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矛盾

    周志强知道自己是在迁怒周春平,但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一家人到农村后,除了周春平,所有人都变成了农村户口,这个落差,周志强小时候不懂,长大后就懂了。

    三合镇上有些年轻人,父母是国家工人,所以沾了父母的光,户口是城镇的。

    那时候的城镇户口,国家包分配工作。农村户口的呢?不管你多能干多有本事,只能在村里种地。

    周志强眼见着小时候不如他的同学就因为有个城镇户口,长大后分配在三合镇上工作,每天明亮的办公室坐着,做事轻松,一个月就有十几块钱工资。

    周志强自己呢?天天跟着生产队下地干活,累死累活一年到头,还赚不到两块钱。

    这强大的落差让周志强快疯了。有时候三两个同学聚会,总会说起那些有户口有工作的同学多让人羡慕。周志强都会在心里说:要不是他家老头子发疯,他就是那些同学心里羡慕的一个。

    久而久之,周志强就把眼光盯向了周春平的工作。

    周春平自己还是城市户口,在粮管所上班。那时候的政策,是可以父职子替的,叫做顶班。

    意思就是说,要是家里的父母是城镇户口,有工作的,孩子就算是农村户口,在父母退休的时候,孩子可以转为城镇户口,顶替父亲或母亲的工作。

    也就是说,在周春平退休的时候,周家的三子一女中,有一个人可以顶周春平的班,变成吃商品粮的国家工人。

    周志强一直以为周春平会把这个工作机会留给自己。周家三兄弟,老大周志刚是周家村的会计,他那份工作,一般吃商品粮的人还比不上。老三周志新自己在部队发展,前途似锦,肯定不稀罕回来抢老头子的余荫。

    周志强认为自己混的最差,学了两年木匠手艺,只学了个半吊子。帮人打打柜子做几张板凳还可以,做到其他大件家具,却没那个能耐。

    正常人家都是偏疼弱势的儿女,他周志强混的不好,正是需要老人们帮扶的时候啊!再说了,他老娘吴金凤一直喜欢他,只要老娘坚持让他顶班,就算老爹也要多考虑考虑。周志强想。

    至于老四周志美,一个丫头片子,哪有儿子来的重要?他家老头子总不可能脑袋发昏把这么好的事留给闺女,不给儿子。

    周志强当时没想到妥妥的事,硬是被妹妹周志美横插了一杆子,弄没了。

    周春平还真的把顶班的机会给了老四周志美,周志强只要想起这件事,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个妹妹,他不稀罕。

    从小到大,周志美都爱偷奸耍滑。学习不努力,整天爱打扮,在学校就是混日子的。

    初中毕业后,周志美不肯下地做事,磨着二老让她在家做点家务,闲的发慌时就知道找几个嫂子的碴。

    老爹老娘还把周志美当宝一样,连那么珍贵的城市户口,都给了她。

    呸!没见过老爹这么不靠谱的家长。

    这村子里,哪一家哪一户不是把好东西留给儿子孙子的?把铁饭碗给一个泼出去的水,他爹的脑袋里面装点全都是浆糊吗?

    周志强更讨厌他爹了。

    他爹周春平有钱,可很少见他拿出来花。周家几个兄弟姐妹,除了过年的时候他爹会每人发一毛钱的红包,平时根本见不着他爹的钱。

    直到老三去部队当了兵,每个月寄钱回来,周志强才觉得日子好过了很多。吴金凤很疼他,时不时会塞个一块八毛的给他零花。

    花着老娘从手缝里漏出来的钱,周志强一点都不感激。

    他本该是城市户口吃商品粮的,每个月自己有工资,爱怎么花就怎么花。是周春平和吴金凤改变了他的人生,现在花他们几个钱,那也是应该的。周志强想。

    周春平不知道自己在二儿子的心中,早就贴上了“不靠谱”的标签。此时的周春平,正走在周家村的那条夯地结结实实的黄泥路上,面对着一张张问侯的笑脸,时不时地点个头搭句话什么的。

    周春平在周家村的地位不低,除了村长家,周家在周家村也算排的上号。

    说起周春平,周家村老老小小的,都会竖起个大拇指夸上一声:能人哪!

    周春平的能干首先体现在那栋大瓦房上。

    瓦房原来的主人是个地主,解放后,地主一家跑的跑了,死的死了,瓦房自然就空了下来。

    周春平带着老婆和三个孩子到周家村投亲,刚好缺住的地方。不知周春平使了什么手段,愣是从周家村的老支书手里把这栋瓦房买了过去。这一住,也有二十多年了。

    瓦房很大很亮堂,坐落在周家村村头的马路边,一溜儿七八间,坐北朝南的,显的很气派。

    周春平家的大瓦房在整个周家村来说也是鹤立鸡群般的存在。有了这栋大瓦房,周春平三个儿子娶的媳妇,也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贤惠能干。

    周春平是周家村唯一一个吃商品粮的村民,确切的说,周春平并不是周家村的土著居民,而是个城里人。

    二十几年前,周春平带着老婆孩子到周家村落了户。据周家村当时的村长说,周春平是邻市大兴市人,因为响应国家“回农村去”的号召,才带着一家大小来到了老婆吴金凤娘家所在的于源县。

    当时,周春平最大的孩子周志刚才七岁,最小的女儿周志美还没有出生。

    从城市回到农村,周春平一家成了支持国家建设的先进标兵。为了不让广大下农村的人寒了心,周春平一家五口人,镇上保留了周春平的城市户口,安排他去粮管所上班。

    从城市人变成了农村人,吴金凤骂骂咧咧了好多天。奈何胳膊拧不过大腿,吴金凤反抗不了周春平搬家的决定,也反抗不了镇上的决定,只好收拾起心情做起了农村人。

    吴金凤的娘家离周家村足足有五十多里地,叫做小凤岗,是个穷的连贼都不愿意去的小山沟。那个地方,多的是光棍,本村的姑娘盼望着嫁出去,外村的姑娘不愿意嫁进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