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噩梦(2)

    赵芸香缓缓地站起身,打算回房看看孩子们。如果孩子们不在房间,她就出门找找。

    一个黑影鬼鬼祟祟地跟在了赵芸香的身后,看见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赵芸香,黑影的眼中射出了志在必得的执拗。

    赵芸香正想推开房门,猛然间,身后的黑影用一块毛巾捂住了赵芸香的嘴。赵芸香想张口大叫,一阵刺鼻的药味被赵芸香吸进了气管里,赵芸香头一歪,晕倒了。

    再次醒来时,赵芸香发现自己赤~裸着身子睡在陪嫁的那张雕花大床上,下身的不适让赵芸香猜测到自己昏迷后发生了什么事。

    这老周家到底是什么蛇窟狼**啊?志新刚死,自己就在家中被人****赵芸香眼前一黑,恨不得立即死了才好。

    赵芸香缓缓地穿好了衣裳。昏迷前她除了闻到药水味,还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大蒜味,今天周家谁吃了蒜头,谁就是她的仇人!她·····要去杀了那个畜生!

    赵芸香从厨房里拿出一把菜刀紧握在手中,来到周志新的灵堂前。

    周家人今天都在。停灵的几天里,会有相熟的人过来祭拜,灵堂里不能缺了人。

    刚才赵芸香就是看着周家人都在,才决定离开一会儿。周家人一直这样,为了表现他们兄友弟恭的好门风,从来不会放弃做表面功夫的机会的。

    赵芸香走进灵堂,拿着把菜刀追着周志刚砍,周家几个男人中,只有周志刚身上有着那股浓郁的大蒜味。赵芸香可以肯定周志刚就是刚才那个玷污她的人。

    “赵芸香这个婆娘得了失心疯了!”吴金凤惊呼了一声,自己却躲的远远的。

    周家几个男人扑了过来,夺下了赵芸香手里的菜刀,并用一条粗粗的麻绳把赵芸香绑的结结实实的。

    我没疯!我不是疯子!赵芸香想破口大骂,嘴里马上被塞进了一块破布。

    贱人!吴金凤用无声的口型对着赵芸香骂了一声。

    我不是疯子!你们周家人才是疯子!弟弟尸骨未寒,做大哥的连弟媳妇都不放过,他不是人!

    接下来的日子,对赵芸香来说是生活在地狱之中。她每天被绑着,一天只给喝一碗米汤,吴金凤拿了一大堆药片,一天几次灌给赵芸香吃。

    赵芸香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那些药片应该不是好东西,她几次吐出来,又被吴金凤重新灌了进去。

    几天后,赵芸香已经神志不清了。她每天都昏昏沉沉的,脑子已经不能思考,每天连肚子饿不饿都不知道,周家的两个妯娌喂什么她吃什么。

    周志新停灵七天后送葬,赵芸香已经成了一个呆呆傻傻的人。她残存的意识知道,棺材里躺着的是她最亲的人。

    见几个人抬起棺木要走,赵芸香死活不肯。她爬上棺木,不给那些人抬走她的志新。

    周春平恶狠狠地走上前,一把拉下了赵芸香。赵芸香的头磕在地上,出了好多血。周家人没有理会,照常安排周志新出殡。

    “妈妈,妈妈!”周家胜和周园园扑了过来,扶起地上的赵芸香。两个孩子满脸的污渍,像是几天没洗脸了一样。

    赵芸香脑袋磕破后的刺痛让她的脑子清醒了一些。看见一身狼狈的周园园兄妹俩,赵芸香顾不上自己淌血的伤口,一把揽过好久不见的一双儿女,嚎啕大哭······

    天色已经大亮,周志新起床后,见妻子一副昏昏沉沉的样子,有心让赵芸香睡个懒觉,没有去吵她。

    “志新,志新。”赵芸香的嘴里嘟哝了两声。

    周志新站在床沿扣好衣服的扣子,转回身子看着赵芸香的睡颜,嘴角露出了微笑。他的芸香,做梦都在梦见自己呢!

    “园园,家胜!”赵芸香的声音大了一些。这次周志新听清楚了,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芸香在做噩梦吗?怎么声音里满是凄楚?

    周志新坐在床沿上看着赵芸香,赵芸香的脸上表情非常丰富,一会儿是悲切,一会儿是凄凉,一会儿是愤恨,一会儿是凄惶······更让周志新惊心的,是赵芸香的眼泪,一颗颗,一串串地从眼角流出来,不一会儿就打湿了枕巾。

    “芸香,醒醒。”周志新伸手推了推赵芸香的身子。周志新以前听说过,有人做噩梦的时候把他叫醒就好了。

    赵芸香毫无反应,泪水却流的更急了。

    “芸香,快醒醒!”这一次,周志新用的力气大了些,声音也大了不少。不是说做梦的人推一下就会醒来吗?芸香这样不醒,是什么情况?

    赵芸香还是没有反应,依然沉睡着。

    “爸爸,妈妈怎么了?”周园园和周家胜一早在院子里练功,听到房里的声响,赶紧跑了进来。

    看见赵芸香一副梦魇的模样,周园园赶紧挤上前去,挤开了坐在床沿上的周志新。

    周园园伸出嫩白的食指,在赵芸香的人中上重重地按了下去。

    赵芸香这样的情况,本来应该用银针刺**是最见效的,只不过周园园的银针没有放在身边,赵芸香的情况又不是很好,周园园只好退而求其次,用指尖的力量来刺激赵芸香脑中枢神经。

    周园园一边手指用力,一边叫:“妈妈!快醒醒!”

    周家胜也急了,看妹妹这么着急的样子,周家胜觉得妈妈可能不大好,赶紧也大声呼叫着:“妈妈,妈妈!快点醒过来!”

    赵芸香正梦到几年后,周家胜因故意伤人罪被判入狱,整个人差点崩溃了。

    此时,周园园和周家胜的呼叫声不停地在赵芸香的耳边响了起,拉回了赵芸香趋向于崩溃的神经。

    赵芸香一惊,睁开双眼。才发现自己躺着弟弟家的床上,刚才那些,只不过是她做的一个噩梦。

    在梦里已经死了的周志新,此时正站在床前一脸深情地看着她笑。

    床边趴着两个一脸惶急的孩子,正是周园园和周家胜。

    还好,一切都是梦!赵芸香长吁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算是活了过来。

    “芸香,做噩梦了?”周志新关切地问。看着赵芸香在梦里挣扎,看着赵芸香一脸的凄惶,周志新可以想象到赵芸香的心情肯定不是很好。

    回想起梦中的场景,赵芸香怎么看周志新怎么觉得碍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