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一起

    老江虽说有些担心,却也没放在心上。

    三合镇派出所这么几间破破烂烂的房子,又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就连公安,连派出所所长老黄在内,也只有六个。

    昨天被抓进派出所的嫌犯也只有吴金凤一人。一个老太婆,又关进了黑屋子里,老江料吴金凤没有那个本事,也没那个胆子敢逃跑。

    要不然,老江也不会追着人跑出去了。虽说现在已经不在部队当兵,老江的骨子里一直不是个莽撞的人。

    老江深深吸了一口气,不再去想那个黑影的事。反正就算他追上了,也不是人家的对手。

    另一边,文梓青抱着周园园兄妹俩跑的飞快,不一会儿就来到了赵国辉家门口。

    文梓青熟门熟路地进了门,找了间空置的客房后,文梓青才放下手上的两个孩子。

    周家胜从“腾云驾雾”般的速度中醒过神来,一脸星星眼地望着文梓青,脸上差点刻上“崇拜”两个字。

    周园园低着头装乖,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和文梓青解释啊啊啊!

    文梓青浑身冒着寒气,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周园园。他觉得,今晚的事,小丫头欠自己一个解释。

    周园园头顶着两道灼热的目光,一脸的心虚。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和文梓青解释,说自己为了替妈妈出气才想出装鬼吓吴金凤的主意?说自己其实不是个真小孩,外表萝莉内心是个几十岁的老鬼?

    就算她肯说,也要文梓青肯相信才是。重生这回事,周园园一早就决定把它烂在心底,谁都不说。

    周园园决定装做什么都不知道。她现在是个小孩子,不明白文梓青眼神里的意思,不懂,就是不懂!

    “妹妹,我们回隔壁睡觉还是在这里和梓青哥哥一起睡?”周家胜没看懂文梓青和妹妹之间的波涛暗涌,一脸懵懂地问。

    忙活了大半夜,周家胜的小身子已经发出了警报。毕竟是一个不满八岁的孩子,周家胜好想睡觉了。

    “不准去隔壁。”文梓青发话了。他还真不相信自己拧不过一个六岁的小女孩。趁着他的小丫头这棵小树苗还没真正长歪之前,他一定要把她给掰直了。

    文梓青知道周园园很排斥和他在一间房睡觉,这一点是文梓青上次在周家村留宿时看出来的。别说他卑鄙也别说他无耻,对周园园这么顽固的小丫头,就该抓住她的弱点一举攻克。

    “哥哥,睡觉。”周园园拉着周家胜的小手,赌气爬上了床。

    赵国辉是个好客的,他家两间客房,床上都有两套被褥,预备着有客人留宿时用。徐丽琴也是个勤快的主妇,客房里的被褥都是干干净净的,在阳光的暴晒后又松又软。

    周园园脱掉身上的棉衣棉裤钻进了被窝里,反正上次睡觉已经被文梓青看过了,再来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了,她现在这副小萝莉的样子,什么看头都没有,自己要纠结,不是自讨苦吃?

    周家胜学着妹妹的样子脱掉了棉衣棉裤,正想往妹妹的被窝里钻。

    “咳咳咳,家胜,我们俩用一张被子好了。”文梓青掀开另一张被子盖在周家胜身上。

    如果周园园此时有心“偷看”,肯定能“看”到文梓青的耳朵尖都红了。

    文梓青没想到小丫头今天这么大气性,竟然当着他的面爬**睡觉了?有心想让小丫头不睡觉回答问题,看着周园园哈欠连天的模样,文梓青又于心不忍。

    见周家胜一点都不见外地要钻进周园园的被窝里,文梓青还是小心眼了。在他的眼皮底下和他未来媳妇睡一个被窝?那是绝对不行的。就算是大舅子也不行!亲的也不行!

    为了让自己的做法看起来不那么突兀,文梓青放弃了打坐的打算,跟着周家胜钻进了被窝,准备在床上躺一晚上。

    昨天下午知道文屹然去了京都后,文梓青一刻也没停留,背着个书包直接爬上了回于源县的公交车。

    到了于源县,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于源县到三合镇最迟的班车是下午六点。文梓青归心似箭,一咬牙,靠着一双腿踏上了归途。

    在赵家沟的时候,文梓青为了去看望周园园,天天借口练脚力,每天一大早从赵家沟一口气跑到周家村。

    赵家沟离周家村六七十里地,文梓青一口气跑下来,也要一个多小时。于源县县城到三合镇足足有一百多公里,文梓青来到赵国辉家门口时,足足花了三个多小时。

    文梓青的身子毕竟不是前世那个在部队久经锻炼的身子,加上他现在的身子骨还在发育中,一百多公里的路跑下来,又强撑着跟在周园园兄妹俩后面帮两小擦屁股,文梓青其实也很累了。

    原以为自己会睁着眼一夜到天明的文梓青耳边听着周园园兄妹俩轻浅绵长的呼吸声,鼻尖萦绕着若有似无的甜糯的奶香味,渐渐地坠入了梦乡。

    一夜无梦,文梓青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对睁得老大的铜铃大眼。

    周志新心里满不是滋味,这半夜钻出来的小伙子,到底是什么来路?怎么比自己还受两个孩子的欢迎呢?家胜说了,昨晚和梓青哥哥一起睡的。

    糟了!我家园园可是个丫头啊!和这小子一起睡?不是被赚便宜了?周志新后知后觉。

    有杀气!

    文梓青身子一侧,往床内侧翻滚了一周,脱离了周志新如同飞刀一般的视线后,一个挺身站立了起来。

    这人是谁啊?前一分钟还好好的,怎么后一分钟就冲着自己露出杀气?文梓青警觉地盯着周志新,生怕他什么时候冲着自己下手。

    好!周志新看着文梓青利落的身手,心里暗自叫了个好字。

    一大一小,一个站地上一个站床上,就这么诡异地四目相对。

    文梓青不认识周志新,也没到常年不在家的周志新竟然回家了,以为周志新是赵国辉的朋友或者是客人。

    想起这个陌生的“客人”在自己不注意到时候看光了自己的睡颜,文梓青的心里别扭的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