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外包

    秋菊婶正担心着,吴金凤早上搞了这么一出后,赵芸香肯定忍不下这口气。如果赵芸香和周家那些人翻脸,肯定要回娘家。

    赵芸香一回娘家,她这做鱼丸的活计算是没有了。一天五毛钱哩!又不费什么劲,这样的好事上哪儿找去?

    秋菊婶没想到赵芸香给了这么大一个惊喜给她,听赵芸香这么说,忙不迭的答应下来。

    “婶子,你听我说,那一块钱可不是白给的,我等会去镇上给于源水库打个电话,让送鱼的田师傅明天把鱼送去婶子家。那一块钱是我借婶子家厨房的费用,柴火什么的都麻烦婶子了。”赵芸香越说越觉得这个主意好。

    周园园看着赵芸香的眼睛里都快冒出一个个的小星星了,看来,这世上没有不会做事的人,端看他(她)愿不愿意动脑子罢了。赵芸香一个没学过经济的农妇,居然能想出“外包”这样的好主意。周园园不禁被赵芸香的头脑折服了。

    把鱼丸外包给秋菊婶家做,赵芸香不耽误赚钱,还能拉拢秋菊婶一家人的心,真的是一举两得啊!

    送了这么些天的鱼丸,赵芸香知道其中的利润有多大。说实话,如果不是吴金凤太过分,赵芸香还不想回赵家沟。

    被鱼丸生意拖住腿,又违反了赵芸香的本意。不管怎么样,她这次都要趁这个机会,带着两个孩子远离周家。不管是去志新那里随军还是回娘家住都好,反正一句话,周家的这些黑心肝的,她赵芸香不侍候了。

    要不是赵家沟离三合镇太远,赵芸香真想把鱼丸带回娘家去做。

    既然打定主意要离开,赵芸香肯定要把鱼丸的生意安排好。鱼丸生意其实是赵国辉的上级王经理安排下来的任务,为了赵国辉,赵芸香肯定不能甩手不干。

    秋菊婶跟着赵芸香做了一段时间,赵芸香见她爱干净,做事也利索,才想着把鱼丸的活计外包给秋菊婶做。这样一来,秋菊婶家能多赚点钱,她也清净一点,还不耽误赚钱,多好。

    赵芸香虽然有些懦弱,心思却很灵巧,一转眼时间,就和秋菊婶一起把鱼丸生意的事给理顺了。

    赵芸香和秋菊婶说好,如果秋菊婶愿意,她会让弟弟去县里争取一下,让秋菊婶一年四季都供货,如果秋菊婶不做,也要提前一个月告诉她。

    秋菊婶乐的合不拢嘴。芸香这是给她家找了一份长期来钱的路子啊!

    赵芸香和秋菊婶刚谈好,周志新就回到了后院。

    周志新就着赵芸香烧好的一大锅热水,好好地洗了个澡。

    周志新洗澡的时候,赵芸香在自家衣柜里掏摸了好一会儿,才拿着一个收拾好的包袱出了门。

    周志新也没多在意,以为赵芸香是开衣柜替他拿衣服。

    这一路上,周志新趴在货车顶,全身都是灰尘。洗下来的洗澡水都快成泥浆子了,赵芸香烧了几锅水,才让周志新洗了个清清爽爽。

    周志新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迷迷糊糊听到赵芸香出门的声音,赶紧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了起来。

    今天早上的那场闹剧,让周志新知道赵芸香每天一大早做好鱼丸后,还要去三合镇送鱼丸。往日里他不在家,那些重活芸香做了就做了,他也看顾不到,可如今他回家了,就想着让赵芸香松快松快,那些粗活重活,留着他来做就好。

    周志新冲出房门的时候,正看到赵芸香吃力地推着自行车越过大门的门槛,后头一个帮着推车的小小身影,正是周园园。

    “芸香,我来我来。”周志新赶紧跑快几步,想接过赵芸香手里的自行车龙头。

    “不用。”赵芸香的手偏了偏,让周志新落了个空。

    “怎么了?”周志新这才发现赵芸香的脸色不对,转眼一看,自行车龙头上,还挂着一个大大的包袱。

    周志新眼神锐利地扫了扫包袱,软软的,不重,看来里面装了几件衣服。

    衣服?芸香这是准备去哪里?周志新后知后觉。

    “爸爸,我和妈妈去外公家。”周园园见赵芸香正在气头上不愿意说话,帮忙回答了一声。

    “芸香,去看爸怎么不带上我啊?”周志新脸色一变,随即笑嘻嘻地说:“芸香,好久没去爸家了,我挺想他老人家的。”

    “哼!”赵芸香鼻子出了声气。想她爸?想她爸了还需要她提醒吗?一回来光忙着应付他家的破事了吧?他那个老娘这么过分,他还上赶着替她求情。

    周园园睁大眼睛看着老爸讨好老妈的嬉皮笑脸样,觉得心中周志新刚刚树立的一点高大形象轰然而塌。周园园前世小,看不明白老爸和老妈之间相处的模式,竟然赵芸香是强势的那一个?

    “芸香,带上我呗!我保证去了爸家绝对不会乱说话。你知道的,我最······”周志新挤了挤眼,趁着赵芸香犹豫的一瞬间,接过了赵芸香手里的自行车龙头,轻松地推着往前走。

    “没拿你的衣服,自己回去带两件换洗的。”赵芸香板着脸,语气终于松动了。

    “好嘞!你们在这等我一会儿,我保证很快就来。”周志新把自行车的后支架支了起来,自己一溜烟地跑走了。自行车的后支架一架起来,不用人扶着都不会倒。

    赵芸香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她知道周志新这样做,是怕她累着呢!

    “妈妈,咱们等不等爸爸?”周园园故意问了声。

    “嗯~等吧!看他说什么。”赵芸香脸色有点红。周志新这个不要脸的,竟然在园园面前对她打情骂俏,看她一会儿怎么收拾他。

    周园园冲着赵芸香呵呵笑,笑的赵芸香的脸越来越红。不知怎的,赵芸香总觉得园园虽然小,但是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懂。

    这时,马路对面走来一个佝偻着背的老头。

    走到赵芸香母女俩身边,老头的眼睛一亮,凑了过来,问:“志新媳妇,你这是在等谁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