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舅舅

    “姐,这就是你说的对你很好的婆婆?这就是你一心要嫁进来的周家?你的脑浆被狗吃了吗?”赵国辉气的很想拍他姐姐的脑袋一巴掌。

    每次回娘家,他姐都会说姐夫对她很好,周家人也对她很好,她婆婆对她就像亲闺女一样。

    赵国辉没想到,这些‘很好’只是赵芸香说出来宽他们父子俩的心的,今天他终于亲眼看到了周家人对姐姐的“好”。

    赵国辉早上送了侄儿去幼儿园,刚到供销社,就有人来说,周家村的周园园昨天下午被堂姐推进池塘去了。

    来人是周家村的秋菊婶,知道赵国辉和赵芸香的关系,特地跑来报个信。秋菊婶家离周家不远,每次见赵芸香被周家人欺负,秋菊婶都觉得看不过眼。

    秋菊婶知道赵芸香在周家的处境,也知道赵芸香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的艰辛。

    周春平家的事,就连村长都不敢管。秋菊婶一家子都是老老实实的庄稼人,更没那个能耐在周春平面前指手画脚。

    秋菊婶对周家人是不耻的。老人没有老人的样子,偏心偏到胳肢窝里去了。小孩没有小孩的样子,小小年纪就心肠歹毒陷害堂妹。

    这么个天气被推进水里,就算大人都遭受不住,不要说园园那个小小的女娃了。

    周志新不在家,要是孩子有什么事,肯定需要娘家人出面撑腰。

    秋菊婶这样想。

    赵国辉听了,吓了个够呛。急忙交代了一下员工们今天的工作,骑上自行车就往周家村赶。

    平时从镇上到周家村二十多分钟的路程,赵国辉用了十五分钟就赶到了。大冷的天气,赵国辉愣是热的满头大汗。

    刚进门,赵国辉就听到周家闹哄哄的,最让他心惊肉跳的是吴金凤尖利的哭喊声。

    赵国辉以为园园有什么不好,急忙把自行车往周家门口的墙边一靠,锁都没锁,就跑了进来。

    进了院子,赵国辉听到周春平在叫赵芸香向婆婆赔罪,周家二嫂撇着嘴在旁边看热闹,周家老太婆坐在地上撒泼。

    还好,园园虽然站在一旁呆愣愣的,好歹还是活生生的。

    看见园园无大碍,赵国辉的心放下了大半,耐着性子看起周家的这场闹剧。

    平时赵芸香很少回娘家,就算回娘家,面对赵庆山和赵国辉的提问,也一直说周家很好,她过得不错,周老太婆对她也很好,像是对自己的亲闺女一样。

    要不是今天无意中撞见,赵国辉还不知道他姐姐在周家过的是这样的日子。看周家两个老的和一个妯娌的架势,平日里肯定没少欺负他姐。

    既然撞上了,赵国辉倒想看看周家人是怎么欺负他姐姐的。他虽然年纪轻,在这个三合镇上却也不是谁想欺负就可以欺负的。小时候,姐姐护着他,现在他长大了,姐姐,自然有他护着。

    周春平和吴金凤正背着院子门,所以没看见赵国辉的到来。赵芸香被吴金凤气的脑袋发晕,也没有看见赵国辉。只有谷大花,看见赵国辉后,悄悄地回了房。

    赵国辉听到赵芸香质问周春平的几句话,脑子一转,就把这场闹剧的前因后果猜了个**不离十。

    赵国辉愤怒了。他的姐姐,赵家沟出了名的温柔贤惠的姑娘,没出嫁时媒人都差点把家里的门槛踩平。嫁到周家来,竟然被周家这样对待?周家老太婆的心真狠,还把做贼的污名他姐身上按?

    赵国辉一生气,就顺着吴金凤的话叫她去死。要知道,真正想死的人是不会把死挂在嘴边的,吴金凤这样嘴里嚷嚷着去死的老娘们,实际上最怕死了。

    赵国辉毫不留情的话,让吴金凤的哭嚎声不由得停了下来。看着身材魁梧脸色阴沉的赵国辉,吴金凤第一次发现亲家小舅子吓人的一面。

    往日的赵国辉,看见周家人都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一点气势都没有。就算是吴金凤时不时去供销社让赵国辉帮忙弄点布料和豆油的批条,赵国辉也从来不摆架子,都是笑脸相迎的。

    吴金凤不知道,赵国辉对他们态度好,是看着自己姐姐的份上。赵国辉年纪轻轻就做上了供销社主任的位置,怎么可能是个软蛋?这不?赵国辉把工作时的气势散发了一点出来,就让周春平老两口大吃一惊。

    周园园看着前世今生多年未见的小舅舅,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激动。上辈子,小舅舅被人陷害,丢了主任的位置,还被抓进了大牢。外公受了这么大的刺激昏倒了,脑溢血,还没来得及送医院,外公就在昏迷中断了气。半年后事情才查清楚,舅舅无罪释放回到家。

    可是,物是人非。赵国辉见到老父亲已经去世,妻子早就在他被抓时,被家人逼着和他离了婚。

    截然一身的赵国辉背着个小包,离开了三合镇,走之前到周家村见了赵芸香一面,从此无影无踪。

    有人说赵国辉去了南方混上了黑~道,在一次帮派火拼中死掉了,也有人说赵国辉去了大洋彼岸,做了一家有钱人的上门女婿。

    不管那些传言的真实性有几分,反正前世园园到死的那一天,再也没有见过舅舅的面。

    要不是赵庆山和赵国辉都出了事,有他们撑腰,周家人也不敢肆无忌惮地欺负园园他们一家。赵庆山最护短了,交游也广。

    舅舅,外公,园园好想你们。周园园在心中呼唤着。

    想着前世孑然一身的凄惶,周园园不知不觉中泪流满腮。

    见到自家老太婆撒泼拿捏儿媳妇被亲家小舅子抓了个正着,周春平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趁着赵国辉和赵芸香说话的当口,周春平伸出一只脚,轻轻地踢了踢坐在地上的吴金凤。

    吴金凤见到自家老头子眼里的严厉,急忙一骨碌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赵国辉和赵芸香说了两句话后,发现自己的衣角被轻轻地拉了一下。赵国辉往下看,见周园园捏着他的衣角,眼泪汪汪地看着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