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发烧

    周家老太婆这么能作,小九肯定吓坏了。赵国辉想。

    “哟~我的小九儿,怎么哭了?是不是想舅舅了呀?”赵国辉想起侄女遭的罪,心中一酸,蹲下身子逗起侄女来。

    今天的周园园,穿着一件大红色的粗线毛衣外套,毛衣是开襟的,赵芸香手巧,织了一个时髦的小翻领。小翻领的边缘被赵芸香用白色的开司米线勾出了一条狗牙花边,衬的小女孩的小圆脸像是一只红苹果一般可爱。

    周园园出生的时候胖乎乎的,足足有九斤重,所以赵庆山给她取了个小名叫小九。

    现在的周园园,没有小时候那样胖了。圆圆的脸蛋修长了些,弯弯的柳叶眉下,是一双黑漆漆的杏仁大眼。女孩专注看东西的时候,眼睛里一片雾蒙蒙的,平添几分柔嫩。

    “舅舅,抱。”周园园伸出双手,和赵国辉表示亲近。每次去外公家,外公和舅舅都很喜欢逗她,让园园相信自己是外公和舅舅最喜欢的宝贝。

    窝在赵国辉宽阔的胸膛上,感受着赵国辉身上的温度,这一瞬间,周园园觉得很安心。

    站在旁边这么久,周园园觉得又冷又累,要不是不放心妈妈,她很想回房间好好睡一觉。

    “呀!园园身上怎么这么烫?”赵国辉抱着软软萌萌的小人儿,觉得不对劲,伸出手一摸,周园园额头上的温度让他吓了一大跳。

    发烧了!

    这个年代,发烧不退烧成白痴的病例多的是。

    赵芸香和赵国辉心中大急,顾不上一旁陪着笑脸的周春平,抱起园园就往门外冲。

    赵芸香接过赵国辉手里的园园,眼泪一直流个不停。

    都是她这个当妈的没用,才让孩子遭了罪。一大早的,孩子身体还没好,硬是在身旁陪着,怕她吃了亏。她怎么就没注意到园园的不对劲呢?婆婆找茬不理她就好了,她怎么就光顾着和婆婆攀扯了呢?要是园园有什么万一,她······她也不活算了。

    周园园脸蛋烧的通红,鼻尖里闻着赵芸香身上的馨香,觉得异常安心。

    老天爷垂怜,让她重活一次,见到了妈妈,见到了舅舅,就算是现在死掉,她也赚到了。

    周园园傻呵呵地笑着,攥着赵芸香衣角的手渐渐地松开,陷入了昏迷中。

    “园园,园园!”赵芸香大惊失色,声音中带上了几分凄厉。

    “姐,快上车。”赵国辉骑着自行车,追上了奔跑中的赵芸香。

    赵芸香憋着劲,跳上了自行车的后座。光靠着她的两腿跑,跑到镇上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

    周春平见赵芸香姐弟俩抱着园园一路疾驰而去,心中“咯噔”一下,暗叫了声“不好”。

    三儿媳和亲家小舅子这么一咋呼,周春平看见好几家邻居伸出头来看了热闹。完了完了,这下子,他周家要被全村人拿来说嘴了。

    小小年纪心肠歹毒推堂妹落水,苗苗这件事算是遮盖不住了。这样一来,谁还会和他们家往来?

    他周春平在周家村一直是让人羡慕的存在,就算是周家村的村长,也会给他几分面子。这件丑事一张扬出去,他周春平以后在那帮庄稼汉面前,怎么挺的直腰杆啊?

    周春平急得团团转。

    “老头子,你怎么了?”吴金凤见周春平突然间脸色难看的厉害,急忙问了句。

    周春平拉长了脸,不想回答吴金凤这句略显蠢笨的问话。事情明摆在那里,老婆子不用脑子想想,光知道问,真是头发长见识短的村妇。

    怎么了怎么了?他周春平考虑到是整个周家,只有老太婆这种眼光短浅的,才老抓住当年那件事不放。

    今天小九那丫头这么一晕,他这个做爷爷的说不得要拿点钱出来,给孩子看病吃药买补品,才能堵得住村里人的说嘴。

    一想起好不容易攒的百来块钱要少上一叠,周春平的心就有着说不出的痛。

    “老二,老二家的,苗苗,你们出来一下。”周春平越想越气,直接吼出了声。照他看来,老二一家都是欠收拾。老二懒得要死,老二媳妇眼窝子比老太婆还浅,教出来两个孩子,大的心肠不好,小的唯唯诺诺。他周春平什么命哟~!摊上了老二这个不像样的儿子。

    “老头子,你怎么了?你可别吓我啊!”吴金凤见周春平双目圆睁,张着嘴大声喘着气,不由得吓了一跳。

    “咳咳咳······呸!都是你惯的!”周春平咳出一口痰,这才横了吴金凤一眼,骂道:“老娘们家家的,一天到晚只知道东家长西家短,家里的儿孙都不知道管管,看看老二,看看苗苗,歪成啥样了?”

    吴金凤低着头撇了撇嘴,没有出声。

    吴金凤不敢在周春平暴怒的时候去惹他。

    吴金凤知道老头子心狠手也狠,年轻的时候,周春平就是个混不吝的,在大兴市,要不是有他爷爷兜着,早就被人打死了。

    也怪她当年没眼光,有周春平这样的城里人喜欢她,高高兴兴地嫁了。

    结婚后,吴金凤挨过几次揍,才认识了周春平的真面目。有几次揍得狠了,吴金凤差点起不来床。

    直到搬家到周家村后,周春平心里有了顾忌,才没有了以往的暴虐。

    “爹,您叫我?”周志强衣衫不整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慢慢悠悠的样子让周春平的怒火直往脑子里冲。

    “你看你,快三十的人了,一天到晚光知道吃和睡!”周春平怒斥道。想当年,他爷爷还在的时候,他周春平在大兴市算是可以横着走的人物。可惜啊······爷爷一死,周家后继无人,连那个有点出息的老三,也是······

    不,不能这样想。周春平摇了摇头,把脑子里的念头摇了出去。

    “爹,这一大早的,家里又没活等着干,不睡觉做什么呢?”周志强不满地嘟囔着。

    周志强早就不满他老爹了。周春平是个糙汉子,每天吃了饭去上班,家里的事一点都不管,就算是油瓶倒了,他也不会伸手扶一把。对家里几个孩子的管教,除了打还是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