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热闹(1)

    乡亲们七嘴八舌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向吴金凤袭来,吴金凤脸色通红,恨不得能在地上找条缝把自己给钻进去。

    太丢人了!她几十年的老脸都快丢光了!

    吴金凤万万没有想到,她想对赵芸香使坏,赵芸香什么事都没有,反而她,被手铐铐住了。

    周志美昨晚一晚没睡好,脱臼的脚腕虽然被医生复位了,但还会一抽一抽的疼。

    周志美痛的睡不着觉,只好拿老公王小强出气,不是说渴了让王小强替她倒水,就是说要拉尿让王小强抱她去马桶边。

    王喜还小,一晚上又要喝奶又要把尿的,周志美动不了,都要王小强做。王小强哪儿受过这样的累?到了后半夜,不管是周志美叫他还是掐他,王小强都睡的呼噜震天响。

    周志美没了折腾的人,也渐渐地睡着了。临睡前,周志美还咬牙切齿的,脑子里想着怎么从赵芸香手上弄到那辆自行车。要不是吴金凤和周志美信誓旦旦说明天看赵芸香倒霉,周志美今天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

    谷大花一晚上没有睡踏实,昨天下午,她亲眼看见婆婆在医院一间办公室门前逗留了好久,然后,婆婆又一个人去了镇政府。

    镇政府可是古时候的衙门哩!谷大花就连走过那个门口都觉得腿肚子打哆嗦。婆婆一个人去那里做什么?

    吴金凤回到医院后,谷大花装做好奇,套了几句吴金凤的话。

    谷大花提起赵芸香,吴金凤一脸睥睨地说了句:“我看赵芸香那贱人明天被打成坏分子后,还能不能傲的起?”

    谷大花暗自咂舌。坏分子是随随便便想让谁做就让谁做的吗?难道婆婆在政府里有关系?

    一旁的周苗苗听到吴金凤骂赵芸香,也跟着骂了句:“贱人!坏人!”惹得吴金凤直抱着周苗苗叫乖孙女。

    周苗苗这段时间也恨死了赵芸香。自从她推周园园落水后,赵芸香就像是换了个人一般,见到周苗苗没有好脸色不说,以前经常会给的糖果之类的小零食也没有了踪影。

    一大早,谷大花听到外面有动静,赶紧踢了一脚周志强,自己穿好衣服一骨碌从床上翻了下来。

    “死婆娘,干啥?”周志强睡的迷迷糊糊被谷大花一脚踢醒,起床气还真不小。

    “快点,有热闹瞧!”谷大花想起昨天婆婆说的话,一心打算今天要看赵芸香的笑话。哼!老公宠着你又怎样?娘家厉害又怎样?等赵芸香成了“坏分子”,看周志新还会不会当她如珠似宝?

    周志强一听有热闹瞧,赶紧爬起了身。冬天了,农村人不用出工,天天在家闲的能长草,有热闹看?不看白不看!

    周志强和谷大花两个冲到周志刚家门口的时候,周志刚和李春娇也走出了房门。李春娇昨天一直守着周志美,还不知道吴金凤去举报赵芸香的事。不过,一大早家里吵吵嚷嚷的,她也好奇到底发生什么事啊!

    周志刚以为是自家老娘又和赵芸香掐起来了,在屋里的时候,他依稀听到了吴金凤的叫声。

    周志强和谷大花撒腿就跑,生怕等会看热闹没有好位置了。跑到大门口,看见被老李从地上扯起身的吴金凤,吴金凤手上明晃晃的手铐让周志强夫妇俩傻了眼。

    周志强回过神来,一只手捂住谷大花的嘴,另一只手拉着谷大花的衣领子,把她攥回了房。关上门后,“啪”的一声,周志强甩了谷大花一个大耳光。

    这臭婆娘!安的什么心?明知道老娘在出丑,还让自己去看热闹?

    谷大花捂着半边脸欲哭无泪。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啊?婆婆不是说倒霉的是赵芸香吗?怎么变成婆婆自己了?

    周志刚和李春娇落后了一步,只见到周志强和谷大花往门外瞄了一眼就脸色大变地往回走,李春娇暗中打了个激凌,知道今天的热闹可能不好看。

    “志刚,我肚子痛。哎哟哟~!要上个茅房先。”李春娇捂着肚子,一溜烟地往自家菜地旁的厕所跑。

    懒人屎尿多!周志刚冲着李春娇的背影狠狠地翻了个白眼,顾自背着手往门外走去。

    大门正中,站着周春平,有一双强壮的手正扶住周春平的身子,被门边的石壁挡住,周志刚没看到周志新的身子。

    “大哥,过来扶一下爸。”周志新看见周志刚的身影,赶紧呼唤了一声。

    周志刚听到周志新的声音,楞了一楞。随即走到大门外,代替周志新扶住周春平。

    “三儿,你怎么回来了?你什么时候到的家?”周春平有些意外,他一直以为扶住自己的是大儿子或者是二儿子,没想到竟然是远在千里之外的周志新。

    “爸。”周志新叫了一声,顾不上回答周春平的话,赶忙走上前几步,对乔爱国说:“爱国啊!我妈也不是什么坏人,她只是无知了一点,你能不能让公安同志把她的手铐给解开?”

    周志新知道,如果吴金凤今天戴着手铐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公安抓走,过几天就算放回来了,全村的人都会当她是毒蛇猛兽一般。

    农村人很淳朴,坚信戴上手铐的人都是坏人,而且是特别坏蛋那一种。当务之急,他还是求求乔爱国,让吴金凤手上的手铐除下来,让她的面子上好看一点。

    “志新,你要保证你妈不乱跑,我去和老李说一声。”乔爱国很聪明,马上提出了要求。

    吴金凤这种农村老娘们,神经兮兮的,下一步会做出什么事来,说不定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要不然她刚才也不会听到要去派出所协助调查,就推倒小张想逃走了。

    她也不想想,她能逃到哪里去?

    不过,乔爱国和周志新是老战友,之前在部队的时候两个人的关系就很好,周志新的要求,乔爱国也不能不给面子。

    “行,我去和我妈说说。”周志新答应的很爽快。照他看来,多大点事?吴金凤诬赖赵芸香,赵芸香看在他的面子上肯定不会追究吴金凤的责任。吴金凤只是去派出所说明一下情况就行了,用的着这么慌张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