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不妙

    对于孙玉琴,文梓青还是挺感激的。可惜他是个面瘫脸,孙玉琴明显的示好,文梓青就算想扯个笑容出来应对也是一件困难的事,只好顶着一脸的寒气面无表情地走过,留下孙玉琴杵在那里暗自嘀咕。

    这孩子,是不是不会笑啊?孙玉琴看着文梓青的背影,摇了摇头。

    文梓青在省委家属院住了好几年了,一直不爱说话,一个人独来独往的,也不见和大院里哪家孩子玩的好。

    如果孙玉琴不是听到过文梓青开口说话,还以为他是个哑巴呢!

    不过,孙玉琴知道文梓青是个心地善良的。孙玉琴几次买米,都是文梓青帮忙拎回家。就冲着这点,孙玉琴一直认为文梓青是个好孩子。

    孙玉琴和文奶奶冯雪莹相比,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家庭妇女,孙玉琴没有出去工作,一直在家以照顾自家老头子和孙子孙女们为己任。

    冯雪莹对孙玉琴的冷淡,孙玉琴不是不知道。孙玉琴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没念过几天书,她不管男人之间的波涛暗涌,在她心里,大家有幸同住一个大院,自然应该和睦相处守望相助。

    孙玉琴的话,让文梓青的心里有一丝不妙的感觉。他奶奶冯雪莹念叨他?还连孙奶奶都知道了?

    文梓青很清楚自己在冯雪莹心中的地位,如果不是有什么利用价值,冯雪莹不会满大院说他的好话的。

    自从文梓青四岁来到文屹然夫妇的身边,冯雪莹一直没有过多的关注文梓青。在冯雪莹的心中,工作,升职,才是她这个走在时代前沿的女性应该追求的东西。带孙子?吃饱了穿暖了还用的着她做什么?

    文梓青的妈妈曹爱梅是京都曹家的大小姐,当年曹爱梅和文玉龙的婚事,是冯雪莹一心算计来的。

    京都曹家比起京都文家逊色一些,但也是了不得的存在,而且曹爱梅是京都曹家嫡系的大小姐,而冯雪莹这一支,和京都文家的关系有些远了。京都文家的掌权人,是文屹然的远房表伯文惊涛。

    当年曹爱梅嫁给文玉龙,算的上是下嫁。文玉龙多了曹家女婿这层身份,在军中的升迁之路比一般人顺利了不少。

    曹爱梅死后,文玉龙再婚。文梓青被送到文屹然夫妇身边抚养,表面上的原因是冯雪莹喜欢大孙子,要接到身边亲自教养。实际上,冯雪莹只不过是想通过文梓青来维系住和京都曹家的关系罢了。

    冯雪莹是个好面子的人,她不愿意被人说文玉龙是靠着岳父家的势力升上去的,连带着文梓青这个长得和曹爱梅有六分相似的孙子,冯雪莹的面子情多过她的真心。

    活了两世的文梓青对这一切了然于心。现在的他,既不会被冯雪莹的真面目伤到,也不会被冯雪莹表现出来的慈爱给感动。

    孙玉琴不经意间的几句寒暄,还是让文梓青松了一口气。从孙玉琴平淡的话语中,文梓青分析出了文家近来无大事发生。

    在文家,真心对文梓青好的只有文老爹文屹然,能牵动文梓青心绪的也只有文屹然。当然了,经过这次的赵家沟之行后,文玉伦也算是走进了文梓青的心中。

    前世的文梓青,因为患有自闭症,和文家人没有什么交流,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直到进入军中几年后,文梓青的自闭症在军医老黄的治疗下才渐渐地转好了。

    今世的文梓青,因为遇见赵庆山和周园园,加上赵芸香那一个多月的关爱和呵护,提前走出了自闭的世界。但是,除了有限的几个文梓青认同的人之外,文梓青还是不愿意和其他人打交道。

    文屹然知道文梓青的性格,家中无大事也不会去打扰文梓青。更何况文梓青跟着赵庆山练武,文屹然的心中不知道多得意,更加不会去打断文梓青难得的学武机会。

    文梓青在赵家沟呆的好好的,猛不丁接到家政工人刘阿姨的电话后,文梓青的心里一直七上八下,生怕文屹然有什么不好。

    文梓青走到门口的时候,刘阿姨正从里面出来,手里拎着一包垃圾。

    看见一脸严肃的文梓青,刘阿姨张了张嘴想解释一下自己的不得已,却又不知该怎么开口。

    冯屹然昨天去京都开会去了。冯屹然一走,冯雪莹就给刘阿姨下命令,让刘阿姨打电话召回文梓青。刘阿姨拖到晚上,实在拖不过去了才打了那通电话。

    文屹然不在家的日子,刘阿姨根本不想呆在文家。文家从京都来的那位娇客比冯雪莹还厉害,不是指使刘阿姨做这就是做那,说话的口气中满满都是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加上冯雪莹一味地纵容着那位小客人,刘阿姨差点要哭了。做了饭要吃面条,做了面条又要吃饭这样的算是小事,就连切个橙子,也要非常讲究地切成大小相同的六块。一个橙子切八块刘阿姨很拿手,切成一样大的六块,说实话,刘阿姨觉得真有一定的难度。

    才两天时间,刘阿姨觉得自己在水深火热中转了一圈。今天她学精了,做完自己的事后就找借口避了出来。

    文梓青的眼神从尴尬的刘阿姨身上挪开,迈开腿从刘阿姨身边走过。知道爷爷没事后,文梓青松了一口气,至于刘阿姨为什么打那通电话的原因,文梓青并不想追究。反正已经到家了,有什么事呆会儿就能明白。

    客厅里传来冯雪莹略带夸张的“哈哈哈”的笑声,文梓青的脚步顿了顿,心中有些诧异。在文梓青的印象中,冯雪莹一直是优雅而又讲究风度的,笑不露齿动不摇裙才是冯雪莹该做的事,像这样不顾仪态的大笑文梓青还是第一次听到。

    “冯奶奶,您看,这橙子切成六块,是不是看上去像是一座莲花座?”冯雪莹的笑声中,一个女孩的声音娇滴滴地说。

    “晶晶的心思真巧,冯奶奶以前还真没试过。”冯雪莹的话意里满是愉悦和赞扬。说实话,此时的冯雪莹心中满满都是懊恼,没想到这个何晶晶这么会折腾,还好老文不在家,要不然,她们俩这么使唤刘阿姨,非得被老文批评不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