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老江

    “妹妹,我们不进去吗?”周家胜有些奇怪。在家的时候,妹妹不是说到派出所来看奶奶吗?怎么到了门口不进去呢?

    “跟我来。”周园园拉了拉周家胜的小手,来到了门卫室旁。

    门卫室里,两个公安正在热烈地讨论着什么。其中一个是周园园早上刚刚见过的小张,被吴金凤一把推倒在地的那个小公安。

    小张一只手缠着厚厚的纱布,另一只手正挥舞着,和老江在说着今天早上出警的事。派出所的门卫是公安们每天轮值的,今天轮到老江值班。

    “老江叔,你没看见,那泼妇真的很厉害,力气大的啧啧啧······一只手就把我掀翻到了地上。瞧,我这手被她伤的,估计几天都不能下水了。”小张极力想向老江证明,不是他太菜,而是遇上的对手太强。

    “你这小子,还是缺少历练啊!堂堂公安干警,竟然被一个农村老太婆弄伤了,你爸要知道了,不削你一顿才怪。”老江是个老公安了,和小张的父亲张大山交情不错,和小张说话也没有那么多转弯抹角的,该说什么就说什么。

    “嘿嘿······嘿嘿······我这不是让您去我爸面前替我说几句好话嘛!”小张不好意思地说。张大山是三合镇武装部的部长,一直想让小张去镇政府上班。

    第一次出任务就受了伤,小张觉得自己够倒霉的。小张到派出所上班还不到一个月,今天早上出警,算是小张第一次出外勤。

    公安是小张从小到大一直向往的职业,好不容易如愿以偿,小张不愿意因为这次小小的疏忽,回去又要听他爸要求他换单位的嘀咕。

    “难怪我说你们今天回来什么都没问就把那女人扔进黑屋子里去了。”老江恍然大悟。

    派出所的黑屋子也不是随便谁都有资格进的,一般是那种穷凶极恶的家伙,公安们会把人关进黑屋子里下下威风后才拉出来审讯。

    吴金凤能得到小黑屋的待遇,确实让老江心里猜测过好几个可能。敌特分子?江洋大盗?杀人狂魔?都不大像,反倒看上去只是个普通的农村老太太。

    周园园站在墙角下听到这里,思考了几秒钟后,果断地拉着周家胜的手,转身向后走,离开了派出所的大门。

    绕着派出所的围墙慢悠悠地转了一圈,周园园才拉着周家胜一起回了舅舅赵国辉的家。

    周家胜懵懵懂懂的,不知道妹妹为什么到了派出所门口又不进去。可是,周家胜的性格很好。对于他认可的人,不管做什么他都不会质疑。

    周园园回到赵国辉家后,才悄悄地告诉周家胜,派出所里有人守门,不是谁都能随便进去的。

    周家胜恍然大悟。刚才他还看了门卫室的那个中年人好几眼呢!心想着这派出所就是比别的地方霸气,连个门卫看上去都是神采奕奕的。

    周园园回家后,躲在房里拿着块硬纸板兴致勃勃地鼓捣着什么,赵芸香要照顾周志新,又要忙着准备晚饭,见周园园兄妹俩乖乖地呆在家里,也就没理会。

    时间推到前一天。

    文梓青跑到周家村和周园园告别后,才怀揣着忐忑的心情爬上了回青山市的公交车。

    到达青山市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了。

    文梓青饥肠辘辘,对文屹然的惦念却让他没有买东西吃的心情,一路疾行,恨不得马上就能见到爷爷。

    前世的时候,文屹然就在差不多的时间里生了一场重病,正是这一场病,拖垮了文屹然的身子。

    文梓青重生后,不止一次想过,如果文屹然没有生那场病,几年后是不是就不会死?前世文屹然死的时候,刚刚六十岁,算的上是英年早逝。如果文屹然没死,凭着他的资历和本事,几年后站上京都的高位,也不是不可能。

    文屹然死后,文梓青的两个叔叔相继出事。文玉祥和文玉伦本来没什么事,被冯雪莹一折腾,没事也变成了有事。青山市文家正式败落。

    只有文梓青的父亲文玉龙,因为有京都曹家的支持,坐稳了军中的位置,算是文家几兄弟中硕果仅存的一个。

    文梓青刚走进市委家属院,迎面而来一个将近六十岁的老奶奶,手里拎着一袋垃圾,看样子是出门扔垃圾的。

    看见文梓青,孙玉琴乐呵呵地说了声:“文家大小子,你可算是回来了,你家来客人了,你奶奶这几天一直念叨着你呢!”

    文梓青冲着孙玉琴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脚下却没有迟疑半分,一路往文家的小楼而去。

    这个年代,住房不用买,都是单位分配的。当然啦!这个分配讲究级别和实力,一般的工人,两口子能分上一间十来平米的屋子已经很了不起了。

    文屹然的级别高,属于对社会有着特殊贡献的一类人,因此分到了一栋**的三层小楼做住房。

    文家老两口加上文玉伦文梓青,在这栋房子里生活了快六年了。逢年过节的时候,文玉龙和文玉祥兄弟俩会带着妻子和孩子们回到小楼看望文家二老,顺便一大家子团聚团聚。

    不同于文玉龙离的那么远,文家的二儿子文玉祥一家子都在青山市,文玉祥是青山市的市委秘书长,在市委大院有一套三居室。文玉祥一家三口平时没有在小楼里住,两夫妻时不时会带着女儿文梓霞过来看望文老爹老两口。

    孙玉琴和冯雪莹的关系不算好,冯雪莹在家里不止一次嘀咕孙玉琴是个大字不识的农村妇女,话里话外都是看不起孙玉琴的意思。加上孙玉琴的丈夫是青山市的省长,和文屹然的观点和看法有些出入。冯雪莹一直让文家的小一辈少和孙玉琴的孙子孙女们来往。

    文梓青却知道这个孙玉琴是个热心人。前世的时候,文屹然身死,文家正倒霉的时候,墙倒众人推,孙玉琴却伸出了援助之手,让冯雪莹几个免除了露宿街头的命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