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犯事

    “撒谎的孩子不是好孩子。”赵芸香板着脸说了句。虽然赵芸香心里还是不待见周志新,却不愿意让周志新在老爹面前丢脸。再说了,不能养成孩子说谎的习惯,昨天明明是家胜吃撑了,他们才决定留一晚上。志新睡觉只是顺带的事。

    “好吧!外公,昨天中午是我吃多了肚子痛,爸爸妈妈为了我才留在舅舅家的,我们不是故意不回赵家沟。”周家胜嘟着嘴有点不高兴,但还是向赵庆山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走走走,别都站在这儿,天寒地冻的,屋子里暖和。”赵国辉不想让老爹为赵芸香的事心烦,姐姐被欺负了,他这个做弟弟的可不是摆设,这个场子他迟早要替姐姐找回来。

    赵国辉一边把大家往屋里让,一边说:“这时候也不早了,大家赶紧吃口热乎饭。”

    赵庆山想起儿子儿媳妇还要上班,不能耽搁太久,赶紧抱着周园园走进了厨房。这年头,吃公家饭的人最忌讳的就是上班迟到。经常迟到的人,会被当成对工作不上心,加工资升职什么的都轮不上。

    厨房里,徐丽琴已经熬好了一大锅的稀饭,两蒸笼的白面馒头热气腾腾的,配上自家腌制的咸菜,算是一餐丰盛的早餐了。

    时间有点紧,吃完早餐,徐丽琴和赵国辉匆匆上班去了,留下一堆碗筷让赵芸香他们清洗。

    赵庆山坐在餐桌前,看着女儿女婿忙碌的身影,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微笑。

    他家芸香是个勤快的,心眼也好,一点都不拿自己当外人,国辉媳妇忙着上班,把一堆碗留给芸香洗,芸香一点都不介意。一家人,就该像这样,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日子才能过的和和美美。

    国辉这个媳妇,一开始赵庆山并不是很看好。徐老头在镇上的名声不好,出了名的不着调。要不是赵国辉自己喜欢,赵庆山绝对不会考虑和徐老头做亲家。

    两年相处下来,赵庆山觉得徐丽琴和她爹一点都不像,儿媳妇也大气,不会做些虚头八脑小气巴拉的事,就连芸香回娘家住那么久,也没有甩过一次脸色。不像有些人家的媳妇,生怕嫁出去的大姑子小姑子回娘家占便宜。

    看着一双儿女相处的这么好,没有因为成家而疏远,赵庆山的心里乐滋滋的。他老了,没多少年活的了,小辈们能相亲相爱相互扶持,赵庆山打心眼里觉得高兴。

    赵芸香白了几眼周志新,赶他回房或者陪自家老爹说说话,周志新腆着脸不为所动,在一旁替赵芸香打下手。

    说实话,看着严肃起来没有一点笑容的赵庆山,周志新的心里有些发怵。特别是他以及他们家犯了这么严重的错误后,周志新根本不敢面对岳父那张脸。

    周园园也察觉出赵庆山的情绪很差,和周家胜卖力地唱歌跳舞逗赵庆山开心。一会儿来一首“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一会儿用手掌托着小脸蛋扮演“花园里,篱笆下,我是一朵小红花”。

    文梓青也赖在厨房不肯走,没想到他家小丫头还能歌善舞的,脆生生的嗓音唱起歌来还真好听。

    见外孙和外孙女两人都折腾了一身汗,赵庆山笑着招了招手,让孩子到他身边来。

    “外公,咋样?我们幼儿园的老师教的节目,放假前我还上台表演了呢!妹妹也是我教的。”周家胜扬起小脸等待夸奖。

    “唔唔,不错,咱们家胜以后长大了可以去做表演艺术家了。”赵庆山笑眯眯地摸了摸周家胜的头,郁闷的心情被孩子们一逗笑后,感觉晴朗了不少。

    赵芸香“扑哧”一声笑出了声,她爸一直都是这样,为了孩子不惜睁眼说瞎话。要说周家胜的缺点并不多,五音不全绝对是其中一项。要不是有周园园的音调拉着,周家胜唱的歌早就不知道跑调到哪里去了。

    “妹妹唱的更好。”周家胜得了表扬后,还不忘记帮妹妹要点夸奖。

    “都是好孩子,都能做艺术家。”赵庆山重重地点了点头,加强了一下自己的认真程度。

    周家胜高兴地裂着嘴笑了。

    文梓青若有所思。文梓青前世是个优秀的侦查兵,对周边事物的观察达到了细致入微的地步。赵芸香没有怀疑没有上过幼儿园的周园园能唱儿歌,文梓青却本能地注意到一个奇怪的事实:唱歌跑调的哥哥能教出一个唱的字正腔圆的妹妹?

    难道······小丫头也和自己一样是重生的?文梓青想起一平日里观察到的蛛丝马迹,心底有着一丝兴奋。

    一眨眼,从几十年后来到了现在,是文梓青心底最大的秘密。如今,终于有一个能和他一样的“同类”,对文梓青来说不亚于在烈日炎炎的沙漠里独自行走,突然发现前面有一个独行的身影。

    秘密找不到能一起分享的人是一种痛苦,文梓青也是这样,两世为人,他也渴望能找到个知他懂他的人。

    等赵芸香忙完后,赵国辉也回家了。赵国辉是供销社最大的领导,上班后安排好下属的工作,偷个闲也没人敢说嘴。

    赵庆山叫赵芸香和赵国辉他们一起坐下来,才开始说他来镇上的缘由。

    昨晚天黑的时候,乔爱国带着三个公安到了赵家沟。这一次,乔爱国并没有知会赵庆山,而是带着几个公安直接来到了大青山脚下的古铁柱家,把古铁柱抓了起来。

    赵庆山和赵有田赶到古铁柱家的时候,古铁柱手上戴着噌亮的手铐,垂着头站在一旁。古铁柱的老娘正哭的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还有古铁柱的一双儿女,也吓得哇哇大哭。

    “庆山叔。”乔爱国看见赵庆山,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赵庆山以为乔爱国是因为没通知他就开始抓人,所以才觉得尴尬,并不知道乔爱国此时见到赵庆山,心里想起早上差点误抓了赵芸香的事。

    “爱国,这是咋回事啊?铁柱他犯事了?”赵庆山赶忙问了一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