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有鬼

    该死的老三!该死的老三媳妇!该死的老头子!老娘进了这个鬼地方,怎么就没有一个人来探望一下呢?就算送条破棉被也好啊!

    吴金凤一边冻得直打哆嗦,一边在心里骂着周家的几个人。平时一个两个的看起来很孝顺,这一出事,怎么一个都靠不住?

    吴金凤又累又冷又饿,却还是扛不住一阵阵的睡意,只好缩着身子靠着墙角打着盹。

    “金凤,吴金凤······”吴金凤在睡梦中听到了一个苍老的男人声音,由远而近,最后像是来到了吴金凤耳边。

    “谁?是谁?”吴金凤一惊,睡意全无,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

    “金凤,我好冷······我好饿······”苍老的男声继续。

    “是谁在装神弄鬼?我······我不怕!我不怕你!”吴金凤瞪大眼睛望着四周,可惜,到处都是一片黑漆漆的,根本看不到什么。

    “咕噜噜”“咕噜噜”吴金凤的肠胃在打鼓,听到那句饿,吴金凤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

    “给我,给我吃······”苍老的男声继续在黑屋子里飘荡,音调一高一低的,像是来自幽冥中的呼唤。

    吃?吃什么?我自己还饿着呢!吴金凤愤愤然。

    “你身上的味道很好,我想吃······呵呵呵······”声音继续,最后发出一串毛骨悚然的轻笑声。

    “我······我······我不好吃。”吴金凤这才明白声音说的吃是要“吃她”?

    吃人?这个声音的主人不是人吗?难道······是鬼?吴金凤想到这里,只觉得背后湿漉漉的一片,禁不住出了一身冷汗。

    “吃······吃你······”

    黑漆漆的小屋里吹过一缕冷风,吴金凤觉得身上越来越冷,牙齿开始打战。多少次午夜梦回,吴金凤也曾梦见过这样的场景。那人临死前张大的双眼又浮现在吴金凤的脑海里。难道这世上真的有鬼?那老鬼终于忍不住回来找她算账来了?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法网难逃。冤魂索命,子孙不孝啊!”

    不期然的,今天上午马神婆那几句神秘的“谒语”浮上了吴金凤的心头。

    阿弥陀佛!各路过往的神仙!信女吴金凤在这里给你们行礼了,求你们发发慈悲,驱逐这个孤魂野鬼。吴金凤嘴唇蠕动着,双手合十朝天上拜了几拜。

    一缕月光照在吴金凤惨白的脸上,让吴金凤看起来更加凄惶。不知何时,塞住破棉絮的窗口被掀开了一角。

    吴金凤眯着双眼,迎着久违的光线向窗外望去。

    一头乱蓬蓬的白发从窗下升起,缓缓的但又固执地爬上了窗棂。吴金凤按奈住满心的狂跳,定睛望去,白发下面,是一张和周春平有五六分相似的老人脸。

    是他!真的是他来了!

    “咯咯咯”“咯咯咯”吴金凤牙齿打战的声音越来越大,身子也不受控制地抖了起来。

    “金凤······”

    老人的嘴巴一张一合,声音却在吴金凤身后的墙边发出。

    “爷爷,我错了,我不该在你茶水里下泻药,我没想到你会死,你不要找我,春平还要我照顾呢!”吴金凤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一下一下磕起头来。

    “爷爷,我只是不想春平天天往外跑,才下了点泻药想着让你生病的。我真的没想到您会死。”吴金凤趴跪在地上,嘴里乱七八糟地嘟哝着。

    小黑屋外,周园园手上拿着一个纸皮做的小喇叭扩音器,一脸的呆滞。没想到吴金凤还真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啊?就这么吓一下,就把心底的秘密吐露出来了?

    吴金凤说话的声音不大,可周园园是什么人哪?自从来到小黑屋外,周园园浑身的“气”就运转快了那么几分,小黑屋里吴金凤所有的动静都呈现在周园园脑海里。

    周园园今天让周家胜装肚子痛留在了镇上,心里就是打了晚上来派出所装鬼吓吴金凤的主意。这两个小家伙,今天算是拼了。为了替赵芸香出气,连装鬼这一招也用上了。

    白天在派出所的门卫室门口听到吴金凤被关进小黑屋的事后,周园园对这个计划的实施多了几分把握。

    可惜周园园现在的小身板太小,一个人过来完成装鬼的事难度有些大。周园园这才一狠心,把周家胜也叫上了。

    周园园怕周家胜忘记台词,只好担当了“发声”的重任,说一些含含糊糊似是而非的话语让吴金凤自己脑补,这需要一定的“技术”。至于周家胜,就让他爬到齐着小黑屋窗台那么高的树上露个脸。

    周园园想着音效和身影双管齐下,营造的效果会好一点。

    果然,吴金凤上当了。在小黑屋里关了一整天的吴金凤又累又饿,脑子自然比不得平时。

    周家胜在窗户边晃了几下,见妹妹没有了下一步的指示,赶紧从小黑屋旁的那棵泡桐树上滑了下来。

    周家胜的造型有点滑稽,头上顶着一头乱蓬蓬白色假发,脸上还被周园园用黑炭横七竖八画了好多条假皱纹。光看周家胜的脸蛋,黑漆漆的夜里,一眼看上去还以为是个老人。

    “妹妹,还吓不吓唬她?”周家胜来到周园园身边轻声问,还不忘用手指轻轻戳了戳妹妹的胳膊。

    为了让自己的嗓音听起来苍老而沙哑,周园园今天下午和周家胜一起躲在房里练习了好久。经过纸皮扩音器的影响,总算是有了一点成效。

    马神婆今天上午莫名其妙地那一出,周园园“看到”吴金凤当时的脸色变了。周家现在最年长的一辈就是吴金凤夫妇,能让吴金凤忌讳的长辈,只有周春平死去的爷爷周革命。

    周园园非常感谢周春平。平日里,周春平想起在大兴市的风光时候,就会和家里的子孙们吹嘘他的爷爷周革命。说周革命当年多厉害多厉害什么的,包括周革命死前头发全白,以及周革命声音带点沙哑之类的特征,周园园全部熟记在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