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外公

    赵庆山一天一夜没合眼,他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外孙女,面沉如水。

    赵庆山有点后悔,当年他要是坚持自己的看法,不同意芸香和周志新的婚事,芸香肯定不会遭这么多罪。

    昨天的事,赵国辉接老爹来三合镇的路上,已经巴拉巴拉说了一遍。结尾处,赵国辉还说,要是他姐不愿意和周志新过下去了,就回娘家,他养着她娘儿几个。

    赵庆山却不像赵国辉那么冲动,年纪大了,考虑的事情也全面些。

    要是不看周家那些讨厌的亲人,周志新是个不错的女婿。周志新长相俊朗,本身又很有头脑,有他护着,芸香娘儿几个,肯定能把日子过好。

    可惜,周志新的工作注定了他常年不能在家。赵庆山也说过让赵芸香去部队随军的话,可是赵芸香每次都是摇着头。赵庆山问她是不是周家老太婆做妖,赵芸香都不肯说吴金凤半句不是。

    他这个女儿,养的太实诚了。从小到大,赵芸香都很懂事,肯替别人想的多,为自己想到少。没妈的孩子,懂事的早啊!

    依着赵芸香的性子,要是嫁进个厚道人家,一家人肯定能和和美美的把日子过好。可惜,周家人除了周志新,个个不是省油的灯。

    赵芸香出嫁后,赵庆山也经常去周家村转悠,可是赵芸香每次都说很好,久而久之,赵庆山就放松了警惕。

    赵家沟离周家村七八十里地,赵芸香不肯让娘家人帮她出头,赵庆山出师无名,也不能无缘无故打上周家去。

    现在好了,出了园园这件事,就算芸香不让,他也不会放过周家那帮杂碎的。

    赵庆山心里打着主意,眼睛里寒芒四射。他赵庆山的女儿和外孙,可不是谁想欺负就能欺负的!

    周春平那个老家伙,昨天到医院来,假惺惺地问了问园园的状况,听医生说园园的状况很危险,那老头也没什么焦心,放下几块钱就走了。

    赵庆山本不想要周春平的钱,转头一想,周春平老两口吞了芸香夫妻俩这些年这么多钱,就算吐一点出来也是应该的。

    要不是园园进医院后芸香没钱交费,这些事,他这个傻女儿打算一直瞒着他和国辉呢?

    赵庆山想通后,没有把周春平的钱扔出去,只是没有给周春平什么好脸色。

    周春平以为赵庆山只是心焦园园的病,不知道他们一家人做的“好”事已经被赵庆山摸了个一清二楚。面子上,周春平算是已经来“看望”过孙女了,放下钱后,周春平心安理得地回了周家村。

    周春平不知道,赵庆山看着他的背影,打算什么时候要给他,给整个周家一个深刻的教训。

    周园园再一次醒来时,看见的就是一张胡子拉杂的笑脸。

    “外公。”周园园高兴地叫了一声。

    “我的乖小九。”赵庆山高兴地摸了摸外孙女儿一头柔柔的卷发。孩子这回算是遭了大罪,高烧三十九度多,他赶到医院的时候,园园已经开始抽搐起来。

    赵庆山让赵芸香拿酒精不停地擦着孩子的额头,腋下,股沟等地方,配合上医院的退烧针,一天一夜,园园总算退了烧。

    园园退烧后,赵芸香赶着去弟弟家做点吃的送过来,留下赵庆山在医院里照看着。

    看见园园要醒来的样子,赵庆山忙揉了揉脸上僵硬的肌肉,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孩子还小,大人的事不能吓着她。

    “外公,园园想你了。”周园园伸出双手,示意赵庆山抱一抱。前世今生,周园园好久好久没见过外公了。

    高烧刚退,周园园全身软绵绵的,要不是起不来,她早跳到赵庆山身上去了。

    小时候,周园园最喜欢和赵庆山玩胡子戳戳的游戏。赵庆山一脸的大胡子,最喜欢装作吓唬外孙和外孙女,和他们玩游戏。

    周园园觉得自己重生后,不仅身体变小了,就连心理年龄也变小了。胡子戳脸蛋那么幼稚的游戏,她现在回想起来,怎么还是充满了期待?

    “我的乖小九,可不能起床玩,医生说了,这样的天气,再感冒了屁股上要扎针。”赵庆山哄着周园园。

    昨天早上周园园送到人民医院后,赵国辉马上回了一趟赵家沟,把赵庆山给接到了镇上。

    要不是赵庆山当机立断让赵芸香为园园做物理降温,周园园说不定还真可能醒不过来了。三合镇人民医院的医疗条件不算好,药品也缺乏。周园园昏迷后,一支退烧针打下去,温度还是三十九度多,一点用都没有。

    赵庆山一手祖传的医术,在整个于源县都是有名的。听说赵家祖上还出过宫廷御医,后来不知道是为了避祸还是什么,赵家才搬离京城,来到了山清水秀的赵家沟定居。

    解放前,于源县没有医院,方圆百里的老百姓们有什么头疼脑热的,都跑到赵家沟赵庆山家去看。捡几贴中药回去煎服。

    赵庆山的祖父闲暇时会去后山采药,收费也便宜,乡民们对赵家,还是比较尊敬的。

    十多年前,三合镇有了医院,有些头疼脑热的病,一针扎下去就好了,比吃中药见效快,去赵家看病的人才渐渐少了下来。再加上赵家祖父年老去世后,赵家已经很少帮人看病。

    赵庆山家学渊源,赵家祖父的本事学到了七八成。他自己有退休工资,不靠看病也不愁吃喝。不过有些老伙计介绍过来的病号,赵庆山还是会接待的。

    靠着一手医术,赵庆山还真认识不少高官显贵。救命之恩,不管放在哪个年代都是适用的。

    赵庆山是参加过战争的军人,在那场帮助邻国打退侵略军的战役中,赵庆山失去了很多战友。赵庆山自己的膝盖也中过一枪,三等残疾,走起路来有点瘸。

    退伍后,赵庆山在三合镇供销社担任党委书记,因为他正直无私,得到广大职工的爱戴。

    赵庆山前几年退休后,赵国辉接班进了供销社。赵国辉脑子灵活,加上赵庆山以往留下的路子比较宽,不到三年,赵国辉就当上了供销社主任。

    这些,都是周园园前世长大后,从别人的嘴里拼凑出来的。周园园前世五岁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外公这么牛掰哄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