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冲突(1)

    农村里,重男轻女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周志强两夫妻结婚两年后,才生下了周苗苗。一见二儿媳头胎生了个女儿,吴金凤的脸都黑了。在农村,丫头片子不顶事,没有儿子,人家会骂你绝户头。

    谷大花两年后才生下儿子周家杰,吴金凤总算是有了笑脸。对这个来之不易的儿子,周志强两夫妻肯定比对女儿上心。有什么好东西自然都留给周家杰。

    周苗苗看在眼里恨在心里。开始的时候,她还会从周家杰手里抢东西,被谷大花和周志强揍了几次后,周苗苗学精了。

    靠着一张小甜嘴,周苗苗哄得奶奶吴金凤眉开眼笑,家里四个孙女,吴金凤对周苗苗最好。

    见平日里最不受吴金凤待见的周园园都吃上了鸡蛋,周苗苗馋的满嘴的唾沫直往外冒,打定主意也要跑吴金凤那里讨个鸡蛋吃。周园园可以吃鸡蛋,她这个奶奶的小心肝,更不用说了。周苗苗想。

    也难怪周苗苗这样认为。那个年代,家家户户的鸡就是个移动银行。好多人家里的油和盐,都是靠老母鸡下的蛋换回来的。

    周家虽然不缺买油和买盐的钱,但是,家里的鸡和鸡蛋是属于周老太吴金凤的势力范围。在周家,只有吴金凤才有资格动家里的鸡蛋,其它人,就连周春平要吃个鸡蛋,也要和吴金凤报备一声。

    周家的几个儿媳妇,如果没有吴金凤的允许,就连摸一摸家里的鸡蛋也是不许的。

    吴金凤听周苗苗说周园园在吃鸡蛋,整个人都愣住了。

    醒过神后,吴金凤急忙跑到自家的碗橱旁,拿出一盘鸡蛋数了起来。

    九个?真的少了一个!

    小心翼翼地放回装鸡蛋的盘子,吴金凤柳眉倒竖,气冲冲地走到三房住的西厢,大喝了一声:“赵芸香,你是不是偷了我的鸡蛋?”

    西厢房里,赵芸香看着园园把一碗蒸鸡蛋吃了个精光,正笑吟吟地想夸女儿几句,猛不丁门口传来吴金凤的怒吼声。

    吴金凤的大嗓门把周园园吓了一跳。经历过前世盛况的周园园忘了,这个年代一个鸡蛋五分钱,可以买二两盐,算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吴金凤的怒吼声让赵芸香吓得打了个哆嗦,看着床上那个小人儿露出担忧的神色,赵芸香摸了摸她软绵绵的头发,安抚了女儿一下。

    随即,赵芸香站起身往门外走去,准备和吴金凤解释几句。

    这件事是她不对,没有经过婆婆的同意,就拿了个鸡蛋煮给园园吃。

    可是,一大早的,吴金凤没有起身,赵芸香也不好去吵婆婆睡觉。再说了,园园昨天被二房东苗苗推进池塘里,受了那么大的惊吓,就算拿个鸡蛋给孩子补补身体,也应该的吧?

    “妈,我是拿了个鸡蛋煮给园园吃了。”赵芸香走到门口,坦然承认。

    “你这个杀千刀的贼胚子!老娘下的蛋你也敢动?有娘生没娘教的东西!”吴金凤怒了。老周家谁不知道家里的鸡和鸡蛋都是她吴金凤的管辖范围?就连一家之主周春平都不敢**蛋的主,老三家的问都不问一声就拿了,这不是明晃晃的打她的老脸吗?

    听到吴金凤的叫骂声,赵芸香的脸‘刷’地一下全白了。贼胚子?有娘生没娘教?这样的污言秽语,吴金凤不仅仅是在骂她,而是连她的娘家一起骂了啊!

    赵芸香十岁没了妈,和弟弟赵国辉跟着父亲一起生活。赵庆山怕娶个后娘对孩子们不好,一直没有再婚。

    没娘的孩子本就可怜,到了吴金凤嘴里,还成了没教养的凭证?

    在赵家沟,谁不夸赵庆山家的两个孩子教的好?赵芸香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巧手裁缝,赵国辉年纪轻轻就当上了三合镇的供销社主任。

    那时候的供销社,可不是后世的一间商场那么简单。那个年代,什么物资都是限量供应的,买布要布票,买自行车要自行车票,就算是买几两点灯用的煤油也要凭票。

    赵国辉做为供销社的主任,手上的权利很大,有些不要票的紧俏物资,赵国辉可以做主,想卖给谁就卖给谁。

    当然啦!赵国辉也不是个傻的,那些紧俏商品,当然先卖给三合镇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剩下的才能自己做人情。

    往日里,周家要买什么紧俏商品,都会让赵国辉帮忙。赵国辉看在姐姐赵芸香的面子上,对周家人基本是有求必应。

    可惜周家人是不知道感恩的,赵国辉帮了周家不少忙,也没有改变赵芸香在周家的处境。

    赵芸香好面子,回娘家的时候从来不说周家的不好。周志新是赵芸香自己一心要嫁的,看着周志新的份上,赵芸香也要挑周家好的说。

    周园园在房里听到吴金凤刻薄的叫骂声,匆匆忙忙套**边的毛衣外套,迈着小短腿跑了出来。

    赵芸香气的双唇都在颤抖,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这么些年来,她在周家做牛做马的,就因为拿了一个鸡蛋,要被婆婆说成是“贼”?要知道,农村里一个人的名声非常重要。被婆婆指着鼻子骂她偷家里东西,她还要不要活了?

    再说了,家里的几只鸡名义上属于吴金凤,实际上都是她赵芸香在喂,就算这个鸡蛋是她吃了,婆婆也不用这样落她的脸吧?

    “奶奶奶奶,你好厉害,还会下鸡蛋啊?”周园园见赵芸香气的浑身发抖,急忙找点事来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她妈心眼实诚,骂架根本不是吴金凤那个老妖婆的对手。

    “扑哧~!”在一旁看热闹的周苗苗乐了。可不是嘛!吴金凤刚才急了,说话没注意,说成了是她下的蛋。奶奶下蛋?一想起那个画面,周苗苗觉得太搞笑了。

    周园园可真笨?还以为人会下鸡蛋呢?周苗苗得空还不忘鄙视一下周园园。

    吴金凤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丢死人了!情急之下说话不讲究,说成了她下的蛋,被一个六岁的孩子笑话了。

    “妈,园园昨天受了惊,今天早上,我想着给她吃点好的补一补,所以······”赵芸香被周园园一打岔,情绪稳定了一点,见吴金凤脸色没那么阴郁,忙开口向吴金凤解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