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怀疑

    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慢慢的就会生根,发芽。

    周志新今天在乔爱国面前的所作所为,已经是背离了他一直以来的信念。为了吴金凤,周志新硬着头皮和乔爱国拉关系讲人情,甚至罔顾了赵芸香的心情替吴金凤求情。结果呢?费了老大的劲,却没有得到周春平半个字的‘好’。

    周志新的心里满不是滋味。

    从小到大,周志新在家里做的事是最多的,吃的却是最差的。长大后,周志新比另外两个哥哥孝顺和顾家,却没有得到过周春平夫妇的几个笑脸。

    在周志新的印象中,吴金凤老是板着脸叫他有出息后不要丧了良心。周春平呢?也差不多。周志新在部队里提了干后,每次回家,周春平都会在周志新面前说,兄弟一家亲,就算你现在混的再好也不要忘记拉拔一下家里的兄弟姐妹。

    难道他爸和他妈忘了?除了小妹周志美,这个家里他是最小的。农村里,长辈们一般都会叫长子看顾着家里的几个弟妹,还没有听说让最小的弟弟看顾几个哥哥的道理。就算爸妈什么都不说,他周志新也不是个薄情的,自家的日子过得好了,难道不会拉拔兄弟们一把?

    周志新自认是个重亲情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因为吴金凤的反对把赵芸香母子三个留在家里了。要知道,赵芸香母子跟着周志新随军是可以迁户口的,只要把户口迁到了n市,周志新一家都是吃商品粮的城里人了。

    那时候的城市居民户口,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份衣食无忧的生活,还代表着一层金光闪闪的身份啊!

    周志新不禁为自己的忍让不值。这些年来,他和芸香为家里的付出,一点都没有被他爸妈放在心上。怪不得芸香一直隐忍不说在家里受到的不公平待遇,不是园园出了事,芸香她可能还会忍下去吧?

    “爸,让三弟去休息一下吧!路远,三弟也累了,我去镇上看看。”周志刚觉得有些看不过眼,替周志新说了一句话。不知道周志新是自己的亲弟弟时,周志刚觉得周志新为这个家付出再多都是应该的。知道了周志新的真实身份后,周志刚的心里为周志新不值。

    周春平和吴金凤平时的做派里,就能看出好多名堂。好东西都是二弟和小妹的,家里最累的却是三弟和三弟媳,最不得二老关爱的也是三弟和三弟媳。

    三弟不是这个家的人,他爸妈不是更该用亲情绑住他吗?周志刚疑惑重重。

    周春平挥了挥手,算是同意了周志刚的提议。吴金凤被公安带走后,周春平就觉得心里乱糟糟的,一会儿想起大门外那些乡亲们的议论,一会儿又想起那天上门来找他的那个贵人。

    毕竟,老三不是亲生的。这不是亲骨肉就是不一样,他妈都这样了,老三却没有一点同情心。看来,贵人交代的那件事他也该尽快办了才好。

    周春平心里打定了主意,脸上却笑道越发的和煦。

    “老三啊!去我那里坐坐,跟我说说这一年多来在部队的表现。”周春平笑眯眯地邀请着。实际上,周春平是想打探一下周志新在部队里有没有认识什么强而有力的靠山。毕竟,他要算计周志新,就要了解一下周志新倒霉后有没有人会为他出头。

    “好的。”周志新点了点头,跟着周春平去了。虽然周志新此时疲倦的恨不得能好好睡一觉,可是家里刚发生了这么大一件事,他这个做儿子的也该陪着老爸说说话,安安他的心。

    后院里,赵芸香和秋菊婶忙忙碌碌地做着鱼丸。经过早上的不快,赵芸香没有像往常一样和秋菊婶说笑,只是闷着头飞快地做着事。

    赵芸香不知道门口发生的事,但是她相信周志新,相信他会为自己讨一个公道。

    秋菊婶看了几次赵芸香,终于忍不住了,开口说:“芸香啊!你不要伤心。你婆婆做事不地道,你家志新都看在眼里呢!”

    “嗯,我不伤心。”赵芸香抬起头,对秋菊婶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说:“婶子,这么多年了,我也看开了,在他们老周家,我永远是个外人。这么些年的受苦受累,没有换来半个好字,园园她奶奶是铁了心想毁了我们啊!”

    “芸香,你如果不方便,我替你跑一趟镇上吧!总不能白白被欺负了。”秋菊婶有些担心。今天的事,明眼人都知道是吴金凤自找的,可是老周家这些人都是奇葩,难保不会有人跳出来指责赵芸香。去镇上找赵国辉来为芸香撑腰,是最正确的选择。

    “婶子,没事,一会儿我送货去的时候和我弟说一声。”赵芸香觉得冰冷的心里暖了几分。不管周家人怎么的铁石心肠,她周围还是有很多秋菊婶这样真心对她的人。

    赵芸香拒绝了秋菊婶去镇上报信,是不想连累秋菊婶被周家人怨怼。上次园园落水的事,就全靠秋菊婶去找来了弟弟,要不然,她这些天的日子也不会这么好过。

    这次的事情,就让她自己来解决吧!大不了和他们老周家闹个天翻地覆!赵芸香暗暗打着主意。

    “妈妈,我想外公了。”周园园适时地插了一句嘴。

    对啊!不如趁这个机会回趟赵家沟?赵芸香的眼睛亮了起来。这次的事,理在她这一边,让老爹赵庆山出面,也好震慑一下周家的这些牛鬼蛇神。

    看着赵芸香若有所思,周园园又添了一句:“妈妈,我想去外公家住。这里不好,爷爷奶奶他们都不喜欢我。”

    赵芸香打定主意,对秋菊婶说:“婶子,我想回娘家住一段时间,这鱼丸你能不能接手,叫上浅浅妈妈一起帮我做?我每天除了工钱,另外加多一块钱给你们。”

    “哎哟~这,这,这怎么好呢!芸香你已经给了我工钱,又教会了我这门手艺,不用加钱,你尽管回娘家去,鱼丸我每天会给你做好的。”秋菊婶喜出望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