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手铐

    “三儿,老三。”吴金凤见乔爱国这边说不通,只好把求救的眼光投向了周志新。

    周志新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劝他老娘以后安安分分?还是劝乔爱国不要抓走老娘吴金凤?这一切,都是吴金凤自找的麻烦,乔爱国只是按照程序办事,吴金凤错误举报,去派出所说明一下情况也是应当。

    还有,如果此时他开口让妻子原谅老娘,对妻子不公平。老娘自己种下的因,结下的果也应该自己承受才是。

    吴金凤满眼的希望在周志新撇过头的一瞬间,顿时暗了下来。

    不!她不去派出所!她不要去派出所!

    吴金凤伸出双手,大力地推开站在她身旁的小张,一转身往东厢房跑去。

    “哎哟!”小张没想到吴金凤会伸手推他,淬不及防之下被吴金凤推的一屁股摔倒在地上。

    “奶奶,您摊上大事儿了!竟然敢袭警?”周园园放声尖叫。

    袭警?对啊!他们是上门办事的公安!

    几个公安被周园园的一声尖叫叫回了神,他们身上的警服代表的不仅仅是警察的威严,还代表着执法人员的尊严。

    小张摔倒在地上的时候,用手掌按在了地上,随着身子往后滑的冲劲,手心处在地上摩擦出了几条血痕,一抬手,火辣辣的疼,还往外冒着血珠子。

    “太嚣张了,我老李还是第一次见到敢妨碍公务的农村老太太。”一位年纪在四十多岁的公安愤怒了。吴金凤诬赖儿媳妇的做法,让他想起了自己当年的继母。

    老李一撩衣摆,从裤腰上掏出一副铛亮的手铐,一闪身往吴金凤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老李一追,几个公安也呼啦啦地跟着后面跑。乔爱国冲着赵芸香点了点头,也跨步追了上去。

    周志新急了。本来好好跟着去派出所解释一声的事,被吴金凤弄成了袭警的事件,他真的要跪了。

    周志新可以预见吴金凤接下来的日子不好过,就算吴金凤不是有心打小张,小张受了点轻伤却是事实。如果追究起来,袭警,拘留吴金凤十天半个月都是轻的。

    周园园把头埋在妈妈的怀里,都能察觉到周志新盯在自己后背上的两条视线,正散发出灼人的热度。周园园不后悔刚才喊的那一嗓子,没有她这个神攻击,怎么能让吴金凤吃大亏呢?

    至于周志新,嗤~!周园园暂时懒得理他。别看他刚才替自己挡了吴金凤的巴掌,在他的心里,说不定吴金凤比妈妈和她加起来的重量重的多。要他去对付吴金凤,根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妈妈的委屈不能白受,没有老公可以依靠,她这个女儿可不是吃素的!

    周志新盯着周园园的背影,心中满是困惑。一年不见,他的这个女儿好像有了很大的变化。

    如果不是周园园和赵芸香的亲密,周志新差点怀疑自己的女儿是不是换了一个人。一个六岁的小女孩,怎么会叫出“袭警”两个字?

    周园园没有理会周志新,把头埋在赵芸香怀里,赵芸香以为园园被吓到了,顾不上一旁发呆的老公,一只手揽着园园的背,另一只手摸了摸周园园的耳朵,嘴里轻轻念叨着:“园园不怕,园园不怕。摸摸耳朵顺顺毛。”

    周园园一边享受着妈妈的关爱,一边让体内的气息流转快上了几分,她“看”到吴金凤跑到东厢房,犹豫了一下后又像一只受惊的兔子般往大门外蹿去。

    老李紧跟在吴金凤后面,吴金凤刚跑出大门口,就被老李飞身一个纵跃扑倒在地上,“咔嚓”一声,老李手上的手铐把吴金凤大两只手铐了个严严实实。

    后院里,周志新呆愣了一会儿,想了想还是追了出去。亲妈在作死,他这个当儿子的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倒霉。

    老李抓住吴金凤后,几个公安刚好追出了门口,见老李已经把吴金凤抓住了,几个人才松了口气。

    一大堆人在家里“踢踢踏踏”的奔跑声以及老李喝斥吴金凤“站住”的声音,把周家几房人都吵醒了。

    周春平打开房门的时候,看见一堆公安从眼前跑过,还以为自己在梦中。

    周春平闭上双眼再睁开,没错,是真的,他家真的来了一堆公安。看样子,还在追着人。

    “放开我,放开我,我不敢了。”冷冰冰的手铐贴在肉上的触觉,让吴金凤打了个寒战,一股从心底深处涌上来的惧怕,让吴金凤张开嘴嚎叫起来。

    吴金凤的嚎叫声从大门外传到了屋里,周春平一愣,赶紧往大门外跑去。

    “老实点!”

    周春平跑到大门边时,老李已经站起了身。老李嫌恶地看了吴金凤一眼,拽了拽手铐,让她赶紧站起来。

    “老太婆,你咋了?”周春平看见戴着手铐的吴金凤,觉得整个人都懵了。

    这一幕让周春平觉得太玄幻了。自家婆娘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怎么招惹了一堆公安上门抓人?她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今天老太婆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公安抓走,他周春平在周家村还能做人吗?

    周春平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往地上滑去。

    周志新赶过来的时候,刚好扶住了周春平滑落的身子。有了周志新做支撑,周春平的身子摇晃了几下,还是慢慢地挺直了背脊。他是这个家的支柱,如果他倒下了,这个家算是完了。

    “老头子,老头子,你可不能不管我啊!”吴金凤哭的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生怕周春平不理他。作为枕边人,吴金凤很明白周春平骨子里的凉薄。

    这个年代,被手铐铐起来的都是穷凶极恶的坏人。此时天色已经大亮,农村里的人本来起的早,吴金凤的几声嚎叫引来了一大堆的村民看稀奇。

    “看,周春平家婆娘怎么回事?公安都上门抓人了。”

    “吴金凤这老太婆看起来面慈,原来是个坏蛋啊?”

    “肯定是坏事做多了老天看不过眼,派公安来灭了她。”

    “怪不得周家勤一天到晚在村里横行霸道的,原来是学到他奶奶的坏样子啊!”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