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周春平

    吴金凤跟着本家姑姑去大兴市做保姆,认识了周春平。

    周春平家只有爷孙二人。周春平的爷爷是个老革命,身体不好,需要请个保姆照顾。

    吴金凤刚好去了周家做保姆。年轻时的吴金凤有几分姿色,和周春平在一个屋檐下住了一段时间,成功的让周春平迷上了她。

    周春平爷爷见孙子喜欢,吴金凤肚子里又揣了一个。虽然心里不满意,也只好帮他们办了喜事。

    只要想起出嫁前全村小姐妹羡慕的眼光,吴金凤就很有飘飘然的感觉。好不容易跳出了农门,现在又回到了农村,吴金凤的心里是不痛快的。

    开始的时候,周春平打算一家子去小凤岗投奔小舅子,被吴金凤一口否决了。

    小凤岗那么穷,她有几个儿子,难道以后让他们打光棍?

    周春平这才打算把家搬到三合镇。三合镇上有周春平爷爷的熟人,周春平爷爷虽然死了,人脉倒还有一些。

    就这样,周春平一家跑到周家村落户。

    周春平能说会道,周姓又是周家村的大姓,虽然周春平的周和周家村的周姓扯不上半点关系,但也让周春平家很快地融入了周家村。

    二十来年过去了,周春平家和本地村民没有什么区别。

    周家村在三合镇来说,算是个大村,有一百多户人家。除了三合镇,周家村的人口最多,田地也最肥沃。三合镇以及周边几个村镇的姑娘们,都以嫁进周家村为荣。

    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田地肥沃代表着庄稼的亩产量高,庄稼的亩产量高代表着村民们每年分到的粮食多,分到的粮食多代表着不会饿肚子。

    前些年闹灾荒,三合镇有些村因为缺粮,或多或少饿死过几个人,只有周家村,没有出现饿死人的事件。

    周春平退休之前的工作单位是镇上的粮管所,管着三合镇十里八村的农民们每年交任务粮。

    周家村的村民们每年秋季去镇上交任务粮的时候,可没少沾周春平的光。

    周春平是个圆滑的人,在周家村,周春平从来不会去当面得罪哪个。周家村的村民们去粮管所交粮,周春平只要看到了,都会笑眯眯的请人家到他的办公室坐坐。

    当然啦!人请进去了,手上装着粮食的推车自然也一起进了粮管所的大门。粮管所的职工们谁没有乡里乡亲或者沾亲带故的?肯定会有眼色地上来忙活着过大秤收粮。

    周家村交粮的乡亲们见识了周春平敞亮的办公室,喝上了白瓷杯冲泡的碧绿茶叶,也成功地插队交了粮,心底的滋味肯定是美滋滋的。

    这种美是灵魂深处的感觉,无可否认,看的什么喝的什么都没有插队的感觉来的舒爽。交粮能插队,就代表着能耐和特权啊!再说了,秋季的阳光虽然算不上猛烈,但是架不住那几天收粮的日子,交粮的人排起了长长的队,跟着队伍走,有时候从早上要排到半下午。

    周家村好几户村民都被周春平暗中关照过,让周春平的风评在周家村一直很好。两年前,周春平从粮管所退了下来,周家村的村民们排着长长的队伍交了几次粮后,对周春平的好更是感念在心。

    周春平一路走来,和他打招呼的人一直络绎不绝。

    周春平笑眯眯的,和每个人都能说上两句。当然,重点要说他现在赶去镇上看望孙女周园园。

    期间,也有几个人开玩笑般地问起周园园落水的事,都被周春平以小孩子之间的玩闹岔开了话题。

    冬季的农村,没有什么活计,也没有什么娱乐。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们,说说东家长扯扯西家短,一天的时间也过得快一点。

    走到村尾,周春平顾不得小溪边有人扬声呼唤,摆了摆手,顾自往三合镇去了。有时候,有些事不能说的太透彻,就这么透露几分,让别人脑补几分,才是会说话的人。

    没见刚才村长家老娘听到他去帮孙女交医药费,羡慕的眼睛都发亮了吗?农村里,有点小毛病都是自己睡一觉就好,哪有一点小事就送医院的?那得多惯着孩子呀?

    周春平成功地抹黑了赵芸香娘两个和亲家小舅子赵国辉一把,慢悠悠地踏上了去三合镇的大马路。

    周家村有条清澈透亮的小溪,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们,洗衣服大都会拿到小溪边去,一边洗一边互相传播着村里的八卦。洗完衣服后,一些大娘们也会拿张小凳子,坐在溪张边的古槐树下,一边纳鞋底,一边说些家长里短的琐事。

    要不是周春平为人处世确实不错,这周家的事,够这些婆娘们嚼嘴说上几天几夜。从周家老太太吴金凤的不讲理,到周家小女儿周志美真好命说起,再到周家三媳妇的懦弱,哪一件事都可以摆出来说上大半天······

    在周家村人的眼里,赵芸香是值得同情的,没有哪一家的婆婆会像周家老太婆吴金凤那么难服侍,也没有哪一家的小媳妇,像赵芸香一样软弱好欺负。

    在农村里,媳妇在婆婆家受了气,大都会跑娘家哭诉。厉害一点的娘家会直接打上门来,婆家人除非是不想做亲了,要不然一定会低头陪不是。

    赵芸香的娘家人却从来没上门来闹过。要是赵芸香的娘家不给力,那些小媳妇们还没话说。问题是赵芸香的老爹赵庆山和弟弟赵国辉,哪一个提起来,都是三合镇上有脸面的人物。

    啧啧啧······肯定是赵芸香不会告状,才让周家这么欺负她。小媳妇们真相了。

    周家小女儿周志美是于源县城纺织厂的正式职工。

    在那个年代,纺织厂的正式职工代表着什么?就连周家村最没见识的婆娘都知道,能进纺织厂做正式职工,周志美的后半辈子算是掉进蜜罐里去了。不去说一个月十八块钱的工资,最让人羡慕的还是代表身份的城市户口。

    那个年代,孩子的户口是跟着母亲走的。这就代表着,娶个农村媳妇,以后会有一大串的农村孙子孙女,娶个城市户口的媳妇,以后生出来的孙子孙女,全部是国家分配工作吃商品粮的城市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