个冰冷的灶台,毕竟,昨天小九那丫头出了那么大的事,赵芸香整个人也失魂落魄的,让她的心里一阵阵心虚。

    苗苗那丫头是个掐尖的性子,看见小九丫头站在水边,推了一把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可是······小九那丫头能和苗苗比吗?苗苗可是自己嫡嫡亲的孙女,小九算的了啥?

    吴金凤装了碗粥坐在餐桌前,淡定地吃了起来。粥很香,咸菜也炒的恰到好处,吴金凤耷拉着的嘴角露出了一点笑意。

    赵芸香还有心情帮她做早餐,小九那丫头料来已经没事了。

    “奶奶奶奶,我也要吃鸡蛋花。”一个红色的身影蹦了进来,大声嚷嚷着,正是在房里躲了一晚上的周苗苗。

    “哎哟喂~!吃鸡蛋?家里的鸡一天才下那么几个蛋,奶奶要留着拿去镇上换盐巴,谁这么败家要吃鸡蛋?”吴金凤的脸拉了下来。

    周苗苗虽然是她最喜欢的孙女,但是,吴金凤是个很有原则的人,她心情好的时候,给你东西是一回事,但是,绝不容许有人主动向她要东西。

    再说了,在这个“割尾巴”的年代,每家每户都只能养一两只鸡,吴金凤家的一只公鸡七只母鸡,已经是周家分家后四户人家的所有份额。

    “奶奶,我要吃鸡蛋。凭什么周园园可以吃香喷喷的鸡蛋花,我却不可以?”周苗苗快气死了。

    昨晚周园园被人送回来的时候,周苗苗一家正在吃晚饭,谷大花听到周苗苗得意洋洋地说自己把周园园推进池塘里去了,脸色大变,急忙三口两口扒完饭,拉着周志强周家杰和周苗苗回了房。

    周苗苗被谷大花的严肃吓到了,碗里还有半碗饭没吃完,也没敢吭声。

    过不了多久,赵芸香就过来拍门了。隔着窗缝,周园园第一次看见三婶赵芸香发火。平时看着老实木纳的赵芸香,像是一只受伤的母豹一般,神色暴怒而又狰狞。

    周苗苗吓到了,躲在房间里不敢发出半点声音。周志强躺在床上睡大觉,谷大花用一只手捂住六岁的儿子周家杰的嘴。

    看着吴金凤出面赶走了赵芸香,谷大花才长吁了一口气。勒令儿子女儿今晚不准出房门后,一家人早早就睡了。

    一大早,周苗苗就被饿醒了。要不是顾忌着赵芸香,周苗苗早就催谷大花给她做吃的去了。

    饿着肚子在房里兜了好几个圈圈后,周苗苗才听到吴金凤起床的声音。耐着性子等吴金凤收拾好出了房门,周苗苗才悄悄地跑到赵芸香家的后窗张望。

    昨天的三婶让周苗苗觉得害怕,她打算,如果今天的赵芸香还是怒气冲冲的,她就躲回房里去。

    没想到赵芸香正一脸温柔,手里端着一碗鸡蛋花在喂周园园。隔着老远的,周苗苗仿佛都闻到了鸡蛋花的香味,看周园园一口一口吃的香喷喷的,让周苗苗嘴里的唾沫直往外冒。

    鸡蛋花啊!一年到头,家里只有爷爷爸爸和哥哥们才有机会吃个一次半次的,她们几个孙女辈的,就连过年的时候都吃不上一口。

    看见周园园吃的香甜,周苗苗又是馋又是恨。

    她三叔三婶对园园很好,有什么好吃的好穿的都可着园园来。有时候,她都恨不得自己是三叔和三婶的女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