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周志刚

    周春平自己没有做过农活,不知道在农村生活的儿子媳妇们心中的渴望。

    儿子们见老爹天天不用下地,穿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去上班,一个月赚的钱比他们辛辛苦苦劳作的还要多,心里早就羡慕死了。

    可惜,千金难买早知道。周春平如果知道因为让女儿顶班这个决定,让周家几兄妹的心四分五裂,不知道会不会后悔?

    周志刚迈进院子,就见自家老爹急匆匆地出了门,连他叫了声“爹”都没顾的理睬,只是摆了摆手。

    吴金凤见周春平翻箱倒柜了一阵子,出门去了,不由得气的冲着周春平的背影狠狠唾了一口:“呸!穷讲究,有钱不知道给老娘花。”

    吴金凤知道周春平肯定是跑镇上看小九那个丫头片子去了。方才被邻居们看了一会儿热闹,周春平肯定要去三合镇把这个面子圆回来。周春平就是那样一个人,穷讲究爱面子,怕被人说闲话。

    吴金凤很不能理解周春平的做法,照她看来,不管怎么都没有钱在自己口袋里来的重要。钱在自己口袋里,嘴长在人家身上,花钱买面子是一件最笨的事。

    “妈,我爸怎么了?”周志刚今天正有事想和老头子商量商量,怎么一大早的这么匆忙?

    “去镇上了。”吴金凤没好气地咕哝着:“一家子都是搅家精,你爸还老是护着。”

    周志刚心里一愣。

    吴金凤平时骂的搅家精,十次有九次就是说的三弟妹,难道三弟妹出事了?

    “大宝啊~!你昨晚上哪儿去了?你媳妇有事回娘家,你怎么也不着家啊?”对着厚实稳重的大儿子,吴金凤抱怨着。

    大儿媳李春娇昨天带着两个儿子回娘家吃喜酒,家里留下了女儿周美美。

    李春娇八字旺,有儿有女父母双全公婆也健在,这样的命格在农村被称为“全福人”。办喜事的人家都要请几个“全福人”去帮忙,算是为主家添点福气的意思。

    李春娇的娘家村子里近几年有什么喜事,都会请李春娇去做“全福人”。对于这样的差事,吴金凤还是比较满意的,不仅有吃食带回来还有红包收。

    李春娇是个聪明的,每次去做“全福人”,回家后都会分个一毛两毛的红包给吴金凤。

    看着眼框下发青的周志刚,吴金凤对李春娇不满了。李春娇走的时候,带走了两个孙子,把女儿周美美留在了家里。周美美才九岁,屁事不懂,昨晚没见老爸回家,也不知道到隔壁通知一下他们。

    她的儿哟~是不是吃苦了?看起来睡眠不好的样子。

    周志刚不自在地避开自家老娘伸过来摸他脸的手,说:“妈,昨天几个村的会计在镇上开会,开完会后大家一起聚餐吃饭,我总不能独自回家吧?”

    想起昨晚的尽兴,周志刚有一瞬间的出神。还是城里人会玩,那个白花花的身段像是条蛇一般,扭的那个······

    “还是我家大宝厉害,连镇上的干部也请你一起吃饭哩!”听了周志刚的话,吴金凤高兴地眉开眼笑的。

    在吴金凤的心中,一直为大儿子感到自豪。周志刚初中毕业,打的一手好算盘,周家村的老会计退下来后,周志刚做上了村会计,在村里有头有脸不说,平时还能和镇上的干部说上几句话。

    “嗯。”周志刚回答了一声,没有了再和吴金凤说话的**。他一个小小的村会计,去镇上开会也是例行的各村会计会议,吃饭也是镇上统一安排的。镇上的领导认识他周志刚是谁?

    想起昨晚吃饭时,镇上有位干部专门提起了周志新,说自己是周志新的战友,去年转业回镇上的。那位干部还一脸笑容地重新认识了一下他这个周志新的哥哥。

    ‘周志新的哥哥’而不是‘周志刚’,这个称呼让周志刚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苦涩。

    周志刚知道,他的三弟,比他优秀太多。

    上天特别偏爱周志新那家伙,不仅把他长得高大俊朗,而且还给他配了个娇妻美眷。周志新自己也争气,在部队里提了干,前途一片光明。

    周志刚是会计,当然知道二十多岁的连长代表着什么。这个职务,代表着他的三弟,在部队里混的很好,只要肯努力,升迁的机会很大。

    周志刚性格阴沉,长相也普通。实际上,周家除了周志新,其它兄弟姐妹的长相都像周春平,厚嘴唇,小眼睛,皮肤也是黑黝黝的。

    如果我是个城里人,如果我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就算长的不帅,说不定······她看中的会是自己吧?

    想起心中那张明媚的笑脸,周志刚苦笑着用手抹了一把脸,甩了甩头。

    “爹,你昨晚哪儿去了,家里出事了,差点吓死我了。”周美美见周志刚失魂落魄地走进家门,急忙蹿了过来。

    昨天李春娇回娘家前,和周美美交代过,要让周美美多看着点周志刚。周志刚是周家村的会计,村子里喜欢他的小媳妇多着呢!李春娇一直很防备的。

    可是,周美美昨天眼睁睁地看着周苗苗满脸狰狞地把周园园推下水塘,心里害怕的不得了。又见赵芸香脸色骇人地在周苗苗家门口敲了半天门,周美美更害怕了。

    昨天的事,她也在场,不知道三婶会不会找她算账?

    周美美没有吃晚饭,一个人躺在床上,哭得睡着了,就连周志刚昨晚一晚没回家,她也没有发现。

    早上醒过来时,周美美听见吴金凤在骂赵芸香,平时老实木讷的三婶竟然顶了奶奶的嘴。

    最后,连二婶和爷爷都惊动了,周美美一直躲在房里不敢出去,怕被二婶抓着她,让她做证苗苗没推过圆圆。

    外婆说了,撒谎的孩子不是好孩子,死后会下拨舌地狱。她不要帮着苗苗撒谎,她不想下地狱。

    “出了什么事?”周志刚顺着周美美的话问了一声。照他看来,美美说的大事无非是几个堂姐妹间吵嘴了之类的。

    “是苗苗。苗苗昨天把周园园推水里去了。”周美美‘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说:“周园园差点淹死了,爹,吓死我了。”

    “什么?”周志刚大吃一惊。联想起吴金凤刚刚说的‘搅家精’那句话,心中有了一丝明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