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噩梦(1)

    此时的周园园和周家胜,正在隔壁房间安慰着情绪有些激动的赵芸香。

    赵芸香没有想到,一个噩梦竟然会像真实的场景一般,让她痛彻心扉。梦中的场景太残忍也太逼真,让赵芸香到现在都喘不过气来。

    昨晚,睡到半夜,周志新才睡饱了缓过神来。

    周志新睁开双眼,入目的陌生景象让他一惊。

    随即,周志新想起临睡前赵国辉说的话,醒悟过来这里正是大舅子三合镇上的家,心神才放松下来。

    周志新躺在床上,睡饱后一时没有睡意。看着窗帘缝隙中黑漆漆的天色,周志新打消了起床的主意。

    看见床上只躺了自己和妻子两人,一儿一女不见踪影,周志新满意地笑了。他以为是大舅子体贴他们夫妻难得团聚,特地把两个孩子带走了。

    周志新侧着身子,用一只手支撑着头部,观察起身边睡的烂熟的妻子。芸香的睫毛还是那么的长,芸香的鼻子还是那么的挺,芸香的嘴唇还是那么的红润,芸香的味道还是那么的馨香······周志新的心中蠢蠢欲动。

    周志新慢慢地伸出一只胳膊搭在赵芸香的肩膀上,手底有些膈手的触感让周志新楞了楞。他的芸香嫁给他的时候是圆润的,不是那种肥胖,而是摸起来肉嘟嘟的感觉。

    什么时候开始,芸香的身子变的单薄了?这些年来在周家,苦了芸香了。周志新眉头打结,手上摩挲的地方不由得移动了一些,不经意间压住了赵芸香的胸脯。

    不知道是周志新的胳膊压到了赵芸香或是什么原因,赵芸香平静的脸色有了一丝变化,像是纠结,又像是痛楚,整个脸渐渐地皱了起来。

    赵芸香做了一个噩梦。

    在梦里,赵芸香没有做鱼丸也没有赚钱,每天任劳任怨地在周家做牛做马。吴金凤时不时地呵斥她,对她的一双儿女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两年后,周志新顶不住吴金凤的压力,转业回到了周家村。

    周志新在部队的级别是副营级,他转业后,国家会安排相应的工作给周志新。周志新的运气不错,被安排在镇政府当干部。

    想起周志新以后会和自己一直在一起,顶起整个家,赵芸香就满脸笑容。

    一大早,赵芸香正在清洗着周志新昨天带回家的衣物。突然,一个尖锐的声音打断了她的畅想。

    “你这个杀千刀的贱货,克夫的贱人!”吴金凤像是一阵风一般从门口冲了进来,如同一只恶鬼般,狰狞地向赵芸香扑来。

    赵芸香手里拿着正在清洗的衣物,一脸的茫然。

    吴金凤的指甲在赵芸香脸上狠狠地抓了一把,抓出了几条血痕。

    赵芸香感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刺痛,伸手一摸,一脸的血。

    赵芸香不明白婆婆为什么打她,一大早的,两个孩子还在睡觉,志新昨晚去了战友家没有回来。她到底做错什么了?

    “三弟妹,赶紧穿上孝服,三弟死了,你一会儿要替他在灵前烧纸。”周志刚走过来提醒赵芸香。

    三弟?志新?赵芸香猛地醒悟过来,抬起头盯着周志刚。

    “三弟他······昨晚和女知青刘茉莉搞破鞋,死在了何寡妇家。”周志刚一句话替赵芸香解了惑。

    胡说!不可能!志新不是这样的人!

    赵芸香一愣神后,一把推开挡在她面前的吴金凤,疯了一般地往何寡妇家跑。

    何寡妇家,已经聚集了一大堆的村民。何寡妇垂头丧气地坐在屋檐下,村民们正嘻嘻哈哈地和她开着带颜色的玩笑,见赵芸香跑过来,村民们自觉地让了一条路给赵芸香。

    赵芸香盯着何寡妇看了良久,正当村民们以为赵芸香会扑上去厮打何寡妇的时候,赵芸香别过脸,沿着那条窄窄的人群小道,慢慢地走进了何寡妇的家。

    何寡妇家的西厢房,一个陌生的女人身上裹着一条床单,正坐在床中央,“哀哀”地哭泣着。女人颇有几分姿色,梨花带雨的模样让不少在窗外围观的男人暗中吞着口水。

    周志新赤~裸着身子躺在地上,离那女人大概有三尺远。床边的地上,周志新昨天出门时穿的衣物凌乱地洒落了一地。

    周志新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声息全无。赵芸香蹲下身子,伸出颤抖的手去碰触周志新的脸颊。冷,冰一般的触感让赵芸香的心像是被揪起来一般的疼痛。赵芸香不死心,把手指凑近了周志新的鼻孔处。没有呼吸。赵芸香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

    她的志新,她的志新昨天离家的时候还笑嘻嘻地说今天给她带镇上的煎饼回来,怎么一晚的时间就变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不!这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

    赵芸香想大吼,也想大叫,叫她的志新回来。她不要镇上的煎饼,她只要她的志新。

    赵芸香颤抖着双唇,眼泪一串串地流了下来。无声的哭泣让她看上去悲怯而又绝望。

    “**贼”,“流氓”,“伪君子”这些外号一个个地被村民们往周志新身上扔。

    一向泼辣的吴金凤一反常态,没有反驳村民们的谩骂,只是低着头时不时抹一下眼角。

    村长周洪明来了,轰走了围观的村民后,周志新的尸体被周家的两兄弟弄回了家。

    周家的前院里,搭了个简易的灵堂。

    半夜,赵芸香木着脸跪在周志新的棺材前烧纸,扬起的纸灰像是一只只黑色的蝴蝶在昏暗的灯光下飞舞。

    赵芸香整颗心都疼的慌,她的志新,口口声声只爱着她一个人的志新,怎么会那样呢?

    不!她不信!她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只到此时,赵芸香的脑袋才算是重新开始运转。环顾四周,赵芸香发现,从早上到现在,一整天的时间,她都没有看见园园和家胜两个孩子。

    是被婆婆带走了?还是躲哪儿去哭了?

    赵芸香有些心慌。园园和家胜一直不被婆婆喜欢,这一天里,两个孩子不知道有没有吃饭?有没有挨打?

    赵芸香跪不住了,死了的人已经死了,活着的人还要活下去。为了她的两个孩子,她应该振作一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