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愤愤

    后院里,周园园“看见”了大门外发生的一切,心里觉得愤愤的。她这边想方设法让吴金凤得个教训,她老爹却在拖后腿,他怎么这么大的脸呢?

    今天的事,如果不是赵国辉机灵,早就替赵芸香准备了一张食品厂的证明,赵芸香被吴金凤这么一举报,一个投机倒把的帽子被扣上后,他们三房算是跌到泥地里去了。

    周园园冒着被人发现秘密的风险吼了一声“袭警”,为的就是让吴金凤这个老太婆好好去感受一下派出所的“小黑屋”。这个年代派出所的公安,可没几个温和的。人进到里面,不老老实实交代问题,公安准会让你在“小黑屋”里关上几天。

    “小黑屋”四周黑漆漆的,没有光没有风没有声音,也没有饭吃,在里面的人很少有熬过三天不招供的。周园园很想知道,这次陷害妈妈赵芸香的主意,是吴金凤自己想出来的还是有人在后面搞鬼。

    现在被他爸周志新一搅和,这件事怕是要黄?

    周园园恨的咬牙切齿。周志新一走,赵芸香本来想跟出去看看,是周园园扯住了赵芸香,说是不要耽误了送鱼丸。

    周园园的本意是不想让赵芸香参合进去,赵芸香一出现,肯定会被周志新逼着原谅吴金凤。到时候赵芸香怎么选择都是错的,还不如在家里待着,随便周志新怎么折腾。

    赵芸香想想也是,三合镇每天上午到县城的班车是固定的,如果十点前不能把鱼丸做好,赵国辉下午又要麻烦一趟。

    周园园怕赵芸香担心,只好一直在厨房里做着刮鱼鳞这些个“乖乖女”应该做的事,自然也不能跑到门口凑热闹去。

    要是周园园在门口,不管怎样都不会让周志新找到机会替吴金凤求情的。

    小张举着一只血糊糊的手,走了过来。

    小张是个懂得看眼色的,见乔爱国为难,特地走过来为乔爱国的说辞增添一点筹码。

    “哟~!小张今天受的伤可不轻,乔干事,我们快点收队吧!小张的伤口可不能等啊!”老李在一旁听着周志新的话,眼神里的鄙夷怎么也遮不住。

    想做孝子没人拦着你做,为了做孝子让自己的老婆白受委屈,老李觉得很看不起周志新。想当年,他家继母拿捏他媳妇的时候,老李可是拿了一把菜刀直接剁在了继母的房门上。

    手段虽然暴力,效果却是好的不得了。自从老李那次发火后,这十多年来,他继母愣是没敢在他夫妻面前装过什么大尾巴狼。

    乔爱国听到老李的催促声,心底一震。

    小张老李他们都是公安系统的,他这个镇武装部干事可不是这些公安的直属领导。小张这次在吴金凤手上吃了个亏,他如果看在周志新的面子上徇私把吴金凤放了,不知道小张他们会不会怪上自己?

    “志新,你看,今天这事儿也赶巧了,可不止弟妹一件事。”乔爱国冲着小张的方向驽了驽嘴,示意周志新看看。

    小张年纪不大,还不到二十,一张娃娃脸让他看起来更小。

    小张父母都是三合镇上吃公家饭的,小张老爹是乔爱国的顶头上司--三合镇武装部的部长张大山。小张算是这个年代妥妥的高富帅一枚,一双手没有干过农活,细皮嫩肉的。

    被吴金凤这么一推,小张嫩白的手心直接刮破了几层油皮,血珠子不断地冒出来,不一会儿就变成了血糊糊的一片。

    小张这小伙子参加工作才半年,脸皮薄,刚才不敢喊疼,怕同事们说他娇气。见乔爱国为难,才灵机一动凑了过来。

    “这,这得赶紧止血。”周志新见小张的手成了这样,倒也不好再说什么不要让吴金凤去派出所的话。小张的伤虽然不是吴金凤直接打的,但也算是吴金凤直接造成的。

    弄伤了上门办事的公安,吴金凤这次算是在劫难逃了。周志新在心底里长叹了一口气。

    周志新在部队见惯了伤口紧急处理,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小方格手绢,一咬牙给小张的手缠上了,做了个简单的止血包扎。

    手绢是周志新在n市买的,是周志新打算送给赵芸香的礼物。这次回的急,周志新没有为赵芸香买其他东西。这一块新手绢要差不多一块钱,白底黄绿小格子,周围是一圈绿色的狗牙边,很是雅致。

    “志新,有空咱们再聚。”乔爱国和周志新打了声招呼,顾不得叫老张替吴金凤去掉手铐,摆了摆手,说了声:“收队。”

    一行五人带着吴金凤坐上了停靠在马路边的带斗三轮摩托车,迅速离开了周家村。吴金凤或许是认命了,没有吵也没有闹,耷拉着头静静地跟着走了。

    周志新望着吴金凤远去的背影,觉得心中充满了苦涩。

    后院里,周园园见吴金凤终于被抓,才收回了自己的“偷窥”。至于一脸失落的周志新,周园园直接无视了。哼!让你胡乱同"qing ren",待会我就叫上老妈一起回外公家去!周园园暗搓搓地打着坏主意。

    “三儿啊!你妈没事吧?”看见乔爱国一行走远了,周春平才上来问话。

    “不知道。”周志新摇了摇头,实话实说。

    “你怎么不知道呢?你不是认识那个带头的干部吗?你不会和他说说关照一下你妈?”周春平睁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爸,您也看到了,那个小公安被妈打的满手血,会轻易放人吗?”周志新摇了摇头,觉得很疲惫。三十多个小时没休息,回家又撞上了这么烦心的事。

    “志新哪!做人不能忘本啊!想当年你才那么点点大,是你妈你爸我把你拉拔到现在这样,你妈出了事,你该多多放在心上,去镇上替你妈走走关系啊!”周春平又开始絮叨起来。

    只要周家有点什么事需要周志新出钱或是出力的,周春平就会在周志新面前得啵得啵个不停,周志新有时觉得真的很不可思议,亲爹亲妈养大自己的孩子不是应该的吗?怎么还变成了天大的恩情了?又没见老爹老妈和其它两个兄弟这样说,难道自己真的不是这一家的孩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