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撑腰

    周春平知道吴金凤做死的性格,平日里在家里有事没事都要占个上风。三儿媳是个老实的,被老太婆拿捏过好多次了。

    “爸,我······我也没说什么呀!妈这就闹上了。”赵芸香觉得很委屈。周春平一出来,不分青红皂白就让她陪罪,她又没说错话,要陪哪门子的罪?

    “我不活啦!我不活啦!让我死了算了!”吴金凤见赵芸香对周春平的话充耳不闻,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极大的挑战。

    这个老三媳妇,自从嫁到老周家后,哪一次都在她的哭嚎下乖乖妥协,今天反了天了?竟然无动于衷?

    赵芸香的心里一片悲凉。

    如果今天吴金凤不是骂园园短命,而是骂她赵芸香,她肯定不会和吴金凤计较。

    赵芸香是个柔顺的性子,嫁给周志新后,赵芸香一心把周家当成自己的家,把周家人当成自己的亲人。

    赵芸香从小没了妈,长大后颇有些“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嫁进周家后,赵芸香一心一意地孝敬吴金凤,心里未尝不是把吴金凤当成自己的亲妈看待。

    只可惜婆媳是天生的仇敌。赵芸香的掏心掏肺,没有换来吴金凤半点的怜爱,反而觉得这个儿媳妇好拿捏。在吴金凤的心里,三儿子周志新自从结婚后,没有像婚前那样,把所有的钱交给她这个老娘,就是赵芸香的错。

    “老三家的,咱们做小辈的可不能忤逆长辈啊!你看妈都哭成这样的,你还不扶一把,心太狼了吧?”谷大花在一旁假惺惺地劝说着。

    周家不算大,几家人住在一起,西屋咳嗽一声,东屋都能听的到。更不用说今天一大早的,吴金凤的嗓门又是那么高。

    三个儿媳妇,赵芸香没进门前,谷大花觉得自己最不得婆婆欢心。赵芸香进门后,有了对比,谷大花很庆幸吴金凤对他们二房的手下留情。

    看到赵芸香又一次被吴金凤拿捏,谷大花此时的心情是很兴奋的。昨天苗苗那个死丫头把老三家的园园推水里去了,谷大**里一直七上八下的,既怕公公婆婆骂她没有教好孩子,也怕赵芸香找她要赔偿。

    在农村,谁家的孩子惹了事,都是由做父母的出面陪不是,该出钱的出钱,该给东西的给东西。自己家孩子也逃不过一顿“竹笋炒肉”。

    见吴金凤和赵芸香闹起来了,谷大**里高兴的很,毕竟周苗苗的事情还未解决,婆婆和三房闹的越厉害,水越混。反正小九那丫头片子没事了,她家苗苗闯的祸说不定就被大家遗忘了呢?

    “二嫂,我们之间的事,我等会儿找你聊聊。”赵芸香轻蔑地看了谷大花一眼,淡淡地说。

    相处了几年,赵芸香知道谷大花不是个好人。没事喜欢蹦达几下,有事就躲在房里装乌龟。

    今天早上吴金凤这么骂她,也不见谷大花出来说句公道话,现在见公公出来拉偏架,谷大花忍不住现身了,却在话里话外挑拨公公婆婆对她的不满。

    “我······我这人就是心善,看不过眼,才······”谷大花讪笑着躲到了一边。脑子里快速地转着念头。三弟妹这次不好糊弄,她现在带苗苗去娘家躲几天,不知道来不来的及?

    赵芸香没有再理会装好人的谷大花。她可以不计较吴金凤拿走周志新的工资,也可以不计较吴金凤没完没了的使唤,但是,吴金凤今天这么轻贱她的园园,却让赵芸香不能忍。

    “老三家的,你二嫂说的没错,你赶紧去向妈陪个不是,都是一家人,非要搅和的鸡飞狗跳你才满意吗?”周春平见二儿媳支持他们两个老的,觉得腰杆子硬了不少。

    家和万事兴,是周春平经常挂在嘴边告诫几个儿媳妇的话。

    太过分了!搅事的二嫂成了好人,自己倒成了搅事精?为母则强,做惯了包子的赵芸香,这一刻终于爆发了。

    “爸,园园被苗苗推下水,您和妈一句话都没有,二嫂也没有一点内疚,一晚上没过来看过一眼,任由孩子自生自灭。今天早上我不过拿了家里一个鸡蛋给园园补补身子,妈就开始骂我偷东西,还骂园园活不长,您说说,我要怎么陪不是?我该怎么陪不是?”

    周春平沉默了。

    昨天傍晚,周园园那么大的阵势被送回来,周春平本来要找老二一家好好说教说教,被吴金凤拦住了。

    当时吴金凤说,要是周园园真的死了,难道他还要苗苗抵命不成?人心都是肉长的,园园是孙女,苗苗也是孙女,总不能为了一个已经死了的孙女要了另一个还活着的孙女的命吧?

    周春平当时想想,要是他出面骂了老二一家,就坐实了苗苗推园园落水的流言。一个八岁的孩子心肠就那么毒,外人肯定会说是周家的家教不好,这件事要是落实了,他老周家就成了整个村子的笑话了。以后村子里谁还敢和他们家来往?

    为了周家的声誉着想,周春平按下了为三房出头的心。说起来,这件事是他们两个老人做的不对,明晃晃地偏心二儿子一家。老太婆为了一个鸡蛋闹起来,也确实有点不像话。

    “老三家的,我也没说你啥,只是说不要气着你妈了。一家人,吵吵闹闹的像什么话?”周春平有点心虚,说出来的话也没有那么疾声厉色。

    “哎呀~!我不活了我不活了!”吴金凤又哭闹起来。包子一样的赵芸香没有按照吴金凤设想的套路走,老头子也没有落力帮她,让吴金凤觉得很委屈。

    赵芸香眼里含着泪,死死地咬着下嘴唇,一声不出。

    刚才的那些话,她实在是忍不住了才质问出口。听到周春平避重就轻的回答,赵芸香的心里不是不失望的。十个指头有长短,老人们偏心也不是奇怪的事。只是像他们家这样,明晃晃的偏着大房和二房,把他们三房排斥在外,做的太过分了些。同样是儿子,她家志新难道是捡来的吗?

    “老娘们家家的,不想活了就不要活!跳井上吊抹脖子,方法多的很!哭着闹着吓唬谁呢?”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适时响了起来,吓了周春平和吴金凤一跳。

    “小弟,你怎么来了?”赵芸香见到门边那个伟岸的身影,又是难堪又觉得高兴。难堪的是周家的破事被弟弟撞了个正着,高兴的是弟弟来了,她也算是有撑腰的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