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表妹

    冯雪莹有些懊恼。早知道这何家大小姐是这么个玩意儿,她就不放下身段来拉拢她了。

    一个橙子切成八块就是俗气,切成六块就像莲花座?别逗了,都是吃到肚子里的东西,冯雪莹还从来没有这么觉得。不过是看在何晶晶的身份上,才这么捧她两句罢了。

    “冯阿姨,你们家的保姆素质真差,连个橙子切六瓣都切不好,大小不均匀,我看着都没什么胃口。我们家的李婶可厉害了,苹果还能雕出朵玫瑰花。”何晶晶叽里呱啦地夸着自家的厨娘。

    文梓青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一个橙子切六瓣?搞什么鬼?难怪刚才看到刘阿姨一脸的惨白。

    在自己家要把苹果雕成朵花来吃别人也不好说什么,跑到别人家还这么指手画脚的,真不知道这脑子怎么长的?文梓青满心的鄙夷。

    何晶晶抬眼望去,文梓青正站在玄关处。一身军绿色的便装穿在文梓青的身上,衬的他愈发的高冷。

    好酷啊!我好喜欢!

    何晶晶从沙发上跳起身,惊喜地叫了一声:“梓青表哥,你回来了。”

    随即,何晶晶整个人带着一阵香风朝文梓青扑了过去。

    文梓青身影一闪,闪开了即将到来的软玉温香。浓郁的香水味让文梓青的鼻子有点发痒,很想打喷嚏。何晶晶身上的香水味太浓了,浓的让文梓青一瞬间屏住了呼吸。

    何晶晶扑了个空,一个趔趄,差点摔了一跤。见文梓青并没有像她想象中那样张开怀抱迎接自己,何晶晶的脸上闪过一丝委屈。

    “梓青,你晶晶表妹专门从京都来看你,你可要好好招待她哦。”冯雪莹看着文梓青,脸上一片慈爱。

    就在这一瞬间,冯雪莹的心中已经转过了几个念头。何晶晶越蠢,对文家越有利。反正文梓青也不爱说话,整天像是个哑巴一样,以后还不知道能娶到什么样的老婆呢!她现在把何晶晶和文梓青凑一堆,说起来还是文梓青赚了便宜,让他脱离了那个乡下土妞的魔爪。

    何晶晶?文梓青忍不住想扶额。

    要不是冯雪莹的提醒,文梓青还真不能把眼前这个显得天真活泼的女孩和印象中那个刁蛮泼辣的何晶晶联系在一起。

    何晶晶今天穿了一件红色的套头毛衣,一条黑色的卡其布裤子烫得笔挺的,一看就是家境颇好的娇娇女。两年过去了,何晶晶脸上的婴儿肥褪去了不少,下巴尖尖的,让她一双不大的眼睛显得大了一点。何晶晶的个头也窜高了,已经有了几分少女的风姿。

    “梓青表哥,你不欢迎我来吗?”何晶晶眼睛扑闪扑闪的,差点流下泪来。

    这两年来,何晶晶一直想着冷若冰霜的文梓青,她天天盼望着自己快点长大,盼望着再见到文梓青的那一天。

    偏偏文梓青这两年一直没有去京都曹家,何晶晶每次跟着曹玉梅回一次曹家就失望一次。前两天,何晶晶打听到小叔何伯远到青山市出差,想到文梓青就住在青山市,赶紧死缠着跟上了。

    “嗯。”文梓青面无表情地回答了一声。开玩笑,他和何晶晶一点都不熟,何晶晶来不来文家,和他有半毛钱关系吗?

    文梓青没有理会何晶晶,冲着沙发上的冯雪莹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做完这些后,文梓青没有在原地停留,“蹭蹭蹭”几步上了二楼,回了自己的房间。

    前世的时候,文屹然死后,文屹然这一支一直在走下坡路。曹家外婆想让文梓青娶何晶晶,集曹何两家之力让文梓青后面的路走的更稳。

    何晶晶却对文梓青不屑一顾。那时候,曹家的老爷子已经过世,曹家在京都的地位大不如前。在何晶晶眼里,文梓青只是京都文家一个旁支子弟,就算他是曹家的外孙,又怎么配的上她何晶晶这个何家大小姐的身份?

    文梓青上辈子对何晶晶并没有什么想法,这辈子有了和周园园的婚约,对何晶晶更不可能有什么想法。

    “冯奶奶,您看梓青哥哥怎么这样啊?”何晶晶见文梓青一点都没有变化的脸色,还有明显不喜欢和她接触的行为,不由得又气又急。

    如果不是她有奇遇,知道文梓青以后的成就非凡,她何晶晶才不会这么不要脸地追着他跑。

    “孩子,梓青他不是不欢迎你,他长大了,害羞呢!”冯雪莹慈爱地拍了拍何晶晶的手背,内心里却充满了算计。何晶晶的家世不错,梓青如果能娶到何晶晶,他们这一支以后在京都本家的分量绝对会重上很多。

    京都文家的老爷子文惊涛在华夏的地位超然,这些年来,冯雪莹一直为讨好文惊涛和调回京都而努力。

    在冯雪莹看来,文屹然是文家第二代中最出色的一个,和文惊涛的几个亲生儿子比起来一点都不逊色。

    冯雪莹很不服气,明明文屹然这么优秀,却只能呆在青山市这种偏远的小城市。而文家的嫡系子孙,却一个个留在了繁华的京都。

    冯雪莹是个有追求的人,这辈子已经过了大半了,冯雪莹唯一的心愿就是能让文屹然站的更高,如果文屹然能把其他文家子弟挤下去,接了文惊涛的班,那是最好的。

    可惜文屹然和冯雪莹的想法不一样,在文屹然看来,在哪里工作不重要,工作的地方繁华还是偏僻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呆的地方能不能让他为人民做实事,做有利于民生的事。

    因为意见的不同,这些年来,文屹然和冯雪莹没少为要不要调回京都而吵嘴。文屹然觉得冯雪莹越老越势利,冯雪莹觉得文屹然越老越固执。

    特别是文梓青和周园园订亲的事,在文屹然看来是一件大好事,赵庆山是个战斗英雄,身家清白品格高尚,教出来的子孙也肯定不错。

    冯雪莹却觉得这是一件丢脸的事,她老文家虽说不是什么高门大户,却也不是周园园这种乡下土妞能高攀的上的。冯雪莹只要一想起大孙子以后要娶个乡下媳妇,就觉得是一件绝对不能容忍的耻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