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夜晚

    何晶晶是曹爱梅的妹妹曹玉梅的女儿,是京都何家的大小姐,今年十二岁,和文梓青同年。

    何晶晶和文梓青名义上是表兄妹,实际上,何晶晶和文梓青并没有半点血缘关系。何晶晶的父母离婚后,曹玉梅才嫁给了何晶晶的父亲何伯谦。

    后母和前妻的孩子一般都相处的不好,曹玉梅嫁进何家的时候,何晶晶已经六岁了。何晶晶对于曹玉梅这个“抢”了她母亲位置的女人,态度肯定不友好。

    曹玉梅在娘家也是娇养着长大的,对于继女何晶晶各种层出不穷的挑衅和敌对,曹玉梅既不能打也不能骂,心里也很窝火。

    两年前,曹玉梅带着何晶晶回娘家拜年,遇上了在曹家小住的文梓青。

    不知怎的,一向跋扈的何晶晶一眼就看中了文梓青。那一天,一向眼高于顶的何大小姐一直围着文梓青转,就连文梓青身上时不时外放的冷气也未能浇灭何晶晶一颗火热的心。

    回到家后,何晶晶一反常态没有找曹玉梅的麻烦,竟然羞答答地和曹玉梅说,长大后要嫁给梓青表哥。

    因为何晶晶的这点小心思,何晶晶和曹玉梅的关系缓和了不少。何晶晶很明白,要嫁给文梓青,没有曹玉梅的帮忙可不行。

    曹玉梅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为了她以后的安稳日子着想,曹玉梅不遗余力地撮合何晶晶和文梓青。可惜文梓青一向不喜欢和人接触,何晶晶去曹家缠的文梓青烦了,文梓青一转身就回了青山市。

    京都周,文,曹,何四大家,算的上是华夏国站在金子塔顶尖那一层的几个家族,每个家族里,都出了一两个雄霸一方的人物。其中以周家的周将军最为厉害。

    文梓青被刘阿姨召回青山市,一路上担心着爷爷文屹然的身体,回到家后,看到的是笑嘻嘻媒婆一般的冯雪莹和花痴一般的何晶晶,心中的厌烦可想而知。

    前世今生,何晶晶都是文梓青避之唯恐不及的人物。何晶晶属于那种被宠坏的孩子:刁蛮,任性,而且以自我为中心,觉得天底下的人都该围着她转。

    文梓青有些自闭,不代表着他是傻子。何晶晶看他的眼里满是算计,他要是会喜欢这样的女孩才怪。再说了,他现在可是个有“主”的人了,他家的小丫头还巴巴地等着他回去呢!

    想起临别时周园园用甜糯糯的嗓音说着:“梓青哥哥你快点回来。”文梓青的心软软的,像是要化成一滩春水一般。他家小丫头真好,就连他离开几天都那么舍不得哩!

    如果周园园知道文梓青此时的想法,绝对会大喊冤枉。周园园只是很好奇文梓青到底把周家密室里的财宝运到哪里去了,才想让文梓青快点回去而已。

    那几天,文梓青一直在赵家沟忙着藏匿财宝的事,已经有几天没去周家村找周园园报到了。那天去周家村和周园园告别,周园园也不好在他临走时拉着他问那些财宝不是?

    文梓青一直不是个勉强自己的人,家里有何晶晶在,文梓青连楼梯都不愿意走,直接从二楼的后窗翻到了地上,施施然出门觅食去了。

    三合镇。

    夜幕降临,劳累了一天的赵国辉和徐丽琴已经进入了梦乡。

    客房里,周志新从下午睡到现在一直没有醒,连晚饭也没有吃。赵芸香守了半天,终究不忍心叫醒周志新,等到自己也忍不住睡意的时候,干脆也睡着了。

    两个小小的身影从床内侧慢慢地爬下了床,悄悄地走出了赵国辉的家。

    乡村的夜晚,一过十点街上已经空无一人。

    街道上,隔开十几米就有一盏昏黄的路灯,不远处,偶尔传来一两声狗吠声,让三合镇的夜添上了几分静谧。

    周家胜拉着周园园的小手,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两小都穿了厚厚的棉衣棉裤,在冬夜里冷风的吹拂下,还是感觉到了刺骨的冰冷。

    “妹妹,咱们现在去派出所,能进门吗?”周家胜有些怀疑妹妹的决定。

    此时夜深人静,周家胜想到的是白天那个中年人还在不在门卫室?并没有想到两个小孩子在深夜里出门是一件不妥当的事。

    二小刚出门,一个黑影刚好来到赵国辉家门前。看见两个半夜出门晃荡的周园园兄妹俩,黑影没有出声,悄悄地跟在了二小的身后。

    周园园兄妹俩满脑子都是即将要做到事,没有发现有人跟踪。

    三合镇派出所,一间小黑屋里,吴金凤正缩着身子坐在墙角的地上。

    没进派出所前,吴金凤根本没有想到还有小黑屋这样的地方。一间不到五平米的泥土房,窗户小小的,还被一层油纸和一层破棉絮蒙的严严实实。在里面的人,入目的是一片黑咕隆咚,虽说不是伸手不见五指那般的漆黑,也让人感到一阵阵的抑郁。

    屋子里空荡荡的,连张凳子都没有,关到小黑屋里的人,只能依靠自己的经验来判断时间的流逝。吴金凤被抓进派出所后,本来以为难逃一顿打,毕竟她把那个娃娃脸的公安弄伤了不是?就算没有错误举报那回事,弄伤公安的事也算很严重了。

    去派出所的路上,吴金凤做好了准备,待会儿有人问她为什么举报赵芸香投机倒把,她就拿自己思想觉悟高,眼睛里见不得挖社会主义墙角的人来应对。

    这个年代,都提倡要思想好觉悟高,家里父母犯错误了,做子女的都可以去举报。更何况她吴金凤是赵芸香的婆婆,长辈举报小辈做坏事,也不是一件很严重的事吧?

    吴金凤做好了心理建设,结果呢?没有人问吴金凤一句话,就把她扔进了这间小黑屋里。

    没有责骂,没有呵斥,吴金凤就像是被所有人遗忘了一般。一整天了,从早上到现在,吴金凤没有喝过一口水,也没有一粒米下肚,饿的扁扁的肚子早就唱起了“空城计”。

    出乎意外的对待,让吴金凤满心的惶恐。冬天的夜晚本来气温就低,加上吴金凤一天没东西下肚,感觉身上的棉衣像是没有穿一般,冻得吴金凤浑身直打哆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